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

贾英健

2018年08月09日10:17    来源:大众日报

原标题: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

共产党员只有自觉坚持无神论、反对有神论,才能不仅不相信有什么“救世主”,而且时刻保持科学和理性精神,不迷信、不盲从,做富于理智、头脑清醒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当前,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居于指导地位,但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社会思想文化和人们的价值取向也呈现出多元、多样、多变的特征,甚至在一些地方出现马克思主义信仰缺失、各种愚昧迷信思想抬头的情况,少数党员干部背离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观点,转而投向宗教,热衷于求神拜佛,大搞迷信活动,在社会和群众中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对此,我们要加强马克思主义信仰教育,引导、督促广大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做彻底、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不断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马克思主义由于坚持了彻底的唯物主义,就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领域彻底否定了超物质的神灵,因此必然是无神论者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理论体系,是在对各种唯心主义和不彻底唯物主义的批判中产生、形成和发展的。马克思致力于将唯物主义彻底地贯彻到人类历史领域,通过唯物主义与辩证法的有机结合,科学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产生和发展的根本规律。正是在这一意义上,马克思主义以彻底的唯物论,实现了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变革。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厦中,构成其理论基础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新唯物论世界观,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不仅组成了整个世界,而且它独立于人的意识、精神和观念之外,并统一于物质。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发展不是什么超自然超社会的力量推动的,而是社会内部矛盾运动的结果,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矛盾运动的结果。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结合在一起,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

马克思主义由于坚持了彻底的唯物主义,就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领域彻底否定了超物质的神灵,因此必然是无神论者。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认识和把握人与神的关系,揭示了宗教教义将人神关系异化的本质,阐明了宗教不过是对社会存在的歪曲反映这一事实。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指出:“就德国来说,对宗教的批判已经结束,而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在这里,马克思把对宗教的批判与对德国的诸如政治、法律、国家、社会等的批判联系起来,将无神论作为战胜一切落后制度的强大思想武器。

中国共产党人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信奉者和坚定实践者,必然也是彻底的无神论者。早在上世纪40年代初,毛泽东同志就在《关于农村调查》一文中指出:“我们是信奉科学的,不相信神学。”在延安时期,毛泽东还把迷信、不识字和不讲卫生称为边区的“三大害”,并在《反迷信提纲》中将迷信的根本基础归之于“相信神仙鬼怪命运灵魂等等超自然超物质的东西的存在”。建国后,毛泽东又多次指出,要用唯物论代替唯心论,用无神论代替有神论。1982年,党中央专门下发文件,强调“我们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应当坚持不懈地宣传无神论”。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4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也指出:“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严守党章规定,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党的宗旨,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共产党员只有自觉坚持无神论、反对有神论,才能不仅不相信有什么“救世主”,而且时刻保持科学和理性精神,不迷信、不盲从,做富于理智、头脑清醒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

现实中确实有一些党员干部精神空虚,“不问苍生问鬼神”,热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

近年来,一些党员干部信教问题突出,个别地方甚至出现了非法宗教传播和邪教势力渗透等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曾直言不讳地指出:“在我们党员、干部队伍中,信仰缺失是一个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在一些人那里,有的以批评和嘲讽马克思主义为‘时尚’、为噱头;有的精神空虚,认为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幻想,‘不问苍生问鬼神’,热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有的信念动摇,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在国外,给自己‘留后路’,随时准备‘跳船’;有的心为物役,信奉金钱至上、名利至上、享乐至上,心里没有任何敬畏,行为没有任何底线。”

历史地看,宗教迷信的盛行,与生产力不发达、贫穷落后有着密切的关联。但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经济社会的进步,一些党员干部仍沉迷各种宗教迷信活动,背后显然有着复杂的社会和个体原因。一是社会思想文化和价值观念的多元化,不断挤压主流意识形态发挥作用的空间,为各种宗教迷信和拜物教思想滋生蔓延提供了土壤和条件。二是一些地方的党员干部,从经济至上的错误意识出发,不仅疏于对求神拜佛等各种迷信活动的管制,而且采取积极地参与和迎合态度,以发展旅游为借口,大修庙宇,大力渲染封建迷信思想。三是一些地方在现代科技知识普及和推广方面,意识不到位,措施不得力,甚至对一些“伪科学”采取暧昧的态度,导致迷信思想蔓延。四是个别党员干部迷信手中权力,进而走到迷信神灵的地步,距离唯物主义和无神论越来越远。五是一些党员干部对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存在误读,他们借口“宗教信仰自由”,将其与无神论对立起来,并力求用“科学”的名义进行包装,实现“新神”的制造和复活。凡此种种,都体现了在一些党员干部身上,确实出现了对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信仰不彻底不坚定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但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损害党的形象,而且往往诱发贪污受贿等其他腐败问题。

