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理论

点亮作战指导理念创新的思想火炬

戚建国

2020年04月28日09:51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点亮作战指导理念创新的思想火炬

引 言

作战指导理念来自于对作战规律的认识与把握,用以驾驭作战全局、指导作战行动。人们通常讲的“统一作战思想”,实质上就是自觉运用作战指导理念,结合作战实际,形成对战役战斗的指导方针。新时代作战指导理念创新首先应是一场思想革命,需要用科学方法论的理论之光,点亮作战指导理念创新的思想火炬,照亮作战实践创新的奋斗征程。

来一场作战指导理念创新的方法论革命

新时代坚持思想引领,就是用习近平强军思想特别是习近平军事战略思想,作为创新中国特色作战指导理念的根本遵循。运用习近平军事战略思想引领作战指导理念创新,关键在于深刻理解习近平军事战略思想中蕴含的立场、观点、方法,来一场作战指导理念创新的方法论革命。

运用大时代观认识和把握作战指导理念。站在时代进步的大背景下,观察和认识战争变化的历史逻辑,有助于认清战争发展的大趋势,从而更好地把握作战指导的时代特征。机械化战争时代,制海权、制空权、制陆权主宰战场;信息化战争时代,制信息权、制认知权、制智能权将主宰战场。面对未来战争,谁拥有信息优势,谁就能握有作战胜势;谁具有智能制权,谁就能控制战场;谁控制了作战对手的认知领域,谁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运用大系统观认识和把握作战指导理念。运用马克思主义辩证系统观和现代系统论相结合的方法,从系统整体的多维视角观察战争发展规律,论证战争的整体相关性和内在有机性。运用系统思维方法去指导作战,应从整体上去认知,把握作战体系的总体大于系统之和的机理;应从系统结构上去认知,把握结构决定作战功能、影响作战行为的特征;应从联系上去认知,把握作战系统中的要素连接是通过信息流去实现的机理;应从发展上去认知,把握作战中的许多变化呈现出非线性和不确定性的特征。

运用大变革观认识和把握作战指导理念。应紧跟时代发展步伐,防止战争观落后,认真研究战争的本质属性和时代特征,探求信息化战争制胜机理,用新观念引领作战指导新变革;防止作战方法出现代差,认真研究信息化战争制胜招法,用新方法推动作战方式新变革;防止技术偷袭,认真研究信息时代前沿技术,用新技术催生战略战术新变革。

深刻洞悉作战指导理念的时代之变

联合作战时空观发生重大变化。一切战争行动,无不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进行,时空观是战争指导的基本观点。以智能化为特征的信息化战争,时空特性发生重大变化,多维战场空间融为一体,战略、战役、战术行动界限趋于模糊,时间要素不断升值,战争进入发现即摧毁的“秒杀”时代。信息时代,电子信息以光速在作战系统内部沿着OODA闭环自动循环,这是推动作战指导理念创新的强大动力。联合作战由三维空间争夺向多维空间争夺拓展,由大规模连续作战向瞬间致命打击拓展,夺取时空制权贯穿全域作战始终,时空特性升值成为战争发展趋势,联合作战的时空观发生重大变化。

首先,更加注重瞬间攻击和首战制胜。在数字化战场上,发现即摧毁成为一招制敌的有效战法;随着智能化技术的不断发展,为瞬间攻击开辟了新的领域和战法。瞬间攻击的精准度和时效性有了新的提高,识别定位、跟踪引导和效果评估的能力更强;瞬间攻击的手段和领域有了新的拓展,硬摧毁的实力更强,软杀伤的手段更多,已从打击实体目标向攻击网络电磁目标扩展;瞬间攻击的效果和目的有了新的要求,要从战略层面谋划瞬间攻击行动,统筹考虑战术行动、战役目标和战略目的,力求运用瞬间攻击达成首战制胜效果。其次,更加注重加快作战节奏和速决制胜。信息化战争,以快吃慢、速决制胜成为重要特征。在武装力量生死搏斗的战场上,加快作战节奏、实现速决制胜需要物质基础和指挥艺术的完美结合。依托智能化技术和指挥信息系统,可以开辟三个快车道:战争态势快车道,将实时态势直接传给各作战要素和作战单元;临机决策快车道,根据战场情况变化,及时重组快速决策环境,果断调整指挥关系,力求先变于敌,掌握战场主动;自主协同快车道,根据作战需求,构建随机条件下的自主协同环境,提高临机协同的可靠性和时效性。再次,更加注重争夺时空制权。一方面,注重时空基准攻防斗争,坚持软硬结合、攻防兼备,确保我方时空基准安全稳定运行,为联合作战提供精准可靠的时空基准保障;另一方面,注重时空优势反复争夺,既要把信息优势快速转化为决策优势和行动优势,又要善于推动时间换取空间和空间换取时间的灵活转换,始终掌握局部时空制权。

