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驶向合作的新蓝海

——闽宁对口协作二十年带来的启示④

记者  吴  焰  朱  磊  李增辉  杨学博  赵  鹏

2019年02月20日16: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从盐池到同心,从西吉到隆德……半个月的行走调研,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与过去“苦瘠甲天下”截然不同的西海固。

故园披锦绣,六盘培新绿。经过了20年的闽宁对口帮扶,宁夏全区进入脱贫攻坚的倒计时。

以扶贫为重点的“闽宁模式”何去何从?东西合作的新蓝海在哪里?对于未来的协作,不仅闽宁双方在思考,全社会也给予高度关注。

实施协作“靶向”突破

福建商人许上等,眼下既喜且忧。

喜的是,去年参加在银川举办的“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他带去的十几套高端民族服装样品,一亮相便惊艳全场,引来参观博览会的各国大使夫人争相抢购,让他看到民族服装海外市场的巨大潜力。

令他头疼的是:招不到满意的技能工。当初把车间从福建迁到宁夏,一个重要原因是考虑这里的人工成本便宜。可实际情况是,很多工人培训后的技能熟练度仍然满足不了要求。

“劳动力素质偏低,职业技能培训落后,不仅会拖住西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步伐,也将削弱宁夏产业发展的比较优势,还会使贫困山区的人失去更多靠勤劳脱贫致富的机会。” 闽宁对口帮扶走过20年,如何打好最后的“精准扶贫”攻坚战,怎样巩固此前的扶贫成果,成为双方需要共同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在宁夏社科联主席杨占武看来,此时的闽宁对口协作,非但不能松劲,还需要加大力度,通过延伸协作链条,拓宽协作领域,解决好新的问题。

职业技能培训方面的合作,将是闽宁协作乃至东西协作将来必须突破的瓶颈,也是未来合作与开发的一个富矿,“西部的青壮年劳动力中,目前很多人从事的都是重体力劳动,东部产业如今仍然面临劳动力缺口,甚至不得不往东南亚转移,这个缺口如何有效对接,值得探讨。”杨占武说。

隆德县闽宁扶贫产业园园区总经理林小辉也有一个“招商烦恼”:“配套不完善,很难吸引企业特别是大企业来投资。”当初,一些企业的机器零部件出了问题,竟需要到陕西去更换。

“政府在招商过程中,要有长远眼光,更注重培育本土企业或者招来配套小企业,进行产业链的培育。”林小辉的期盼与建议,道出了很多投资者的心声。

打造平台携手西行

滩羊肉、杂粮、枸杞……不久前,在宁夏特色优质农产品(厦门)推介展销系列活动中,厦门人品尝到了正宗的宁夏特色农产品。

与此同时,不少福建企业,也借着宁夏开放的东风,在向中东阿拉伯国家进发。如同许上等的踌躇满志,宁夏闽商协会会长黄添进也雄心勃勃,希望通过宁夏的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和银川综合保税区的建设,助推他的产品与企业,一路向西。

在过去20年的探索与实践中,闽宁协作已经从单向的扶贫解困,发展到经济合作、产业对接、互利共赢的新阶段;从单一的经济援助,发展为教育、文化、医疗等多领域合作的新格局;从单纯的政府行为,发展成政府、企业、社会相结合的对口协作新机制。而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办主任董玲看来,如今又面临着更大机遇。

机遇,来自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一个地处西北内陆,一个身处东部沿海,作为“一带一路”上的两个重要支点,两地已搭建起了高规格的平台,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大力推动两省区甚至更多地方对外招商合作;还可以拓展产业协作,推动、支持和引导两省区企业开展现代农业发展、资源能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产业合作,进一步加强文化旅游领域合作。

机遇,来自经济的转型升级。兴业银行即将在宁夏设立分支机构,首家闽宁村镇银行正在积极筹备,福建企业家已经在宁夏设立了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帮扶协作在金融领域上的拓展,不仅让宁夏中小企业和贫困群众享受到更简捷、更快捷、更便捷的金融服务,而且,通过金融合作实现金融产品和服务多样化,开辟出东西部协作的一片新蓝海。

新发展理念统领协作

最近几年,闽宁对口协作,在工作主体、合作领域、帮扶形式上,也顺时应势,出现了一些变化。

2013年,闽宁双方第十七次联席会议上,确定了闽宁协作从经济扶贫向全方位合作转变,在更高层次、更大范围内开展交流。

2014年冬,31个项目在两省区领导见证下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其中,宁夏哈纳斯投资110亿元在福建莆田建设国家级天然气战略贮备基地,打破了大额投资单向西行的“传统”,标志着闽宁合作向双向互助转变。

如果说,20年前启动的东西对口协作,东部“帮扶”西部的色彩较浓,那么今天,外部与内部条件都已发生变化,需要站在新的平台、用新的理念去思考,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来引领合作的大方向。

“过去一讲东西合作,许多地方领导就是希望产业梯度转移。这种想法没有错,经济新常态下,西部欠发达地区仍然要善于抓住这个机会,但今天可能更应强调,承接产业转移时,要充分考虑评估对当地生态环境的影响,其‘绿色标准’也非20年前可比。”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孙久文说。

又如创新,不要以为“创新”就是人才聚集、技术雄厚的东部发达地区才能做的事,事实上,欠发达地区可以“借别人的学费补自己的脑子”,避开发展的陷阱和弯路,这样才能少付或不付代价,实现后发赶超。“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时代,闽宁两省更应该在智力协作上多一些尝试,突破空间的局限,实现智力的共享和创新的突破。”宁夏社科院研究员李霞认为。

经过30多年的发展,现在的宁夏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的产业优势,不仅有依托传统资源发展起来的新型煤化工产业、现代纺织业,还在大力打造云服务平台、打造新型产业。这些都是与福建、与国内外其他地区合作的亮点。西部地区要想真正站起身、走出去、赶上来,就得激发自己生长的力量。正如福建、宁夏两省区领导经常强调的,在新一轮西部开发开放中,在闽宁未来的对口协作中,只有把新发展理念贯穿于合作全过程,才能高起点、高质量、高效率地推进,也才能将东西合作带入新的层次。

《 人民日报 》( 2016年07月21日 04 版)

(责编:任一林、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