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人民要论:携手建构全球反恐战略体系

汪  勇  梅建明

2017年05月08日06: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当前,国际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对世界各国乃至整个人类文明构成严重威胁。尽管国际社会采取各种反恐措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全球反恐形势并没有得到根本好转;相反,在一些地区还呈现了“越反越恐”的状况。习近平同志指出:“随着全球性挑战增多,加强全球治理、推进全球治理体制变革已是大势所趋。”这为国际社会合作反恐提供了新思路。国际社会应以加强全球治理、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为目标导向,在充分认识恐怖主义本质的前提下,适应全球反恐的新态势、新挑战和新需要,携手建构全球反恐战略体系。

  以全球治理理念引领全球反恐斗争

  习近平同志指出:“要加强在重大国际问题以及地区热点上的协调沟通,共同行动,推动热点问题的政治解决,携手应对自然灾害、气候变化、传染病疫情、恐怖主义等全球性问题。”从道义基础、价值取向、现实要求和转型动力等方面来考察,中国提出的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能够引领全球反恐斗争取得新成效。

  共同维护人类尊严和保障现代文明是对恐怖主义进行全球治理的道义基础。恐怖主义是一种非传统安全威胁,这种威胁既不同于以国家为主体的战争,也不同于针对特定目标的传统犯罪。恐怖主义的主要特点之一,就是滥用暴力伤害无辜。它在暴力使用上僭越了国家对暴力的合法垄断,在暴力的使用程序和使用对象上违背了现代文明社会广泛认可的准则。恐怖主义针对无辜者随机使用暴力,充分暴露了其反人类和反文明的本质。因此,恐怖主义成为人类公敌。站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的高度,以维护人类尊严和保障现代文明为目标,对恐怖主义进行全球治理就具有坚实的道义基础。

  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恐怖主义进行全球治理的价值取向。长期以来,国际反恐斗争中存在着种种怪象。有的国家在认定恐怖主义问题上持双重标准,把恐怖主义作为推行代理人战争的工具。这些怪象背后隐藏着一个错误,就是无视恐怖主义的反人类和反文明本质,追逐狭隘的国家利益,而不是把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总体利益作为反恐斗争的出发点。2017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了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主张为建设一个普遍安全的世界,各方应该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这就把世界各国的共同安全放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因此,在深刻认识恐怖主义反人类、反文明本质的基础上,国际社会应彻底摒弃以狭隘的国家利益为出发点的错误做法,基于平等、公正原则,以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总体利益为价值取向,寻求从根本上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恐怖主义的全球蔓延迫切要求对恐怖主义进行全球治理。伴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恐怖主义日益向全球更多地区蔓延。恐怖主义的全球扩散意味着无论恐怖事件的产生原因还是恐怖事件产生的后果和影响,都已超出一国范围,涉及更广泛的地域和层面。比如,近年来一些国家的极端分子去参加所谓“伊斯兰国”组织,“伊斯兰国”鼓吹的“全球圣战”已经不仅局限于个别国家或地区,全球恐怖袭击的热点地区也已不限于个别国家或地区。这些现象都可以证明恐怖主义出现了全球蔓延的态势。面对恐怖主义的全球扩散,个别国家或国家间安全合作机制已难以承担全球反恐的重任,对恐怖主义进行全球治理成为必然的战略选择。

  “越反越恐”的困境倒逼对恐怖主义进行全球治理。回顾过去10多年的全球反恐战争可以发现,尽管国际社会取得了诸如击毙“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重创“基地”组织的重大战果,但“基地”组织并没有消亡,只是蛰伏蓄势,伺机而动。在这期间,世界范围又产生了“伊斯兰国”、“博科圣地”、索马里“青年党”等新的恐怖组织。根据美国马里兰大学的全球恐怖活动数据库统计,2001年至2004年4年中,全球恐怖袭击的年均发案数量为1416起,造成的年均死亡人数为5041人。2012年至2015年4年中,全球恐怖袭击的年均发案数量上升为13034起,造成的年均死亡人数为29268人。也就是说,全球反恐10多年后,恐怖袭击的年均发案数量增加了8倍多,年均死亡人数增加了4倍多。全球恐怖活动呈现“越反越恐”的困境,凸显了过去10多年国际社会反恐对策的局限性,也迫使世界各国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更加注重对恐怖主义进行全球治理。

  为携手建构全球反恐战略体系而不懈努力

  近年来,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并发挥了重要作用。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将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建设,努力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推动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他还提出,中国维护世界和平的决心不会改变,中国促进共同发展的决心不会改变,中国打造伙伴关系的决心不会改变,中国支持多边主义的决心不会改变。这四个“不会改变”,宣告中国将为积极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不懈努力。

