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各国共产党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照亮人类历史前进方向的灯塔

于海青

2018年04月09日08:23    来源:红旗文稿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马克思主义的第一部纲领性文献——《共产党宣言》出版170周年。最近一段时间,各国共产党开展系列纪念活动,深刻阐释《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与理论贡献,探讨其对认识和分析当代资本主义新发展新变化的方法论价值,并从《宣言》和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出发,深入思考推动当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从低谷走向振兴的战略策略。

一、《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贡献与理论价值

2018年初以来,世界各国共产党围绕纪念《宣言》发表和马克思诞辰举行了形式多样的活动,并以此为契机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主张。美国共产党在其“人民世界”网站的“马克思主义问答”栏目中围绕《宣言》设置专题,以选择题形式帮助人们更好地学习和理解《宣言》内容,同时还连续撰文对展现马克思在19世纪40年代政治活动的电影“青年马克思”进行介绍和评析,勾勒了《宣言》的写作背景以及马克思早期的思想发展轨迹。澳大利亚共产党在其党报《工人周报》上刊登德国诗人、共产党人布莱希特在一百年前改编自《宣言》的诗作,并于2月22日在珀斯组织纪念《宣言》发表研讨会。2月19日,法国共产党《人道报》与“马克思2018”在巴黎共同主办“马克思论坛”,超过2000人参加,热烈讨论历史与现实中的“马克思的思想”及其资本主义批判理论的当代价值。2月24-25日,葡萄牙共产党在里斯本以“遗产、干预和斗争——改造世界”为主题举行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围绕经济、社会、哲学、文化、政治等主题,对马克思的理论著作、革命活动,特别是其思想遗产对实现当代社会转型的重要意义进行了广泛探讨。2月26日,越南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同越共中央宣教部、中央理论委员会、越南社会科学翰林院在河内联合举办题为“《共产党宣言》——当今时代的理论与实践价值”国际研讨会,越共、俄共和老挝人民革命党重要领导人出席。3月14日,古巴召开“纪念马克思逝世135周年”圆桌会议,古共中央第二书记何塞·拉蒙·马查多主持。此外,也有不少共产党组织发表长文,深入剖析《宣言》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理论与现实意义。

总体而言,国外共产党高度评价《宣言》和马克思主义对推动人类历史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重要作用。美国共产党指出,《宣言》是在世界上传播最广、译本最多、最具影响力的政治文献,“没有哪一个宣称对现代史有深入了解的人,敢说自己不熟悉这部影响深远的革命著作”。《宣言》是科学共产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出生证”。乌克兰共产党认为,《宣言》运用极其简洁但却气度恢弘的语言阐释了科学共产主义的基本原理,运用唯物史观分析了人类社会发展客观规律,批判了资本主义制度,为正在兴起的共产主义组织和政党制定了斗争目标、任务和方法。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指出,《宣言》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提出了历史唯物主义基本主张、社会发展客观规律以及从一种生产方式向另一种生产方式的过渡模式。

英国共产党总书记格里菲斯深信,即使在今天看来,《宣言》也是极富价值的。而其重要价值之一就是为人类历史提供了至关重要且意义深远的分析,梳理了历史发展脉络,给我们当代实践以启迪。尽管自19世纪40年代以来世界变化巨大,但资本主义的基本发展规律并未改变。我们当前仍然面对一个阶级分化的社会,一个财富和权力极端不平等的社会,这表明《宣言》在今天仍然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西班牙共产党将《宣言》比喻为透视当代资本主义的“X光”,强调《宣言》至少有两大理论贡献:一是其宽广的视野。早在资本主义一路凯歌前行的发展之初,《宣言》就敏锐地看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非持久性、不稳定性;二是对资本主义长期历史趋势的精准预测。从21世纪以来尤其是当前经济危机的发展看,《宣言》对在当时看来遥不可及的全球化资本主义的准确预测令人不可思议,这是自19世纪40年代以来没有任何文献能够做到的事情。西共进而将《宣言》的理论价值归结为四个关键方面:其一,资本主义是历史的、具体的,是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阶段,而非“历史的终结”;其二,《宣言》揭示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期性历史趋势,这是我们分析资本主义具体历史阶段的基本线索。其三,很少有文献拥有《宣言》那般的“语言震撼力”,原因在于《宣言》不是“为自我”而作,而是为新的政治主体——无产阶级而作的政治宣言。它是体现明确立场和支持倾向的著作,蕴含着“作者为其所支持的事业而斗争的全部力量”。其四,从社会分裂为两个对立阶级的理论中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政治是《宣言》讨论的核心要素。历史性变革是人们在构建自己的历史过程中实现的,通过革命实践和集体行动实现历史性变革是《宣言》的主要观点,这将马克思主义与无政府主义、乌托邦社会主义区别开来。

巴西共产党强调《宣言》的方法论价值,认为其在当代作为一种方法并没有丧失其重要性。170年来,《宣言》是科学社会主义最主要的宣传纲领,对青年人、知识分子和工人群众产生了巨大影响,推动了众多工人党和共产党的发展。同时,在《宣言》出版数十年后,资本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帝国主义阶段,特别是随着货币资本以及后来金融资本的不断扩张,所有“社会整合”的重要因素被掠夺性自噬,家庭关系、民族性、文化、习惯被改变,最终资本主义陷入周期性经济危机。在这一过程中,《宣言》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具体分析仍然能够对这些变化做出回应。

