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大家手笔:治史应求真求新求用

冯尔康

2019年07月29日08: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史学是什么样的学问?史学研究的价值在哪里?用什么样的态度和方法做研究才能取得成就?1955年我进入南开大学历史学系读书,老师告诉我们治史有“三求”:求真、求新、求用。到现在,我在史学园地已经耕耘60多年,对“三求”有了一些自己的体会,特别是认识到,学术研究不能照搬照抄、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而应在独立思考精神观照下进行研究,这样才有可能实现“三求”。

求真,需要树立独立思考精神。求真是史学的生命,这是毋庸置疑的。独立思考精神观照下的求真有什么不同呢?举一个自己的例子。上世纪80年代初,历史学没有“社会史”这个分支,我就去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等领域学习新知识,并从社会结构理论中得到很多启发。我们研究历史需要研究社会结构,社会结构是由各种群体组成的,相互之间有内在联系。我从这里受到启发,开始进行女性史、宗族史、人际关系史、生活方式史等研究,逐渐建立起一个虽然粗糙但已经成型的社会史框架,并开设“中国社会史”课程,发表专题文章,呼吁开展社会史研究。后来,在学界很多人的共同努力下,社会史研究蓬勃开展起来,史学研究也有了新的领域、新的活力。可见,求真可以让研究有成绩,但要想让研究有成就,就不能只是跟着别人走,而是要独立思考,发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所以说,求真的关键是能否独立思考。

求新,以发现新的研究方向为要点。求新就是努力寻找新史料、使用新方法、探索新方向。没有史料就无法研究历史,所以研究历史都要努力寻找第一手史料。找史料是为了运用。从搜集史料到写文章,是个颇不轻松的过程,这就涉及研究方法的运用。现在,随着跨学科研究的风靡和科技手段的进步,新方法层出不穷,学者们能够驾驭的史料更多了,但有两点是使用任何新方法都要注意的:一是要确定史料是真实可信的,并非数据库里检索出来的东西都可信;二是不要忘记史料背后是活生生的人,史学研究要有血有肉,里面必须能看得到人。探索新方向,这是史学生机的一种体现。传统史学最重要的是政治史,后来加进了经济史和思想文化史,这就大大拓展了传统史学的研究范围。但是,相对于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这些研究范围还远远不是完整的。前面提到的社会史,现在又有很多新领域被开拓出来,如生态环境史、医疗社会史,在社会生活史的基础上又发展出日常生活史。信息时代,还有很多新领域在孕育、产生,今天我们没法做出预测,但史学发展需要跟着时代走,去捕捉客观存在中各种健康的因素、积极的因素。史学是研究过去的,但始终和未来联系在一起。

求用,就是要为大众服务。当今时代,史学的社会功能日益增强,更加注重为大众服务,为其提供丰富多彩的、有益的历史知识,启示人们自觉地从历史事实中汲取智慧,提升文化素养和道德水准,让生活情趣更高尚、生活更美满,让人生之路走得更好一些。史学界始终都有一种危机感:如果我们的作品都是小范围的同行在看,我做的清史就是给研究清史的人看,做的宋史就是给研究宋史的人看,读者也就是几百人,那史学还有多少生命力呢?因此,我们要重视史学的社会功能,历史知识传播的着眼点应是社会大众。这样,史学才能在社会、在人们心里起到作用,史学才会越来越有生命力。

史学研究要达到求真、求新、求用目标,关键是研究者要能够独立思考。唯有独立思考才能体现原创性,才有可能以优秀的史学研究成果贡献于社会。否则,就会缺乏真知灼见,而且也难以展现史学研究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作者为南开大学荣誉教授)  

《 人民日报 》( 2019年07月29日 08 版)

(责编:任一林、曹淼)
相关专题
· 人民日报理论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