联合作战毁伤观发生重大变化。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是战争的基本原则。无论战争的历史条件发生什么变化,这一原则的基本精神不会改变,但作战毁伤机理、毁伤手段和毁伤效果将发生新的重大变化。联合作战由概略毁伤作战向精确控制作战拓展,由硬杀伤为主向软杀伤拓展,控制信息的能力比运用火力和速度更为重要,联合作战的毁伤观发生重大变化。

首先,更加注重精确作战。从精确打击到精确作战是一个历史性进步,精确作战不仅要在战术层面考虑精准打击目标,更要在战略层面考虑如何实施精准的联合作战。应注重依托网络信息体系,构建三个联合作业环境:一是联合数据作业环境,打通各作战要素、作战单元的数据共享通道,以精准实时的作战数据支撑联合作战;二是联合筹划作业环境,实现联合作战部队在同一个网络信息环境中同步筹划作战,以精准高效的作战筹划支撑联合作战;三是联合控制作业环境,提高战时自调节、自重组能力,以精准顺畅的作战控制支撑联合作战。其次,更加注重有限控制作战。信息化战争中,实现有限控制越来越重要。为此,应注重建立作战任务清单,明确规定什么时机打、谁来打、打到什么效果,使作战部队更精准地理解作战意图和作战终止状态;建立打击目标清单,明确规定打什么目标、用什么手段打、打到什么程度,使作战部队更精准地理解打击方式和打击要求;建立作战限制清单,明确规定禁止性限制和约束性限制的事项和要求,使作战部队更精准地理解作战法规政策和战场纪律。再次,更加注重作战风险评估。战争是一个充满危险的领域,风险始终存在。评估风险实质上是对作战得失的科学评价,从评估中寻求风险和利益的平衡点,力求使作战有利因素超过潜在代价。注重科学评估,建立评估模型,运用模拟推演方式,制订风险等级评估表,在此基础上提出应对策略和防范措施,力求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

联合作战胜负观发生重大变化。战争胜负观是由战争目的决定的。自古以来,使用暴力手段彻底打败敌人,剥夺其抵抗意志,是战争的基本目的。随着人类社会文明进步和科技手段发展,如何使用暴力、如何打败敌人、如何赢得胜利有了新的更高要求。联合作战由物理域向信息域、认知域拓展,由争夺空间、消灭有生力量为主向争取民心、稳定社会秩序拓展,总体战成为基本战争形态,跨域自主作战成为联合制胜的主要途径,联合作战的胜负观发生重大变化。

首先,更加注重自主作战、联合制胜。战争是力量的竞赛,联合作战是力量运用的高级阶段。随着战争形态的不断演变和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联合作战走过了从协同式联合作战、融入式联合作战到一体化联合作战三个阶段。协同式联合作战是以一个军种为主组织,其他军种参加的联合作战,初步解决了力量聚合的问题;融入式联合作战打破了军种体制,成立了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实现了分域联合、跨域联合到全域联合,从体制上解决了力量聚合的问题;一体化联合作战依托网络信息体系,实现了从计划协同、临机协同到自主协同的跨越,作战力量各要素之间的融合实现了无缝连接,联合制胜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其次,更加注重跨域作战、聚优制胜。战争是制权的竞争,即时聚优作战是制权夺控的高级阶段。从战争进入机械化时代,作战制权夺控开始占据统治地位。从制海权、制陆权到制空权的不断发展,战场控制权的争夺始终在物理域围绕着三维空间展开;战争进入信息化时代,制信息权、制认知权和制智能权的争夺处于核心地位,战场控制权的争夺从三维空间拓展到太空、网络和电磁领域,从物理域拓展到信息域和认知域,即时聚优作战应运而生。即时聚优作战,强调在作战具有决定意义的时空点上,创造战机、跨域聚能、夺控优势、闪电攻击,实现速战速决,夺取战场制权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再次,更加注重总体作战、攻心制胜。战争追求的最高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即攻心制胜。攻心制胜需要多种力量综合运用,充分发挥人民战争的特有优势,构建军民一体的联合作战力量体系;攻心制胜需要多种手段综合运用,充分发挥信息加能量的优势,形成硬打击与软杀伤一体、物理域信息域认知域并行发力的联合作战新格局;攻心制胜需要多种策略综合运用,充分发挥综合施策的优势,把作战聚焦认知领域,把握作战对手的地域特性、文化特性和指挥员的性格特性、心理特性,力求从认知上控制对手,从心理上战胜对手,牢牢把握战争主动权。

(责编:常雪梅、吕腾龙)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