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

(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講話精神)

可持續安全觀是照亮世界和平的一盞明燈——深入學習習近平同志關於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安全觀的重要論述

劉江永

2017年03月16日08:0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可持續安全觀是照亮世界和平的一盞明燈(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深入學習習近平同志關於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安全觀的重要論述

  今年1月,習近平主席在瑞士日內瓦出席“共商共筑人類命運共同體”高級別會議時發表主旨演講,深刻、系統地闡述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強調堅持共建共享、建設一個普遍安全的世界,提出各方應該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當前,國際安全格局正在發生冷戰結束以來最深刻復雜的變化,很多原有矛盾沒有解決,新的矛盾明顯增多。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憑一己之力謀求自身絕對安全,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從別國的動蕩中收獲穩定。面對這種局面,沉溺於冷戰思維,搞弱肉強食、窮兵黷武和對立對抗,有違時代潮流,隻會加劇安全困境。因此,中國主張,各國走和平發展道路,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共同營造公道正義、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這是中國在國家安全與國際安全領域對世界貢獻的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必將成為推動世界安全治理的重要思想指引和行動指南。

  具有全球意義的新安全理念

  2014年5月,在上海舉行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習近平主席首次正式提出,我們應該積極倡導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安全的亞洲安全觀,創新安全理念,搭建地區安全合作新架構,努力走出一條共建、共享、共贏的亞洲安全之路。這一安全觀得到與會各國代表的普遍認同,並寫入當年的《上海宣言》。此后,習近平主席在2015年9月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的講話中提出,要摒棄一切形式的冷戰思維,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安全的新觀念。中國發布的關於聯合國成立70周年的立場文件也明確提出了這一點。從那時起,中國倡導的可持續安全觀已不僅僅局限於亞洲,而是具有全球意義。

  2016年9月,習近平主席在20國集團工商峰會開幕式上發表講話時進一步強調,拋棄過時的冷戰思維,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是當務之急。這不僅把亞洲安全觀提升到全球安全觀,而且強調了各國樹立可持續安全觀的必要性與緊迫性。 2017年1月,習近平主席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發表了題為《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旨演講,主張為建設一個普遍安全的世界,各方應該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從而使可持續安全觀成為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有機組成部分。這是可持續安全觀的又一次發展。由此,可持續安全觀已成為中國向世界提出的系統、完整的有關國際安全的新理念,具有重要的國際指導意義。

  可持續安全觀涉及國內安全與國際安全兩個大局,是世界各國都要面對的重大問題。任何一個主權國家的發展都離不開本國的穩定、安全,也離不開和平、友好的國際環境。現實中,一些國家盡管經濟一體化水平較高,並有相對成熟的多邊安全機制,但由於缺乏指導性、全局性、包容性強的安全理念,導致其在國家戰略選擇上缺乏長遠眼光、全球眼光。21世紀以來,美歐多國作為北約成員國發動或參與了幾場局部戰爭,結果卻造成相關國家社會動蕩、恐怖襲擊頻發、歐債危機等國際治理難題,導致歐盟離心力上升。特別是2016年歐洲難民潮引發的矛盾和美國大選顯示出的社會分化,表明維護國內安全與社會政治穩定同樣成為歐美發達國家的要務和難題。

  可持續安全觀涉及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兩大領域。傳統安全一直是各國安全政策的重點,它涉及政治安全、國防安全、國家領土主權安全以及政權安全等重要內容。21世紀以來,防范非傳統安全領域威脅的緊迫性明顯增強,包括打擊恐怖主義、保障經濟金融安全、打擊走私販毒、反海盜以及防止大規模跨國傳染病流行等,內容非常廣泛。非傳統安全因素有時又與傳統安全因素交織在一起,使國際安全形勢更趨復雜。盡管當前爆發世界性戰爭的可能性很小,但這些安全問題導致許多國家的安全感下降、許多民眾的不安全感上升,局部地區甚至長期陷入戰亂和沖突。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能無視這一令人擔憂的局面,世界應向何處去成為各國人民共同思考的問題。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可持續安全觀,猶如迷茫世界亮起的一盞指路明燈,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維護國際安全的重要指南

