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理論期刊>>《紅旗文摘》

周文重:全球化是客觀趨勢不是主觀願望

2017年04月07日08:19    來源:人民網-理論頻道

全球化起於貿易,快速發展於投資,進而擴大到人的自由流動,范圍由窄而寬﹔從降低關稅到關稅為零,從正面清單到負面清單,從單一市場到貨幣聯盟,水平由低漸高。推動全球化的根本動力不是人的主觀願望,而是市場的內生需求,是要素在全球范圍內的優化配置。

有意思的是,時下反對全球化最為高調的聲音和最為高調的事件,恰恰發生在最為推崇市場力量、最早大力推動全球化的美國、英國。當年的推崇、時下的反對,主觀的成分似乎多了一些。不尊重市場、不尊重客觀,不是一種理性的態度,也改變不了全球化的客觀趨勢。

全球化是人類幾千年未有之大變化、大趨勢。在這種變化中,必然有人受益、有人受損,受益的程度也有很大差別。對全球化的質疑或反對,基本來源於兩類:利益受損者和受益程度相對較低者。當然,也有非經濟因素的反對之聲,比如環境保護、勞工標准等。

但總體上看,全球化對世界經濟的發展、人類福祉的進步做出了巨大貢獻,這是第一位的。看看有多少發展中國家的人口擺脫貧困就是力証,更遑論他們在教育、醫療、社會保障等領域的長足進步。發達經濟體更是從中受益。且不論全球化為其開拓的廣闊的全球市場,如果沒有中國、墨西哥等新興市場物美價廉的產品,何來發達經濟體長期受用的低通脹環境?不能因為全球化的不足,就否定全球化。正如不能因為改革損害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就否定改革一樣。

全球化有它的先天不足。由於沒有一個全球性的單一市場,商品、服務、資金、人員必須在不同的主權國家之間跨境流動。主權國家之間進行的這種全球化,缺少有效的、全球性的政策溝通,也缺少有效的、全球性的公共產品。這是制約全球化進一步發展的兩大短板。如果是一個國家的國內市場,這兩點都不是問題。但對於碎片化、相對割裂的全球市場來說,就成了大問題。

政策溝通方面,已經有了不少努力,比如各種雙邊、諸邊、多邊的自貿安排。再比如危機后作用突顯的G20。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也把政策溝通放在“五通”的首位。

公共產品的提供則更為匱乏。中國經濟發展的實踐表明,基礎設施建設是一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是經濟發展有“后勁”的保証,基礎設施需要大力、持續投入,但誰來為全球性的基礎設施投入呢?

這些正是全球化下一步發展面臨的問題。解決這些問題,需要有與往日不同的新思路。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把道路聯通作為五通之一,顯示了對跨境基礎設施等全球性公共產品的重視。由57個國家共同發起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已經開始了首批項目運作。這些都是有益的嘗試。

(作者為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

(摘自《全球化》2016年第10期)

來源:《紅旗文摘》雜志

(責編:楊文全、謝磊)
相關專題
· 《紅旗文摘》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