  中国与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长期以来,以“东突”“藏独”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势力在国内外制造了一系列恐怖活动,严重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在国际上也造成了恶劣影响和严重后果。近年来,中国在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工作中取得明显成效,并将在继续推进国内反恐工作的同时,加强国际反恐合作。面对国际恐怖主义挑战,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只有各国密切合作,才能有效打击暴恐犯罪,挤压恐怖主义生存空间,彻底根除恐怖主义危害。中国积极、全方位参与全球治理体系建设,也必将积极推进反恐全球治理,与各国携手建构全球反恐战略体系。

  以对恐怖主义反人类、反文明本质的共识为携手建构全球反恐战略体系的认识基础。虽然不同恐怖组织的思想基础、目标主张、组织形态、行动策略、筹资渠道等不尽相同,但都具有反人类、反文明的共同本质。如果不在这一核心问题上形成共识,而在恐怖组织的其他属性或派生问题上纠缠不休,就会在打击恐怖主义的目标上产生混乱,给某些国家奉行双重标准留下空间。不充分认识恐怖主义反人类、反文明的本质,各国就难以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中进行有效合作。因此,对恐怖主义反人类、反文明的本质特性形成共识,是携手建构全球反恐战略体系的认识基础。

  世界各国无论大小强弱,都应承担反恐全球治理的责任。全球反恐要取得根本成效,仅仅靠个别国家努力难以实现,各国都应在全球反恐统一战线中贡献自己的力量。当今世界,中东、南亚、东南亚、北非、欧洲等许多地区都已成为恐怖袭击的高危区域。应建立广泛的全球反恐统一战线。世界各国无论大小强弱,都应享有平等的反恐权利,承担共同的反恐责任,发挥各自作用。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某些国家在反恐上搞孤立主义、单边主义,不能让某些国家以一己私利为标准,搞一刀切。奉行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国家没有正确处理自身与其他国家在反恐问题上的关系,没有正确处理国内反恐与国际反恐之间的关系,不利于各国合理分担反恐全球治理的责任。

  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利益为引领,共筑人类安全屏障。如果按照一些西方大国的说法,反恐只是个别国家的局部问题,那么,以本国利益为取舍,由个别国家针对特定恐怖活动采取修修补补的做法,并非不可。但现实是,当下恐怖主义已成为全球性、普遍性、系统性难题,超越个别国家的局部利益,因而站在更高层次追求反恐目标就成为世界各国的必然选择。当今时代,没有一个国家能凭一己之力谋求自身绝对安全,或是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安全,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从别国的动荡中收获稳定。正因如此,中国积极主张并倡导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它超越了种族、文化、国家与意识形态的界限,不仅为思考人类未来提供了全新视角、为推动世界和平发展给出了理性行动方案,也为反恐全球治理提供了切实可行的目标定位。

  发挥联合国的主导作用,倡导协商对话、公正合理原则。在反恐全球治理中,应按照“无偏无党,王道荡荡”原则,积极维护国际法治权威。长期以来,一些西方大国在国际关系中居于操纵主导地位,很多小国常常只能看人眼色行事,成为西方大国博弈的“棋子”,在全球治理中难以发挥自主自决作用。当前,恐怖主义反人类、反文明的本质,危害人类共同安全的后果,在全球快速扩散的现实,以及“越反越恐”的局面,都深刻表明全球反恐应建立合理的制度框架和治理规则。全球反恐规则不能由个别国家说了算,全球反恐斗争不能像过去那样被个别大国作为棋子玩弄于股掌之间。尤其要反对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做法后患无穷。应站在人类社会共同安全和利益的高度,以公正合理为原则,维护国际法治权威,确立公平公正的全球反恐治理规则。在联合国的主导下,积极倡导不同国家之间、不同文明之间的协商对话,寻求从源头上根除恐怖主义这一人类公害,为人类社会的昌明进步、繁荣稳定提供有效保障。

  (作者分别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校长、教授,侦查与反恐怖学院副院长、教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08日 07 版)

(责编:黄瑾、谢磊)

推荐阅读

我们的青春如何放飞?——聆听习总书记对青年的那些期待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青年是时代最灵敏的晴雨表,当代青年无疑是幸运的一代,他们将见证“两个百年”的奋斗目标成为现实。在新的时代,我们的青春如何放飞?青年人又该如何在现实的土壤中涵养梦想的种子?【详细】

相关专题
· 人民日报理论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