  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是在總結二戰后特別是21世紀以來人類社會在國際安全、國際政治、國際戰略問題上的經驗教訓基礎上提出的中國方案。這一科學安全觀包括四項原則: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它是當代中國根據國內國際安全形勢發展變化、站在構建可持續發展與可持續安全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提出的重要思想,也是對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繼承和發展。

  共同,就是尊重和保障每一個國家的安全。安全應當是普遍的、平等的、包容的。不能一個國家安全而其他國家不安全、一部分國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國家不安全,更不能犧牲別國安全謀求自身的所謂絕對安全。實現共同安全就要恪守尊重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以及互不干涉內政等國際關系基本准則,尊重各國自主選擇的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尊重並照顧各方合理安全關切。綜合,就是統籌維護傳統領域安全和非傳統領域安全,通盤考慮安全問題的歷史經緯和現實狀況,多管齊下、綜合施策,協調推進世界安全治理。合作,就是通過對話合作促進各國各地區安全,增進戰略互信,以合作謀和平、以合作促安全,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可持續,就是堅持發展和安全並重,以實現持久安全﹔聚焦發展主題,積極改善民生,縮小貧富差距,不斷夯實安全根基。

  國際安全形勢動蕩的一個重要根源在於,全球安全治理機制遠遠跟不上形勢的發展變化,現有國際秩序在不少方面亟須改進。一些國家抱持冷戰思維與零和博弈思維,主張實力至上的絕對安全,把自身安全建立在犧牲別國安全的基礎上,導致國際安全領域合作意向下降、競爭因素上升。在這種形勢下,中國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打破處理國際關系的陳舊思維,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促進各國合作解決安全問題。所以說,共同、綜合、合作和可持續的安全觀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為國際安全合作提供了科學理念與可行方案。

  各國攜手共筑世界安全

  自從習近平主席提出可持續安全觀以來,這一理念已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認同。可以相信,在不同國家間安全對話與全球復雜安全問題處理過程中,可持續安全觀會得到更多國家和國際組織的認同與支持,成為21世紀維護國際安全與世界和平的重要思想指導和行為准則。中國積極倡導可持續安全觀,展現了國際安全維護者、共同發展促進者、國際體系建設者形象,並將與國際社會一道努力走出共建、共享、共贏、共護的安全新路。

  有效降低安全成本,實現持久和平,並在此基礎上實現可持續發展,這是可持續安全觀的核心價值。因此,如果世界各國能就共同、綜合、合作和可持續安全達成共識,就會極大降低各國的安全成本,增進各國共同的安全利益。這就需要進一步推動可持續安全觀得到各國廣泛認同,並形成相關政策,付諸實際行動,進而促進全人類共同面對的問題的解決。

  當今世界面臨的安全挑戰復雜多樣,很多問題需要各國攜手應對。各國應尋求安全利益的最大公約數,既讓自己安全,也讓別人安全,共同應對各種安全問題和挑戰。中國主張超越零和思維,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通過對話溝通增進互信。這是可持續安全觀在處理國家間爭議時的意義所在。例如,有關領土領海的爭議,有國家認為解決方式就是弱肉強食,實力決定一切。但問題是,通過強力方式拿回領土后,如果對方強大了,國家之間又會因為這些領土爭議再次發生沖突或戰爭。因此,有關各國在處理領土爭端、海洋權益爭端的時候,應當依據可持續安全觀,通過和平對話協商解決。如果一時解決不了,雙方也可建立危機防控機制。但這必須是雙方的共同意願,而不能是一廂情願。可持續安全觀不僅主張加強國際合作,而且重視消除世界不安全因素產生的經濟與社會根源,強調發展經濟與改善民生,尊重多元文明與不同宗教,加強民族團結,反對強權政治,努力消除各種安全隱患。

  21世紀的人類社會不能再把叢林法則視為天經地義,不能借口確保本國安全而損害別國安全。那是一種不文明的、落后的思維方式,容易導致野蠻的征服與暴力行為,因而實際上並無安全可言。人類社會在維護自身安全方面的文明進步,應當體現在文明、理性、包容的安全理念與實踐探索上。可持續安全觀是一個開放、發展的安全理念。世界各國都可以思考如何根據本國國情、本地區情況和世界局勢來發展和運用這一理念,更好構建持續安全的發展環境,使地球成為和平發展的人類家園。

  (作者為清華大學國際關系研究院教授)

(責編:萬鵬、謝磊)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