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區        注冊
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獨家特稿

     【編者按】一個民族要躋身時代的前列,離不開理論的指引﹔一個政黨要帶領人民不斷戰勝困難、取得新的發展成果,離不開理論武裝。近日,我們邀請到中央黨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課題組首席專家嚴書翰教授做客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的訪談,就“理論創新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個話題和網友作交流。

主持人:各位網友,歡迎收看“中國航向——慶祝建黨95周年系列微黨課”欄目。回顧我們黨成立90多年、執政60多年的風雨歷程,從毛澤東思想到鄧小平理論,從“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到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我們黨始終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用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引領我們前進。回顧光輝歷程,我們黨之所以能夠歷經考驗磨難無往而不勝,關鍵就在於不斷進行實踐創新和理論創新。總結歷史經驗,我們應該如何看待理論創新的重要性?

嚴書翰:在回答如何看待理論創新的重要性這個問題時,我想起了幾年前我在與西方政黨代表團座談時一位西方學者向我提的一個問題。他說:西方政黨執政像“鐘擺效應”(即來回擺也就是輪流執政),中共執政像“時針效應”(即不停地往前走)。請問中共長期執政有什麼“奧秘”。我當時回答:“奧秘”是有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我們能做到不斷推進黨的理論創新。

我們黨的理論創新是在總結實踐創新基礎上實現的,不是拍腦袋瓜形成的,這確實是中國共產黨和她所為之奮斗的事業長盛不衰的“奧秘”。正是從這個意義上我們講:“當今世界,要說哪個政黨、哪個國家、哪個民族能夠自信的話,那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這一點我們要理直氣壯,這就叫著政治定力。因此,我們要從中國共產黨執政規律的高度,來認識理論創新的極端重要性。概括地講,理論創新關系我們黨的興衰存亡。

主持人:在革命、建設、改革各個歷史時期,我們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群眾,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如果從總體上梳理一下,黨在各個時期分別取得了哪些理論創新成果?

嚴書翰:現在梳理黨的理論創新成果,一般都從階段性成果上來進行梳理。比如,從毛澤東思想一直講到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這是通常使用的方法。我還是強調講兩次歷史性飛躍。這是黨的文獻和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講話中講到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實際相結合有兩次歷史性飛躍產生了兩大理論成果。第一次飛躍的理論成果是毛澤東思想,第二次飛躍的理論成果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

我為什麼強調兩次歷史性飛躍,因為我們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95年奮斗主要經歷這兩大實際:一是28年革命的實際,二是60多年建設和改革的實際。馬克思主義同中國這兩大實際相結合才產生了兩大理論成果。今天我們從兩次歷史性飛躍看問題,有幾點會看得很清楚:第一,“中國的革命是偉大的,但是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長,工作更偉大,更艱苦”。我們用了28年時間實現了建立新中國的目標,用了60多年時間搞建設改革,雖然取得歷史性成就,但還未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第二,90多年來,形象地講,我們黨領導中國人民就是不斷解決“挨打”、“挨餓”、“挨罵”這三大問題。經過幾代人不懈奮斗,“挨打”和“挨餓”這兩個問題基本得到解決,但“挨罵”問題還沒得到根本解決,這是因為國際話語權目前還不在我們這邊。第三,在第二次飛躍的理論成果中包括4個階段性成果,這就是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這些都屬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范疇,而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最新成果。

主持人: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不斷實現理論創新。在您看來,應該怎麼概括這些理論創新成果?黨的理論創新有哪些鮮明的特點?

嚴書翰:我國理論界對黨的理論創新成果的概括一般有兩種方式:一是“塊式” 概括,二是“條式” 概括。比如,前面我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概括4個階段性成果即4塊。此外,不少教科書和文章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內容概括為14條或16條,這就是“條式” 概括。

黨的文獻一般採用“條塊結合”方式概括,比如,十五大報告在敘述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產生了兩大理論成果后,把鄧小平理論概括為10個問題。在此我要提醒網友們注意:今年5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這個講話把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的理論創新成果概括為16項: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建設生態文明,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實施總體國家安全觀,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堅持正確義利觀,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堅持走中國特色強軍之路、實現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等等。而且還指出這些理論創新成果具有原創性、時代性的鮮明特點。我認為用原創性和時代性來概括這些理論創新成果的鮮明特點,是非常准確的。

我們黨的這些理論創新成果的原創性,來自於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踐是偉大的創新。鄧小平言簡意賅地指出:“我們現在所干的事業是一項新事業,馬克思沒講過,我們的前人沒有做過,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也沒有干過,所以沒有現成的經驗可學。我們隻能在干中學,在實踐中摸索”。而時代性主要來自於我們黨具有很強的問題意識。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堅持問題導向是馬克思主義的鮮明特點。問題是創新的起點,也是創新的動力源”。改革開放以來,正是由於我們黨高度重視時代的聲音,回應時代的呼喚,認真研究解決實踐提出的重大而緊迫的問題,從而真正把握住歷史脈絡、找到發展規律,推動理論創新。

主持人:我們說,發展是解決中國一切問題的金鑰匙,是解決我國所有問題的關鍵。回顧黨的歷史,我們在發展觀念更新上,經歷了怎樣的過程?

