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理論期刊>>《紅旗文摘》

曹文軒:文學當為社會擔道義鑄靈魂

2017年01月23日16:34    來源:人民網-理論頻道

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作家的職責是什麼?文學的責任是什麼?我個人的理解是,文學不只是文字的游戲,更應當承載崇高的精神內涵和文化意義,為國家、民族灌注精神力量,為社會擔當道義職責,為人類提供完美的精神基礎。這方面,我認為是由三個基本維度組成的,一是道義,二是悲憫,三是審美。

文學應有道義擔當。人類社會的正常運轉,必有道義的原則。道義於社會,不可有須臾缺失。而文學具有培養人之道義的得天獨厚的功能。文學之所以被人類選擇,就是因為它對人性的改造和淨化,起到了無可估量的作用。

文學張揚道義,乃是文學的使命,也是一種正當選擇。我作品的基本讀者是廣大青少年。30多年來,我對我作品之意義的理解始終如一:它們是用來給成長中的青少年打精神底子的,而道義無疑應是基石之一。幫助青少年樹立正確的道德觀,是使命,是責任,是我必須的選擇。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了文學藝術工作者要有“鐵肩擔道義”的社會責任感,要“為歷史存正氣,為世人弘美德”,不要“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迷失方向”。我理解,文學藝術工作者應當始終不渝地堅守道德高地,用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作品,警示社會、喚醒人心,行之有效地抑制假惡丑,不斷激發向上向善的力量。

文學應有悲憫情懷。悲憫情懷其實是人類共同希望擁有的情懷。世界文學經典無一不是如此情懷的產物。我們的文學若要走向世界,這一情懷無疑是不可缺失的對接點之一。近來,我在思考一個問題:我有50余種作品被國外譯成多種語種出版,他們的選擇是出於何種理由?我想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理解了我作品對這一情懷的抒寫。長篇小說《青銅葵花》寫男孩青銅因蘆蕩大火受到驚嚇而得了失語症,從此不再言語。妹妹葵花,是青銅家收養的孤兒。2016年中國少兒出版社請了一位著名的西班牙插畫家,為這部作品做了新的封面和插圖。封面上青銅和葵花兄妹一前一后地站著,大面積佔據畫面,極其真實並富有沖擊力。2016年4月在博洛尼亞國際兒童書展上,我與這位西班牙畫家相遇,他問我:“曹先生,你知道封面為什麼是這樣構圖嗎?它是在說,妹妹緊挨著站在哥哥的面前,是因為她要用她的頭擋著哥哥那張不會說話的嘴。”那一刻,我深深地領悟到了什麼叫悲憫。我非常感激那位西班牙畫家,因為他讀懂了我的作品。

文學應有審美旨趣。完美的精神世界,是由許多維度組成的。這其中,美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維度。“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閑上山來看野水,忽於水底見青山”……文學能用最簡練的文字,在一剎那間把情調的因素輸入人的血液與靈魂。“美”始終是我文學詞匯系統中的關鍵詞。“美的力量絕不亞於思想的力量”,一句話我說了幾十年。

千百年來,人類之所以與文學親如手足、不能與它有一時的分離,也就正在於它每時每刻都在發現美,從而使枯寂、煩悶的生活有了清新之氣,有了空靈之趣,有了激活靈魂之精神,並且因這美而獲得境界的提升。文學家的天職,就是磨礪心靈、擦亮雙目去將美一一發現,然后用反復斟酌的文學昭示於大眾。這裡文學藝術工作者扮演的角色——如習總書記所說,應當成為美的發現者與美的創造者。

(摘自2016年10月12日《文藝報》)

來源:《紅旗文摘》雜志

(責編:楊文全、謝磊)
相關專題
· 《紅旗文摘》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