要加强共产党员理想信念教育,筑牢思想根基,“有了坚定的理想信念,站位就高了,眼界就宽了,心胸就开阔了,就能自觉抵御各种腐朽思想的侵蚀”

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需要我们正视社会思想文化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坚定马克思主义科学世界观方法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站稳立场,自觉做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坚定信仰者和践行者。

首先,树立马克思主义科学信仰,旗帜鲜明反对“有神论”。一要加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习,自觉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武装头脑,从思想上真正划清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无神论与有神论、科学与迷信的界限。二要经常深入地对党员干部进行唯物论、无神论思想教育,引导他们正确看待人的生老病死、吉凶祸福等问题,进而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三要在全社会大力倡导学习现代科学知识的风气。只有诉诸于科学理性,把世界观牢牢建立在真正科学精神的基础上,不断丰富人民群众的科学文化素养,才能真正提高人们识别、抵制各种唯心主义和宗教迷信的能力。四要旗帜鲜明地批判唯心主义和有神论。对于共产党员来说,反对有神论和封建迷信,绝不只是个人的私事,不能满足于自己没有卷入其中就安心做一个旁观者,而必须旗帜鲜明地投入到反对唯心主义和有神论的斗争中去,用实际行动捍卫党的指导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

其次,关注党员干部心灵需求,不断丰富其精神世界。一些党员干部之所以投身宗教迷信,或因沉溺于物质贪欲而失去信仰,或因所谓“看破世俗生活”而自我放弃。正如恩格斯所言:“有些人对物质上的解放感到绝望,就去追寻精神上的解放来代替,追寻思想上的安慰。”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从党员干部精神层面入手。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针对现实中部分党员干部理想信念方面出现的动摇和偏离问题,多次强调要加强共产党员理想信念教育,筑牢思想根基,“有了坚定的理想信念,站位就高了,眼界就宽了,心胸就开阔了,就能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在胜利和顺境时不骄傲不急躁,在困难和逆境时不消沉不动摇,经受住各种风险和困难考验,自觉抵御各种腐朽思想的侵蚀,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

最后,落实好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教育的主体责任。第一,强化各级党组织的责任意识。按照意识形态工作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和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各单位党委(党组)对本单位党员干部参与宗教迷信活动负有主体责任,并将这种主体责任作为事关全局的重中之重,纳入重要议事日程来抓,纳入到党建工作责任制、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目标管理、党委政府绩效考核、班子成员民主生活会和述职报告的重要内容中,在与其他工作紧密结合中,做到一同部署、一同落实、一同检查、一同考核。党委(党组)书记、分管领导、其他成员要严格责任划分,明确第一责任人、直接责任人和“一岗双责”的具体要求,确保责任到位、责任到人、责任到实。第二,勇于担当履责。要把握好正确方向导向之责,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确保在“举什么旗、走什么路、朝着什么方向努力”这一根本问题上绝不含糊、绝无偏差。要履行好巩固壮大马克思主义无神论阵地之责,让唯物主义旗帜在党员干部心中扎根永驻。要履行好对各种宗教迷信、伪科学、唯心主义的舆论引导之责,坚决打赢无神有神舆论战。第三,要做到失责必问,问责必严。各级党组织要敢于对那些沉湎于封建迷信、屡教不改的干部严厉批评,促其醒悟;要严格落实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和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做到有据可依问责;要着眼“督实”“考准”,结合实际情况建立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的检查考核制度;要坚持有错必纠、有责必问,强化问责刚性和“硬约束”,做到从严从实追责;要建立因迷信活动导致严重后果的各类处罚条规,对那些在群众中造成严重影响或严重后果的行为,给予党纪、政纪乃至法律处罚;要把党员干部宗教信仰问题纳入督察范围,对督察中发现的问题及时通报反馈,并切实用好督察结果这一选人用人的风向标。(作者系山东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山东省委党校哲学教研部主任、教授)

(责编:陈彦彦、程宏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