嚴書翰:從回顧黨的歷史來把握我們黨發展觀念的更新,這個角度很好。我認為,隻要回顧黨的歷史,我們就可以看到,求發展的思想是一直伴隨著我們黨前進的。決不能認為我們黨是在1978年之后才有發展思想的。應該看到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我們黨實現了把工作重心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從此以后,發展就成為我們國家的主旋律。但決不能認為,此前我們黨沒有發展思想。

我們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就有了發展的思想,這是由我們黨肩負的歷史使命所決定的。因為我們黨一成立就肩負兩大歷史使命: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簡稱“救亡”)和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簡稱“發展”)。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由於中國國情和中國革命的客觀形勢,使我們黨隻能長期在幾乎完全沒有現代工業的最落后的偏僻農村開展斗爭。但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一定要走上現代化發展道路,始終抱有強烈願望並對此充滿信心。

1944年5月22日,毛澤東在陝甘寧邊區的一次講話中指出:“共產黨是要努力於中國的工業化的”,“日本帝國主義為什麼敢於這樣地欺負中國,就是因為中國沒有強大的工業,它欺侮我們的落后。因此,消滅這種落后,是我們全民族的任務。老百姓擁護共產黨,是因為我們代表了民族與人民的要求。但是,如果我們不能解決經濟問題,如果我們不能建立新式工業,如果我們不能發展生產力,老百姓就不一定擁護我們”。 1945年召開的黨的七大指出:“中國工人階級的任務,不但為著建立新民主主義的國家而斗爭,而且為著中國的工業化和農業的近代化而斗爭。”

當然,當年我們黨把“發展”理解為“現代化”,把現代化等同於工業化或工業社會,雖然從今天的眼光看這些認識還沒到位,但是這些認識卻是非常寶貴的,體現了我們黨當時的認識水平,是符合馬克思主義認識論的。新中國成立前夕,毛澤東向全世界發出這樣的豪言壯語:“我們不但善於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將善於建設一個新世界。”可見,我們黨對發展的最初認識,主要體現在黨成立時對肩負的歷史使命的理解和那時候對現代化的認識,以及新中國成立后探索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理論和實踐中。

在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個30年裡,我們在改變一窮二白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由於這一時期我們黨對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規律的認識還知之不多、知之不深,加上當時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限制和復雜的國際環境的影響,黨對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探索和對發展的認識出現了挫折,許多關於現代化發展的正確思想沒有得到貫徹。但是,這一時期關於發展的最初認識為后來我們黨形成發展的新思想,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來源和寶貴的思想資料。

回顧95年黨的歷史可以清楚地看出,我們黨的發展思想既一脈相承又有重大創新的演進軌跡:從黨對發展的最初認識,到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發展思想的不斷推進,再到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對發展思想的重大創新。我認為,這麼看黨的發展思想演進,才是全面的、辯証的。

主持人: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和中國社會發展歷史邏輯的辯証統一,是根植於中國大地、反映中國人民意願、適應中國和時代發展進步要求的科學社會主義。站在建黨95周年和即將全面建成小康的時間節點上,我們如何理解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嚴書翰:習近平總書記的這段話是關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關系的精辟論述。我們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可以看到有這麼一個特點:就是習近平總書記論述重要問題時,總是把歷史和理論緊密結合起來,無論是闡述中國夢、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還是闡述新發展理念、新常態等,都是採用史論結合,用這樣方式講道理是很能說服人的。

2013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精神研討班的講話把世界社會主義五百年的發展劃分為6個時間段:空想社會主義產生和發展、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列寧領導十月革命勝利並實踐社會主義、蘇聯模式逐步形成、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對社會主義的探索和實踐、我們黨作出進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決策並開創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明確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作為世界社會主義五百年發展的6個時間段中的完整階段加以論述,實際上指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從哪裡來,又往哪裡去,從而得出前面主持人所念的這個重要結論。

現在有一種狀況要引起我們警惕:西方一些人總拿“中國特色”說事,最有代表性的觀點有二。一是說“中國特色”就是在共產黨領導下搞資本主義,二是說“中國特色”在於既不是社會主義、又不是資本主義。這些歪論的要害就是不承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對此,我們要有很強的理論定力,給予有力的批駁。這就需要講清楚“中國特色”與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的關系。這個關系就是鄧小平同志指出的“老祖宗不能丟”,同時又要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講出老祖宗沒講過的有科學根據的新話。習近平總書記在這次講話就是這麼論述的,從而體現了很強的理論定力。

