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理论期刊>>《红旗文稿》

美国为何退出《巴黎协定》?

张霖鑫

2017年07月11日07:48    来源:红旗文稿

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此举使美国成为反对抗击气候变化全球努力的三个国家之一,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作为世界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对全球应对气候变暖的治理模式产生重大影响,也使我们从另一个视角窥探资本主义世界发生的重大变化。

一、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受各方质疑

《巴黎协定》是继《京都议定书》后第二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是开启全球气候治理新阶段的历史性协定,事关2020年以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安排。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严重削弱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全球努力。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及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不太可能重新商定该协议,特朗普的决定也无法阻止其盟国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他们表示将积极推动发展中国家,鼓励其采用该协定。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特朗普的决定令人心痛,我们依旧愿意与全球各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并积极向清洁经济增长转型。”

在美国国内,特朗普的决定也遭到了反对。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表示,坚守《巴黎协定》的国家,将是获益于新创造的就业岗位和产业的国家,并相信美国的各州、城市和企业将会加大努力,“帮助后代保护我们拥有的唯一星球”。曾代表美国就《巴黎协定》进行谈判的前国务卿克里则指责特朗普将美国变成了“世界上的环境弃儿”。《纽约时报》2017年6月1日报道称,包括加州、华盛顿及纽约的3位州长、30位市长、超过80位大学院校校长及超过100家企业的企业主决定要自行遵守《巴黎协定》条约,尽保护地球之责。此外,另有媒体报道指出,全美包括洛杉矶、芝加哥、西雅图及纽约等61座城市发表声明,誓言维护《巴黎协定》,并承诺会更努力满足各城市目前的气候目标,并且会增加对可再生能源及能源效率的投资。

二、特朗普为何退出《巴黎协定》

特朗普在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时声称:“为了履行我对美国及其公民的庄严职责,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因为旨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对美国非常“不公平”。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其目的在于企图进一步恢复美国经济、扩大就业和维护霸权地位,但后果可能适得其反。

第一,企图利用发展美国的石油、煤炭等工业恢复美国经济。近年来,美国经济虽然从经济危机中逐步恢复过来,但始终在一个较低的增长水平徘徊。2010—2015年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仅为2.23%,尤其是2016年美国GDP增速仅为1.6%,创2011年以来的新低。根据《巴黎协定》,美国同意在2025年将国内污染排放量降至2005年水平的26%至28%,相当于减排16亿吨。特朗普说:“这个有关气候政策的协定,把美国人民无数的财富带走,那些财富,甚至是我们在协定出现前,从未察觉我们原来一直拥有的。”特朗普在竞选时,便承诺退出《巴黎协定》,希望促进国内煤炭行业的发展,为企业在美国生产能源提供便利。上任后,特朗普便签订了多项行政命令,推翻了奥巴马在气候变化上的大部分政策。2017年3月下旬,特朗普签署了旨在推动能源独立和经济增长的总统行政命令,大幅削减与气候政策和科研项目相关的预算,譬如将美国环保署预算削减超过31%,同时还要求直接撤销之前与气候变化相关的4项(奥巴马政府时期)总统行政命令、立即对《清洁电力计划》相关条款进行审查等。

然而,对于特朗普的能源政策,相关行业并不买账。美国煤炭、天然气和石油公司知道,虽然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巴黎协定》的限制,但如果美国退出该协定,他们可能失去在国际谈判桌上与中国、印度、欧盟及其他国家就环境问题进行谈判的地位。早在特朗普还在犹豫是否要退出《巴黎协定》之际,一些能源企业就为保卫《巴黎协定》而集体发声。埃克森美孚公司认为,因为天然气得到更广泛应用,美国碳排放量下降,作为协定的一部分,“这一成功可以在全球复制”;英石油公司表示,将继续支持《巴黎协定》,“在提供世界所需能源的同时应对气候挑战是可能的”;英荷壳牌公司表示,英荷壳牌依然“强烈支持”《巴黎协定》;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师马克·赞迪说:“全球气候变化对经济构成威胁,我们为解决全球气候变暖所做的任何努力都有利于经济发展”,而在与气候变化的斗争中,任何拖延行为都会带来“负面的经济影响”。因此,企图利用发展石油工业来恢复美国经济,从长远来看会进一步损害举步维艰的美国经济。

