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民国新疆,三十八年风云际会

“民国时期的新疆”学术研讨会纪实

2013年11月12日16:10   来源:新疆日报

原标题:民国新疆,三十八年风云际会——“民国时期的新疆”学术研讨会纪实

2013年9月22日至24日,由《新疆通史》编委会主办的“民国时期的新疆”学术研讨会在乌鲁木齐昆仑宾馆隆重举行。这也是《新疆通史》继史前、两汉、清代、元明、辽宋金、隋唐卷等研讨会之后,召开的有关通史各分卷的第八次学术研讨会。

本次研讨会吸引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民族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兰州大学、云南民族大学及疆内科研院所从事民国历史研究的60多位专家学者,尤其是不少已过古稀之年的老学者,不顾路途颠簸,远涉关山,前来参会,让人感佩不已。

新疆社科院院长高建龙代表社科院向前来参会的专家学者表示诚挚欢迎和感谢(——《新疆通史》工程自2005年启动之初,便把通史编委会办公室设在了新疆社科院历史所),他说,自治区领导非常重视《新疆通史》的编撰工作,张春贤书记在自治区召开的文化系统工作会议上,专门强调了《新疆通史》编撰的价值和重要意义。我们社科院今后还将尽全力,积极配合通史的编撰工作。

新疆社科院研究员、老学者陈超代表与会学者在开幕式上作了简短、朴实的发言。他说,自己作为一名退休多年的科研人员,能够参加此次盛会,深感荣幸。民国时期的新疆历史研究,新疆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已进行了多年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特别是几位老专家,他们对民国时期新疆史研究的贡献是突出的。如曾任历史所所长的陈慧生、纪大椿先生,曾在历史所长期工作过、后又调至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蔡锦松先生,他们是备受好评的《新疆简史》第二册、第三册的执笔者。而他们个人对民国时期新疆史都有较为深入的研究。

陈超说,往昔的研究是有成绩的,但受到当时资料的局限以及研究条件和研究方法的滞后等原因影响,说明已经取得的成绩仍然是有限的。所以对该领域的研究还有较大的空间可以一步步往前走。他谈了几个议题,如对民国时期新疆重要人物杨增新、金树仁、樊耀南、盛世才、马仲英、和加尼亚孜、吴忠信、张治中等的研究与评价;对民国时期新疆重大事件,如辛亥迪化起义、伊犁起义、哥老会戕官、哈密农民起义、策勒村事件、1931年哈密暴动、1933年四·一二政变、三四十年代的一系列阴谋暴动案等的研究与评价;对“三区革命”的研究;民国时期新疆与中央政府的关系;民国时期苏联和英国的新疆政策及其与新疆的关系;民国时期新疆当局的民族、宗教政策以及民族关系和宗教状况等……

陈超的发言博得了与会学者热烈的掌声。

对杨增新应该有个更客观的评价

紧接着研讨会开幕式的大会主题发言引人瞩目。发言的四位学者——金冲及、沈志华、纪大椿、蔡锦松都是在史学界、尤其是边疆史地、民国史研究方面颇有建树的专家。

曾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的金冲及教授首先发言。他说,那会儿他刚从中国历史学会会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新疆通史》编委会的同志就邀请其担任通史顾问,很惶恐,也很冒失地答应下来了。他谦逊地说,这次会议探讨的是民国时新疆的情形,没有做充分的准备,但看了民国卷的试写稿,有一些感受,和大家交流一下吧。

关于杨增新,金教授说,我们对杨增新的历史功绩可以谈得更高一点,更充分一点。杨增新这个人,对当时的新疆而言,是个旧军阀,在他统治下的中国新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性质并没有改变,而他本身有时又很讲权谋,必要时也心狠手辣,但尽管如此,辛亥革命以后,中央政权一下解体,整个社会非常动荡,而就在这个时候,各个列强又对新疆虎视眈眈;另一方面,新疆境内的民族分裂活动开始蠢蠢欲动;这两件事都是对新疆非常大的考验,也是新疆面临的非常大的危险——这也是《新疆通史》与内地其他省份通史不一样、且在编撰时需要注意的地方。

关于列强,二十多年前,我曾和沈志华教授写过辛亥革命的史稿,其中很大的篇幅谈到沙俄想让蒙古独立,英国想在西藏搞独立,倘若在新疆也造成这种局面,不仅对全国,就是对今天的新疆也会造成影响。1911年10月,辛亥革命之后,沙俄有人就向尼古拉二世写了报告,即对俄国而言,中华民国的解体(中国变成几个独立国家)对我们(俄国)是最为有利的。也就在这个时期,沙俄促成了蒙古的独立(科布多、卡伦?划归蒙古);而这之后,双方的矛盾逐渐深化;十月革命后,白俄又大批进入新疆……当时的北洋军阀甚至告知杨增新要给予沙俄以方便,但杨增新顶住了。倘若让一让,阿勒泰就不是中国的了;当时打着宗教的名义,闹分裂也闹得很厉害,杨增新再让一让,还不知会出现什么情况。纪大椿先生曾在文章中写到,包尔汉在《新疆五十年》中回忆到,杨增新曾派出最精锐的部队在阿勒泰防守沙俄……像这些事,当年那样做了就做了,但现在想想有些后怕,如果这些领土丢失,不知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杨增新对沙俄是这样毫不退让,对英国驻喀什噶尔领事馆提出的要求也都是防范甚至拒绝的,在中央政府甚至动荡不安的情形下,能坚守住新疆,而且稳定新疆18年,今天看来,是很了不起的。而之后的金树仁上台,整个新疆都变了个样。历史已过去了几十年,对杨增新我们应该有一个公道的评价。

——金教授对杨增新的评价与参会学者达成了共识。自治区政协原文史办主任、老专家汤永才先生及民间研究杨增新的学人张志和先生在向会议递交的文章中都对杨增新有着客观而公正的评价。

关于盛世才,金冲及教授说,其上台初期做得还是不错的,这一点用不着讳言,盛世才参加联共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不要造成错觉,以为他早年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与苏联早先的靠近,后来的背离,他自身性情的复杂……,总之,在撰写民国卷时,关于盛世才,在措词上要好好斟酌斟酌。

来自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国际冷战史研究中心的沈志华教授探讨的是《冷战年代中国处理陆地边界纠纷:周恩来的努力及其结果》,关于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及边界问题,不单单民国时期,几乎上可追溯至汉唐,下可延续到现在,沈教授主要谈的是冷战年代我们对陆地边界的处理思路和方式以及这种思路、方式的历史渊源。听来颇能产生共鸣。交流中,沈教授披露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历史史实。

分享到:
(责编:杨丽娜、常雪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