我在前面己經講了關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怎麼來的,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從史論結合上作了精辟論述。此后,他在很多地方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個重要問題,作了深刻闡述並加以強調,從而形成了5個重要判斷(即5個“走出來”)。借此機會我與網友一起學習這5個判斷,這對於我們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中國夢,是非常重要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在改革開放的30多年的偉大實踐中走出來的,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多年的持續探索中走出來的,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90多年的奮斗中走出來的,是在對近代以來170多年中華民族發展歷程的深刻總結中走出來的,是在對中華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傳承中走出來的。

主持人: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統籌國內外大局、勇於實踐、善於創新,針對我國社會經濟發展的新形勢,提出了一系列新論斷,涉及到國家發展的方方面面。您認為,這些重要論斷,是如何體現了繼承和創新的統一?

嚴書翰:黨的十八大以來才3年多,老百姓確實感到發生了很大變化。我作為理論工作者和很多網友一樣更關心創新,我認為這幾年在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等方面都有創新,而且體現了繼承和創新的統一,從而續寫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篇章。我就從十八屆五中全會概括的黨中央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這三方面講些學習體會。

新理念。就是指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這五個發展理念。客觀地說,這五個發展理念中的每一個在以往黨的文獻中都出現過,但是把五個發展理念有機結合成為一個整體,並把它作為指導我們發展的新理念,這就是重大的理論創新。因為“理念是行動的先導,一定的發展實踐都是由一定的發展理念來引領的。發展理念是否對頭,從根本上決定著發展成效乃至成敗。”而且,這五個發展理念是管全局、管根本、管方向、管長遠的。

這五個發展理念是一個有機整體,相互貫通、相互促進,不能顧此失彼、相互替代。在此,我僅就綠色發展強調兩點:一是綠色發展具有中國色彩,包含中國貢獻。2002年,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專門就中國發展問題,提交了一份名為《2002年中國人類發展報告:綠色發展、必選之路》的報告。“綠色發展”在這份報告中第一次被提出來,因此,綠色發展從一開始就具有中國色彩。2016年5月,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布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中國生態文明戰略與行動》報告。贊揚中國為實現綠色發展作出了貢獻。二是綠色發展不僅是手段,更是目標。它解決的是人與自然的和諧,這理應成為我們的目標。不能簡單地與低碳發展、循環發展相提並論。

新思想。習近平治國理政新思想內容豐富,我重點講新常態。

首先,新常態是世界經濟長周期和我國發展階段性特征及其相互作用的結果。也就是說,新常態是一個必經的客觀的階段,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它不是從頭腦裡蹦出來的概念。新常態說到底,是對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新的階段性特征形象而准確的表述。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既要看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國情沒有變,也要看到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每個階段呈現出來的新特點。”因此,新常態是我們認識當下、規劃未來、制定政策、推進事業的客觀基點。因此,新常態思想也體現了繼承和創新的統一。

二是要把握新常態的特點和長久性。新常態的特點可以用速度變化、結構優化、動力轉換加以概括。這些特點決定了新常態的長久性,也就是說新常態是當前和今后很長時間裡我國經濟發展的趨勢。有些人還沒跳出以往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方法,認為等新常態過去后,原來那一套做法也許還管用。這種想法要不得。

新戰略。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從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局出發,提出並形成了“四個全面”戰略布局,這是協調推進我國全方位發展的新戰略。

對於“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每一個“全面”中的有關內容,應該說以前我們黨的文獻也都有。但是今天我們看得很清楚:在建成小康社會、深化改革、依法治國和從嚴治黨前加上“全面”這兩字,體現了時代性的要求和我們黨對規律性的把握。更為重要的是,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把“四個全面”融為一體成為協調推進我國全方位發展的新戰略,並把它作為貫徹落實“十三五”規劃的總方略和總抓手,這就是重大創新。

總之,從繼承和創新的統一上,把握十八大以來我們國家在方方面面的創新,就能深刻認識到3年多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續寫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精彩篇章,就能深刻認識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中國夢,需要一代又一代中國共產黨人做出不懈的奮斗。我想,這就是在建黨95周年之際,談“理論創新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個話題所得出的最重要結論。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謝嚴老師在建黨95周年這樣一個特殊節點上來給我們一起回顧過往,從理論創新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角度來跟我們進行了非常透徹的,也很深入的分享。非常感謝您。在這樣一個時間內把所有的精華說出來也是很不容易的。非常感謝嚴老師為我們帶來的分享。

推薦新聞:


習近平叮囑加快科技人才建設:功以才成,業由才廣

習總書記東北調研三大意義 為地區發展"找路子 謀方法" 

習總書記談“網信工作”為互聯網可持續發展繪制明晰路線圖

習近平提文物保護16字方針 展現共產黨人歷史自覺文化自信

習近平指導“兩學一做”為何特別強調“問題導向”

分享到:
(責編:沈王一、姚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