第二,企图利用发展传统能源扩大美国就业。由于近年来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总统期间承诺为美国带回大量的工作岗位。特朗普说:“《巴黎协定》将破坏美国经济、扼杀美国工人、削弱美国主权,该协定施加给美国不可接受的法律风险,并使美国在面对世界其他国家时,永远处于不利地位。”特朗普援引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协会经济咨询公司的数据,称如果遵守《巴黎协定》的话,美国将遭受3万亿美元损失,丢掉650万个工业部门岗位(其中310万个是制造业岗位),造纸、水泥、钢铁、煤炭、天然气等行业则将承受12%到86%的产能降低。

对此,一些批评者指出,清洁能源产业,包括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在美国创造的新就业岗位超过煤炭行业的雇佣人数。根据此前奥巴马政府的统计,美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就业是在煤矿开采业领域的三倍之多。美国多位能源专家指出,目前美国本来就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国内的煤炭和天然气资源,而非进口;美国矿山开采多采用机械化,因此也很难在此行业中创造出新的工作岗位。相反,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比煤炭的投资前景更光明——可再生能源已经超过煤炭成为全球一大能源,电动汽车带动了汽车行业的发展,清洁能源也创造了大量工作岗位。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加里·科利安内塞认为,退出《巴黎协定》很难给美国增加就业,尽管一些具体的环保监管措施会导致传统能源行业损失一些就业岗位,但长期来看,加强环保监管能够在新能源领域增加更多就业岗位。因此,扩大就业与发展清洁能源之间并不矛盾,发展传统能源从长远来看反而会使美国失去大量的工作岗位。

第三,企图利用“美国优先”的策略维持美国霸权地位。在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誓言退出《巴黎协定》,他质疑气候变化背后的科学——称其是中国搞出来的“骗局”,并认为它伤害了美国经济。根据《巴黎协定》,美国政府承诺向联合国提供30亿美元的基金,帮助发展中国家对抗气候变化。奥巴马在离任之前,向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提供了10亿美元基金,实现了1/3的承诺。然而,特朗普在上台后却表示,美国将开始协商新的条款,可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甚至缔结新的气候协定。但条件是,必须“对美国公平”。特朗普抨击了《巴黎协定》对发达国家每年筹资1000亿美元支援发展中国家的要求,表示《巴黎协定》通过绿色气候基金将财富转移到了其他国家。

事实上,包括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在内的经合组织成员国,人均每年的碳排放值为9.6吨;而非经合组织国家,这一数据仅为3.4吨。仅美国一国,废气排放量就占全球的18%。目前,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在全球占比达15%以上,是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因此,美国理应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上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对于特朗普的决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认为,中欧之间在气候议题上的通力合作,或将取代美国的领导地位,“如果和平与繁荣是全球经济秩序的结果,那么特朗普政府既无法保证欧洲的和平,也无法促进欧洲的繁荣。在以经济权力为基础的当下,如果美国继续逃避其作为全球领导者的责任,那么中国和欧洲将会形成新的权力中心。”美国高盛集团首席执行官布兰克·费恩认为:“对于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特朗普的行为无疑是一种倒退,使得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出现下滑。”前联合国气候变化特使罗宾逊在一份措辞犀利的声明中说:“美国违反对《巴黎协定》的承诺,使其真正成为国际舞台上的流氓国家。”因此,所谓的“美国优先”策略,实际上会使美国成为“流氓国家”,难以维持美国的霸权地位,改变不了美国逐步走向衰落的境地。

三、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带来的教益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于世界各国共同阻止全球气候变暖进入灾难性状况是一个挫折,国际社会大失所望、深表遗憾。同时,这也反映出资本主义世界已经发生的重大变化。我们可以从中得出以下几点教益。

