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专题报道>>凝聚中国力量 实现中国梦

屈建军:把沙漠当情人的“大漠游侠”

2017年06月28日15:58    来源:央视网

原标题:屈建军:把沙漠当情人的“大漠游侠”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央视网消息:一年里,屈建军有300天都在沙漠里行走,行囊里永远带着他的地质罗盘、照相机。“一刮风就要上沙山”,风越大,屈建军待得时间越长。30多年来,他在沙漠科研途中曾两次遭遇车祸,至今手臂上还装有固定钢板,现在每晚睡觉都要佩戴呼吸机。“我就是对沙漠奥秘太热爱,根本停不下来。”屈建军笑言。

  一眼缘起就是一生的相伴。31年前,屈建军第一眼看到沙漠,便觉得遇上了此生的情人。当了6年中专老师后,他又重新当起了学生,求学考研,把研究沙漠、治理沙漠变成自己一生的课题。从此,在莽莽的敦煌戈壁荒漠之间,多了一位长年奔走的“大漠游侠”。

  别人眼中的“疯子”解开了世界难题

  屈建军,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敦煌戈壁荒漠研究站站长。敦煌戈壁荒漠研究站是专门以地学为主的荒漠生态环境综合观测研究站,地处甘肃河西走廊西端,疏朗河下游,东有三危山,南有鸣沙山,西面是沙漠,与塔克拉玛干相连,北面是戈壁。这一区域又是我国沙尘的重要源区之一。

  1989年12月,刚到中科院兰州沙漠研究所一年的屈建军,跟随老师到敦煌治沙。当时,敦煌莫高窟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两年了,但是仍然深受风沙威胁。每当刮风,沙子就从窟顶往下浇,多得像瀑布一样,严重影响洞窟安全,威胁洞内的珍贵壁画和彩塑。

  风,是治沙的钥匙。屈建军一早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刚到敦煌时,被当地老人家说成是“疯子”——怎么一刮风,这个人就上沙山呢?“他们不明白,风对我很重要,好不容易来场风,我得上去观测,风不等人。”屈建军说。

  正是基于这样执着的观测和研究,屈建军先后在莫高窟顶建立了“A”字形防沙网并提出了以阻为主、固输结合的“六带一体”风沙危害防治体系,有效减少了莫高窟的风沙危害,因此获得了甘肃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屈大胆”怼书记 重现沙泉共生奇观

  曾经,甘肃省敦煌市政府打算在月牙泉上游建一个6平方公里的城市,给80万让屈建军做研究论证。论证完以后,屈建军说:“不行——建城会阻挡东风,正是东风把沙子吹走了,月牙泉才不被埋。”

  屈建军以科学理论告诉市委书记不能建城的原因,动之以理,也晓之以情——“如果因此月牙泉被埋掉了,你作为市委书记不光彩,我也不光彩,我们都会成历史罪人。”

  城最终还是没建。当时的宣传部长表扬屈建军——“屈教授才是真正的搞科研的人。”

  后来,屈建军和市委书记也成为了好朋友。敦煌做任何事情,书记都请屈建军去做论证,让“屈教授看看行不行”。这个故事成为了一段佳话。

  “工作狂”从不停歇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敦煌市给了屈建军45亩地,建了一个敦煌戈壁荒漠研究站,这是世界上首个戈壁研究站。在屈建军看来,戈壁的面积比沙漠大很多,虽然比沙漠结构稳定,但是戈壁仍然存在很多科学问题,更值得研究。大量的公路、铁路、城市都建在戈壁,比如青藏铁路、兰新铁路二线、嘉峪关等。

  30余年的沙漠生涯,屈建军曾遭遇两次严重车祸。一次是1998年,在腾格里沙漠考察鸣沙,当时下着雨,他们的车和前面车相撞,导致他骨折,手臂里多了一块钢板;一次是2000年,在巴丹吉林沙漠,翻了车,伤到了颈部,从此戴上了呼吸机。

  他有很多机会离开这里,去条件更优越的地方生活和工作,但沙漠带来的欢乐与苦楚,早已深深浅浅揉进他的血液生命里。他不在意金钱,对物质没追求。守着这个沙漠情人,屈建军不会离开。

  30多年前初见沙漠时的以心相许,至今没有改变。越接近沙漠,越了解沙漠,他越觉得沙漠的可爱。如果让屈建军重新选择一次,他依然无悔。

(责编:杨丽娜、程宏毅)

推荐阅读

习近平谈消除贫困:开对了“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   近日,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该书摘选了习近平同志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至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期间的讲话、报告、指示等一百二十多篇重要文献,分十个专题,共计四百九十四段论述。其中许多论述是第一次公开发表。
  解决好“怎么扶”的问题。开对了“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要按照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具体情况,实施“五个一批”工程。【详细】

连载:《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学习路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