七一社区        注册

访谈实录

张占斌、王小广谈“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热点与难点问题

2016年02月02日10:10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访谈嘉宾: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 张占斌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 王小广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各位收看人民网访谈节目。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党中央和国务院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作出的重大创新,也是适应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要求。近日由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编写、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书出版发行,该书紧密结合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从为什么、是什么、怎么做、做什么四个角度深入分析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逻辑思路和路径。今天我们在演播室非常荣幸邀请到两位嘉宾为我们深度解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相关热点和难点问题。我身边这位是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教授,张教授身边这位是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王小广教授。刚刚在一开头我们和大家介绍了这本书,想请张教授和我们分析一下这本书里面的主要内容和一些思路、亮点是什么?

张占斌:《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本书刚刚出版,第一时间就拿到了人民网和全国听众、观众分享。国家行政学院是中国国内政府系统的中高级公务员的培训重要阵地,也是服务党中央、国务院的高端智库,有责任、有义务对一些重大的经济政策做一些解读、阐释、引领。国家行政学院党委也要求我们,努力做好这个工作。我想,这些工作做的好,也有助于国内外对中国的经济形势、经济政策有更好的理解,有利于我们更好地应对面临的经济挑战,把未来的事情做好。

去年我们出了一本书《中国经济新常态》,也是国内第一本解读习近平总书记经济思想的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本书出版以后,社会上反响很强烈,效果也很好。很多地方把它当成培训教材,党政干部学习读本。今年,人民出版社约请我们编写《中国供给侧结构改革》,这是因为在2015年11月10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中央提出了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发力,紧接着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重点强调了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它当成一个重大的政策创新,来引领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正如刚才你讲的,这本书里我们讲了四件事情。第一件事讲为什么,实际上想回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的背景和主要的思路;第二件事情说是什么,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战场、主要方向在哪里,回答这个问题;第三件事是讲做什么,特别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努力,在近期内推动一些领域变化;第四件事是怎么做,围绕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一些重要的配套政策支柱,从几个方面进行了阐释。

这本书刚出版,现在人民网等很多中央重点新闻网站都有了的宣传,这本书传递着党中央的一个重要声音,就是下一步我们要努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争取取得一些突破,来破解前进中的一些热点、难点问题,适应并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把我们的路走得好。这个时候,这本书出版应该说适应了这么一个形势,适应了这么一个需求。

主持人:我看到有四章,非常一目了然。

张占斌:便于读者阅读,便于读者去理解,逻辑上也让大家能够接受,这是适应党政干部学习理论、学习经济政策的一本书。

主持人:谢谢张教授给我们从宏观上介绍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些政策背景和它的基本思路。现在其实我们也看到、听到社会上有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些声音和观点,其中有两种观点,一个就是说其实它就是实行需求紧缩,就是要对需求侧管理进行简单的替代。也有人认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推行新的计划经济。我们想请王教授跟我们分析一下这两种观点是否正确?

王小广: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权威、最早的,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做了系统阐述。这个概述我认为它的核心意思,后来《人民日报》上有登载的,就是七论经济形势中,谈到的一个公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的很多问题出在供给这个层面,但是我们的主攻方向是结构调整,我们要想破这个题,要通过改革,是这么一个逻辑。

这一新概念提出后,大家有各种理解,有你刚才讲的两种观点。我想做一些分析,第一种观点为什么是不对的,过去重在需求管理,大家批评的主要是凯恩斯货币扩张那一套,搞投资的强刺激,政府对市场采取过强的干预措施。大家觉得、实际上的表现也是,这种侧重于短期的需求管理政策效率在明显递减,要把政策的重点从需求端转向供给端。这是大家的一般性的理解,即政府将不刺激需求,导致需求萎缩。但这种看法是不太对的。因为这是两个事,需求管理是一种宏观管理的方式,而且在国际上也是一个主导的方式,它不会放弃的。但是,供给侧改革不是宏观调控政策,是与宏观调控政策并列或结合的新政策,它的特点是解决长期问题而采取一种强有力的改革措施,两者不是代替的关系,总体政策是常规的需求管理+供给改革。

第二个看法也有问题,大家对供给管理这个概念是有畏惧的,实际上供给管理在中国过去是常态,整个改革之前的计划经济就是供给管理、供给体制。我们搞计划经济就是搞供给管理。我们的很多政府干预也是通过供给管理,如汽车的限购限行,在有些时候对某些特殊产品价格实行冻结等。包括西方也存在供给管理,这是一种对微观市场的直接干预措施,如战时供给制、对特定时期的物价水平的冻结等。人们担心的是实际是供给管理,供给管理正是我们要少做的,要改的,但现在强调供给侧,强调供给管理,人们就开始担心这是不是回到计划经济啊?我认为,供给侧改革恰恰是要把约束经济发展在供给侧重大的障碍清除掉,就是破除供给体制,不是用供给管理代替需求管理,恰恰是通过改革来破解,来把这个墙拆掉,尽可能地释放我们的供给和需求。它实际是破除计划经济体制的残余,是后落实三中全会讲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一改革信念。

主持人:这两种声音都是他们的一种误读。

王小广:我认为是一种误读,肯定不是往回走,或者是放弃某种我们应该有的,需求管理是应该有的,是一个正常化的东西。现在这一个阶段,一个特定的阶段,重在攻坚克难,最大的约束是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矛盾的长期累积,形成巨大的发展障碍,我们应采取强有力的改革措施,激发发展活力,保持经济持续增长。因此,我认为,供给侧改革应该是这么一个重大的战略和政策。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万鹏、朱书缘)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