第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造成全球气候问题的根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追逐利润为目标,不断开拓新的投资领域和扩大生产规模,以更快的速度耗尽可再生和不可再生资源,并不断地向自然界排放大量的有害物质。资本主义工业对资源的消耗和对环境的污染已经超过自然本身的吸收能力、补偿能力、再生能力和恢复能力,这不仅导致全球的生态危机,而且使人类自身的生存也处于危险之中,人类正面临可持续发展的危机。基于全球气候问题的严峻形势,不管是《京都议定书》还是《巴黎协定》,都是国际社会为抑制气候恶化而做出的共同努力。作为资本主义大国的美国,不但拒绝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反而退出《巴黎协定》,拒绝承认全球气候变暖的现实,充分体现了资本主义国家的腐朽性和寄生性。

第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近年来,美国经济复苏乏力、贫富差距加大、国内矛盾丛生、种族歧视盛行,加之本土主义、民粹主义、反精英、反全球化的力量大行其道,美国自身难保,更无暇顾及传统盟友的利益。这使得传统的国际经济政治旧秩序难以维系,也使得美国与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特朗普在2017年1月上台之初,便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认为该协定会损害美国的制造业,是美国“潜在的灾难”。对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特朗普认为该协定是美国劳工失业与低薪的罪魁祸首,已要求重新协商。对于美国同欧洲的关系,欧洲的战略观察家指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越来越把欧盟看作是竞争对手而不是传统的战略盟友,美欧尤其是美德的矛盾正式浮出水面。特朗普宣扬的“美国优先”原则与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原则冲突,已经明确地摆在世界面前。特朗普不顾世界经济发展大趋势以及盟国的劝说,决意退出《巴黎协定》,不但使自己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更使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使得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发生重大变化,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面临重大调整,迫切需要构建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

第三,国际社会应共同努力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国际社会日益成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面对世界经济的复杂形势和全球性问题,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就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趋势而言,国际社会应当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携手构建合作共赢、公平合理的气候变化治理机制。具体说来,一是打造一个“各尽所能、合作共赢”的模式,国际社会应摈弃“零和博弈”狭隘思维,推动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多一点共享、多一点担当,实现互惠共赢。二是打造一个“奉行法治、公平正义”的机制,要提高国际法在全球治理中的地位和作用,确保国际规则有效遵守和实施,坚持民主、平等、正义,建设“国际法治”。三是打造一个“包容互鉴、共同发展”的平台,面对全球性挑战,国际社会应加强对话,交流学习最佳实践,“取长补短”,在相互借鉴中实现共同发展,惠及全体人民。《巴黎协定》的达成和实施,意味着国际气候治理模式的新转折,也开启了世界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新起点,是国际社会共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生动体现。建设全人类命运共同体,各国自愿和自觉地采取行动,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威胁应成为全球道义的制高点。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下,各国都需要承担和国情、发展阶段、自身能力相称的国际义务,体现为人类共同利益的责任担当,这样才能实现《巴黎协定》确立的控制全球温升幅度、保护地球生态安全和人类社会持续发展的长期目标。

(作者单位:郑州财经学院)

(责编:杨文全、谢磊)

推荐阅读

习近平:依法协调处理各种利益问题 避免埋钉子、留尾巴   近日,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该书摘选了习近平同志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至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期间的讲话、报告、指示等一百二十多篇重要文献,分十个专题,共计四百九十四段论述。其中许多论述是第一次公开发表。
  要更加自觉地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来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依法治理经济,依法协调和处理各种利益问题,避免埋钉子、留尾巴。要发挥政治优势,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创新群众工作体制机制和方式方法,及时了解群众利益诉求,及时解决群众思想认识问题和现实利益问题。各级领导干部要加强学习,加强调研思考,加强实践历练,增强把握和运用市场经济规律、社会发展规律、自然规律的能力,努力成为领导经济社会发展的行家里手。【详细】

连载:《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学习路上
相关专题
· 《红旗文稿》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