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理论
分享

新瓶装旧酒:美国“经济新框架”背后的旧思维

万喆

2021年12月19日08:41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新瓶装旧酒:美国“经济新框架”背后的旧思维

   因为随行人员新冠检测呈阳性,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近日取消了其东南亚访问的最后一站泰国,提前回国了。尽管波折不小,但布林肯东南亚之行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为美国明年初即将启动的所谓“印太经济新框架”铺路。所谓的“印太经济新框架”到底是个什么框架,实质是什么,真实意图又是什么呢?

  框架逐步明晰

   今年10月底,美国总统拜登在视频出席美国-东盟峰会时提出,要在亚太地区建立“印太经济新框架”,声称“让区域里的每一个国家都能在公平的环境下竞争并且取得成功,是我们共享的价值观与愿景,国家不论大小都要遵守规则”。但是,他并未公布新框架的具体内容。白宫官员强调,这个框架将“界定我们围绕贸易便利化、数字经济与技术标准、供应链韧性、去碳化与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劳工标准以及其他共同关心的领域的共同目标”。

   “经济新框架”是拜登政府上台执政后,其外交、经济和国安团队精心策划制定的。框架虽未指名道姓提到中国,但实质上却是在拜登政府定义中美关系“竞争主基调”的背景下产生的。借此,美国拉开架势要在亚太地区与中国开展激烈经济竞争,意图在亚太区域贸易中赶超中国,并为区域国家提供所谓的基础设施建设“替代方案”。

   实际上,“经济新框架”的提法可以追溯到今年8月,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到访东南亚时提及的拜登政府的“印太新愿景”,其中涉及全球供应链等经济话题。针对东南亚国家,10月,拜登政府在美国-东盟峰会前宣布,计划拨款最多1.02亿美元来扩大美国与东盟的经济联系。11月,美商务部部长雷蒙多在新加坡举行的彭博社创新经济论坛上提出:“我们可能会在明年初启动一个更正式的程序,最终将在亚洲形成一个适当的经济框架。”针对东北亚国家,11月,美商务部部长雷蒙多和贸易代表戴琪访问日本,拒绝了日本邀请美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请求。戴琪称,美国不加入CPTPP也能团结亚太盟友,“共同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美国将积极推动美日建立“强有力”的双边贸易关系,以此支持拜登政府的“经济新框架”,帮助创造可持续、有弹性、包容和有竞争力的贸易政策,提振两国经济。针对印度,10月,美印共同主办了第四届年度印度-太平洋商业论坛,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美国劳工部部长马蒂·沃尔什、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共同出席。

  企图超越RCEP和CPTPP

   拜登自上台执政后,处理中美关系的主基调是“竞争”,并一直以“进攻姿态”针对中国或其他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的国家。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曾明确指出,中美关系未来的主导模式将是竞争。因此,坎贝尔提出美国应继续将战略重点从中东和南亚转移到印度与太平洋地区。拜登政府认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2022年1月运行以后,亚洲就会有两个特大的贸易协定,即RCEP和CPTPP,中国不仅是RCEP成员,而且也已申请加入CPTPP,但美国两个都没有参加。因此,该区域将是美国对抗中国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的核心地区。

   拜登上台执政以来,日本等国极力邀请美国重返CPTPP,但美方对CPTPP并不完全满意,特别是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因此,美国开始设计一个有别于CPTPP的平台,“对抗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增长的经济和贸易影响”。拜登政府急需一种由美国主导的方案,让美国不需要遵守旨在使所有成员受益的规则。“经济新框架”想改变过去依赖的多边机制,倚重双边渠道,通过“一国一策”的双边磋商形成经济合作协议。

   在“经济新框架”内,数字经济、技术标准和供应链等关键问题,将成为美商务部部长雷蒙多所言“经济新框架”超越RCEP和CPTPP的关键所在。

  背后还是“美国优先”

   美国力推的“经济新框架”虽然名为“新”,但思维却依然是“旧”的,时刻都将中国作为区域内的主要竞争对手,充斥着排他性。该框架十分鲜明地强调“第三国关切的问题”,合作对象的选取以及实施规则的选定都要以美国利益评估为先。因而,其在本质上是本届美国政府“印太战略”在经济领域的展现,并将服务于美国对华竞争的战略大框架。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继承了特朗普政府的遗产,实质上仍是“美国优先”。

   从目前看,2022年初启动的“经济新框架”将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美日印澳“四国机制”、美英澳“奥库斯”机制等地区战略与安全架构所具有的封闭性、对抗性、排他性。这一框架的实质是延续特朗普政府“印太地区”战略,着重弥补旧战略在经济合作方面的短板。作为特朗普政府“蓝点网络计划”的升级版,其实质是经济领域的“美国优先”。

   美国“经济新框架”的意图是要以双边“一国一策”的方式来破解其在多边机制中的困局,重构美国在新经济领域供应链顶端的领先地位。在这个新框架的主导下,整个亚太地区的经济都将在美国的经济辐射之下,成为美国主导的供应链结构的附庸,帮助确保美国经济主宰世界,为美国企业创造商机,为美国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在国际上强化美国的经济霸权。

   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交织影响,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世界经济复苏仍不稳定不平衡。在这一重要关头,更需全球携手应对挑战。亚太地区必须坚定不移地维护真正的多边主义,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加强区域内的国家战略对接,不搞排他的小圈子,不绕开多边合作搞所谓的替代方案。唯其如此,才能顺应全球化潮流,共同应对并战胜全球性挑战。

   (作者:万喆,系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学院研究员)

(责编:刘圆圆、陈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党史学习教育”官微

微信“扫一扫”添加“党史学习教育”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