葡萄牙共产党引用已故总书记库尼亚尔在1998年纪念《宣言》发表150年时的讲话指出,《宣言》实现了两个基本目标:解释世界以及阐明如何改变世界。而在后一方面,《宣言》提出的道路就是“为解决工人阶级和工人群众的当前问题,即工资、就业、工作时间和环境、住房、医疗而斗争,并将这一斗争与革命推翻资本主义以及构建一个新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新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结合起来。这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理论宣言,而是如果《宣言》所提出的主客观条件实现将会达到的目标”。

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撰文提出,马克思的思想和观点已经并将继续对当代世界发展产生积极影响。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在于以辩证分析方法为基础,同时其哲学体系保持着“正反合”永恒运动的开放性。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保持其当代价值,是因为它不仅能够在客观分析基础上解释社会发展问题,而且能够提供解决、克服这些问题的方法。尤其主要提出了工人阶级是实现社会进步的主体,也只有工人阶级能够将社会从资本主义剥削的野蛮状态下解放出来。马克思主义历经时间检验,已证明其长久生命力,必将继续在世界工人运动的实践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二、《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与指导意义

170年来,诋毁《宣言》和马克思主义过时,以及试图证明其已经不再反映当代世界发展趋势的论调不绝于耳,但这些都不能掩盖这部伟大著作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划时代价值与影响。《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诸多重要论断摸准了资本主义的“命脉”。纵然当代资本主义发展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而《宣言》和马克思主义正是帮助我们认识和把握其本质属性和发展趋势的“钥匙”。一些国外共产党结合当代世界和本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实际,深刻阐释了《宣言》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现实相关性与指导意义。

首先,《宣言》的重要内容是研究资本主义制度的特征,强调资本主义通过长期发展成为现代国家的绝对统治力量,“现代的国家政权不过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等论断当前仍然有效。因为除中国、越南、古巴等少数社会主义国家外,资产阶级现在仍然是其他国家的真正掌权者,掌控着政治和经济管理杠杆,确立了文化和意识形态霸权。

其次,《宣言》的另一重要论断,即资本主义的发展特征与不可或缺的条件是不断扩张同样是正确的。俄共副主席诺维科夫指出,从人类历史进程看,到20世纪初时,资本主义已将整个世界纳于其统治之下,进入了列宁准确且深刻揭示的帝国主义阶段。然而,十月革命攻破了资本主义的堡垒,在世界1/6的土地上建立起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政权。二战后,世界社会主义体系形成,占世界1/3的人口和40%的工业生产。这虽然有力遏制了资本的疯狂掠夺,但资本的本性并未发生根本变化。苏联解体、东欧国家剧变,使得资本主义扩张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苏东多数国家,资产阶级代理人上台执政。他们驯服于大企业家的意愿,与西方国家建立起密切联系,导致国家走上去工业化以及依附性经济模式。前社会主义国家变成原料产地和初级产品市场。外资在关键产业占据主导地位,对外出口成为重要利润来源,民族经济不断“失血”,找不到发展方向。时至今日,俄罗斯经济发展模式严重依赖原材料开采和对外出口,资本外流日益严重。

再次,《宣言》和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财富集中等论断,也在不断被21世纪以来的发展所佐证。比利时工人党批判追捧亚当·斯密的过时理论、相信资本家和市场看不见的手能够解决一切的自由派,指出这种运行机制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当今世界最富有8个家庭所拥有的财富超过35亿最贫困家庭。而正是马克思揭穿了自由派的凭空捏造,深刻揭露了资本的贪婪本性,提出工作产生的附加值被少数人所窃取。智利共产党通过分析当前发达资本主义世界以及智利本国悬殊的贫富差距,得出劳资矛盾仍然是资本主义发展模式主要矛盾的结论。智共认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劳资矛盾是永远存在的。资产阶级不可能通过所谓民主方式解决这一矛盾。而当工人意识到其阶级角色及其政治变革能力的时候,资产阶级就会进行武力反扑。20世纪以及近年来在南美和智利持续不断发生的政变,入侵、干涉他国以及实施各种蛊惑煽动政策等就是其主要表现。

最后,《宣言》关于周期性商业危机是资本主义总危机的主要表现,及其根源在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矛盾等论断仍然具有现实意义。诺维科夫指出,马克思主义的这一观点经常招致攻击和责难。批评者以资本主义迄今并未消亡、仍然存在为由来证伪《宣言》的论断。但他们忽略了《宣言》中的另一观点,即资本主义通过“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来维持其霸权,但资产阶级也经由这种方式为自己准备了“更猛烈的”危机。20世纪初,资本主义完成了对世界的瓜分,耗尽了继续进行领土扩张的可能性。资本主义制度深陷危机旋涡,发生两次世界大战、法西斯兴起、大萧条,尤其是由十月革命开启的系列社会主义革命。在这一条件下,资产阶级展现出特殊的灵活性,实行了有利于工人阶级的部分利润再分配。但资本主义对外扩张的本性没有改变。20世纪80年代末,前苏东国家成为资产阶级再次推迟其死亡的“新市场”。同时,对“旧市场”的剥削也日渐加重。美欧等国社会不平等不断扩大,“福利国家”迅速弱化。资本主义积累规律——资本积累的对面是劳动贫困的积累,在世界各地仍然起着作用。

