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聚焦自主可控生态建设支撑“星融网”落地

国家信息技术安全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冯燕春

2018年09月11日13:43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星融网”的建设必须坚持自主创新,关键核心技术更要安全可控。这里我讲三点意见:

一、国家科技创新现状并不是一无是处

近些年来,在国家的支持和引导下,我国网信领域核心技术攻关取得了显著成效,在核心芯片、基础软件、移动通信、集成电路制造装备与工艺等领域都取得了一些突破。

由于处理器芯片是网信领域最核心的芯片之一,网络信息系统是基于处理器芯片之上构建的一个软硬协同的生态体系,在这里我想就处理器的发展简要说明一下。我们国家的信息系统长期是在wintel体系上构建的,所以整个信息系统是十分脆弱的,一是因为底层的基础产品来自国外,存在着主动预留的后门、客观的设计漏洞等各类安全隐患,我们能做的只能是被动防御;二是供应链的安全,别人说断货,你又找不到替代品,小到一个企业,大到整个行业、国家的信息系统就存在着无“芯”可用的境地,中兴事件就是有力的证明;三是经济领域,我们每年进口芯片约2000亿美元,这里面CPU占很大比例。因此,国家在十几年前就开始通过863、核高基等重大项目,支持国产处理器的研发。目前,主要有两条发展路线,一条是完全自主研发,不依赖国外标准架构,主要代表就是龙芯和申威处理器,这条路线的好处是没有知识产权问题,安全基础好,可以解决党政军重要领域的安全需求;挑战在于受限于国内的工艺和设计水平,相比国际主流产品性能、可靠性要弱;同时还要重新构建生态,解决原有应用系统的迁移和兼容性等问题,结果就是短期内很难形成大的产业规模,必须要依靠政策支持。另一条是引进消化吸收,这几年IBM、Intel、ARM等国际巨头分别通过指令集授权、资本合作、成立合资公司等方式,与国内包括天津飞腾、天津海光、上海兆芯、贵州华芯通、苏州中晟宏芯等在内的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地方政府也在支持国内企业与上述公司合作,国内外合作覆盖了X86、Power、ARM等国际主流方向。这条路线的好处是更容易吸收借鉴国外先进技术,兼容国际主流标准,具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可以快速实现产业化,本身的应用环境也很成熟。风险在于:核心知识产权受制于人难以完全解决,引进消化吸收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只有完全消化吸收,具备了自主创新能力,才能避免引进一代、落后一代的局面。两条路线的发展方式不同,目标一致,但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竞争和争论,尤其是那些兼容国际主流架构的处理器,是否真正做到了消化吸收,安全可控,还是只是简单的拿来主义。这就需要国家做好顶层设计,对两条路线的发展加以统筹和引导。

二、一些关键产品和领域仍然受制于人

网信领域虽然在部分技术和单品有了部分突破,但离形成产业还有距离,整个产业的自主发展还面临严峻挑战,被“卡脖子”、“捅刀子”的安全隐患仍然存在。

我国在通用芯片、集成电路设计和制造、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上的差距仍然明显,核心元器件严重依赖进口,上游原材料、软件工具和制造装备等尤为薄弱。国产处理器的性能是国外主流处理器的1/3左右,国外集成电路工艺最高已到7nm,新一代通信系统光电芯片、毫米波、微基站系列芯片、超高速ADC/DAC技术等核心芯片严重依赖进口。国产操作系统最大规模的企业,销售额不超过一亿,整个企业规模不超过400人,大量基础软件依赖开源,缺乏对开源社区的主导,技术同质化严重,小而不强。

我国在核心软硬件、集成电路制造装备、材料等领域的技术多以单点技术突破为主,产业链各个环节未形成协同发展态势,缺乏全产业链系统布局的体系化创新。体系化发展和创新已成为网信领域核心技术演进的重要方向,跨平台整合和上下游协同成为新时期技术演进的突出特点,网信领域核心竞争力正从单一技术、单一产品竞争转向生态系统的竞争 ,国际巨头通过长期深厚的积累和持续高强度的研发投入,几乎垄断了全球中央处理器、操作系统、数据库、存储设备、光刻机等集成电路制造装备、关键原材料等所有产业链条的关键环节。在基础软件方面,美国仍掌握着产业链核心环节,实力处于全球第一梯队。德、日、英、法等国家在高端工业软件等领域局部领先,处于第二梯队。我国关键技术依赖于人,处于第三梯队。国产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不足4%,国内银行应用的大型实时交易型数据库由国外垄断。高端研发设计工业软件、开发测试工具几乎全部依赖进口,如中兴研发设计环节涉及的50多种软件绝大部分无国产替代。

三、当务之急是加速构建生态体系

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必须切实提高我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把科技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为我国发展提供有力科技保障。同时要求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独特作用,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充分发挥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创新主体作用,形成关键核心技术攻坚体制。

一是凝聚国家意志,强化政策导向。对已经形成完全自主可控能力的创新成果,应主动作为,通过体制机制创新,给予特殊的政策,调动优势企业,开展产品研发和产业化推广工作,促进产业良性发展,切实把国家投入的核心技术反哺社会,造福国家。

二是聚合多方优势,培育创新环境。尽快加速重大科技项目立项和组织实施方式的改革,科研绩效评价机制和国家科技奖励制度的改革,从而进一步加大对科研团队和科技工作者知识产权保护和产权激励。

三是统聚人才合力,激发人才动力。统筹发挥国家核心技术人才资源优势,特别是熟悉国产处理器和操作系统的核心技术人员,给予他们特殊政策,形成良好科研氛围,避免人才流失,更不能因机制体制不顺而造成人才自毁。加强自主可控领域的人才培养,特别应重视相应国产或开源软件替代的教学和技能培训,在教学内容上应以核心关键软硬件产品为基础,增加国产处理器的相关内容。

(来源:《网信军民融合》2018年7月刊)

(责编:张恬恬、谢磊)
相关专题
· 《网信军民融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