三、《宣言》和马克思主义为人类社会发展指明了方向

《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价值与生命力不仅在于对资本主义的深刻剖析,更在于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强大的理论支撑,为世界各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提供了行动指南,为人类社会发展指明了正确方向。越南共产党政治局委员武文赏高度赞扬《宣言》对共产主义运动和国际工人运动乃至世界的发展和人类进步的巨大理论和实践价值,认为《宣言》问世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发展的决定性转折点,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形成。在《宣言》的引导下,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80年代,无产阶级革命经历了风风雨雨,但仍取得巨大胜利,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留下宝贵的经验教训。他强调,在过去的88年间,正是在《宣言》、马列主义和胡志明思想指导下,越共克服了诸多困难和挑战,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而纪念《宣言》发表170周年也正是重新认识《宣言》的思想价值和生命力的机会,是进一步丰富发展《宣言》以使其与当前形势相适应的机会。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国家政治行政学院院长通沙立·蒙诺梅也指出,老挝一直遵循《宣言》精神,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本国发展实际结合起来,《宣言》作为一种科学基础在老挝社会的意识形态体系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

21世纪尤其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机遇与挑战并存。国外一些共产党从《宣言》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出发,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低潮中积极探寻推进运动发展的战略策略。

第一,坚守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担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必须由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来领导,这是一个半多世纪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重要经验。一些国外共产党重申《宣言》对共产党人特殊性的总结,即“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总是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等,强调这些论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切和重要。俄共主张,在当前劳资矛盾日益尖锐的俄罗斯社会,只有共产党才能保护工人阶级的利益,而俄共也一直以此为己任,重视加强党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作用,体现俄共作为工人阶级政党的特征,呼吁“为工人阶级利益而斗争”。南非共产党指出,《宣言》提出了孕育于旧社会母胎中的新社会生长前景及其可能性,而共产党人的责任就是继承《宣言》的思想和革命精神,为推动南非和世界各国的社会经济转型,为建立社会主义的新型社会制度而斗争。

第二,建立工人阶级联盟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西班牙共产党从《宣言》关于两大阶级对立的观点出发,阐释了马克思从抽象到具体的社会阶级分析框架,强调在两大基本社会阶级之外,《宣言》也曾运用“阶层”等术语深刻探讨了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中诸组织化群体的社会地位。西共认为,争取这些“中间阶层”的支持对于21世纪共产党人反资本主义的斗争具有重要意义。而分析其发展演进,则是当前构建工人阶级联盟政策的关键因素。

第三,加强左翼和社会主义运动的联合与协调行动。《宣言》的一个重要思想是强调共产党人必须避免宗派主义,“共产党人到处都努力争取全世界民主政党之间的团结和协调”,其主要任务就是在总的民主纲领基础上将各民主力量联合起来。以此为出发点,基于意大利共产主义运动的碎片化、分散化的现实,意大利共产党提出构建广泛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权力属于人民”的重要性,强调在南美以及法国、葡萄牙等国的左翼联合实践都是对新自由主义统治秩序最有效的回应。俄共则呼吁不能忘却《宣言》关于共产党人在联盟中不能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尤其是将所有制问题作为运动基本问题的告诫,认为在当前共产党与各左翼力量的广泛联盟中,这些思想具有突出重要性。也正是基于此,俄共在2018年俄罗斯总统选举中首先提出的就是国有化问题。

第四,反对教条化对待马克思主义。国外共产党坚信《宣言》关于“两个必然”的重要结论,但同时也强调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唯物辩证法反对存在适用于一切国家的普遍模式,因此并不存在通往社会主义的单一道路。俄共认为,在《宣言》提出的最终目标,即推翻资本主义不变的前提下,形势的改变要求共产党进行政治和意识形态创新,寻求新的斗争方法,选择适应现实条件的最优的行动路线。葡萄牙共产党强调,马克思主义并不是一种预言性的学说,而是本质上与实践紧密联系的理论,必须依据新的实际与科学知识的进步而不断发展、丰富。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提出,马克思主义既不是绝对化的,也不是静止不变的,需要在不断变化的客观现实基础上发展与创新。巴西共产党则明确指出,对待《宣言》的正确态度,不是将其奉为可以生搬硬套的神圣指南,甚至是消除一切罪恶和灾难的万应灵药,而是在不违背和歪曲《宣言》基本思想的前提下,依据历史矛盾的变化,进行批判性反思,深化研究并发展能够解释当前现实的新的理论。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与理论研究工程后期资助项目“欧洲激进左翼政党的演进与发展趋势研究”[2015mgchq015]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孙爽、谢磊)
相关专题
· 《红旗文稿》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