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理论期刊>>《红旗文稿》>>每期精选

特朗普为何废除“奥巴马医改计划”?

张新宁

2017年02月28日09:43    来源:《红旗文稿》2017/4

   1月20日,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誓就职后,便急不可耐地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第一道行政命令,叫停了“奥巴马医改计划”。那么,什么是“奥巴马医改计划”?特朗普为何急于叫停“奥巴马医改计划”?它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教益?我们应当进行全面的分析。

  一、“奥巴马医改计划”的核心是保障15%美国人的医疗权利

  众所周知,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实行全民健康保险或国家卫生服务制度的国家。美国的人均医疗费用8600美元,是其他发达国家的2倍左右,是个名符其实的“病不起”的国家。这与美国的经济大国地位是不相称的。因而,建立全民医疗保障体系,一直都是美国人的一个梦。

  在“奥巴马医改计划”之前,美国的医保体系主要分以下几类:老年和残障保险制度、医疗补助制度、儿童健康保险制度、联邦雇员福利计划、其他法定医疗保险,如商业保险、军人保险以及一些特殊群体的健康保险制度。据官方资料统计,目前美国有4400万人享受着政府为老年人和残疾人提供的老年和残障保险;有6100万贫困儿童和家庭享受着政府提供的医疗补助;有1.63亿65岁以下的人通过雇佣关系获得了医疗保险;另有1800万人在保险市场上自行购买了医疗保险。然而,在美国还有4600万左右的人缺乏医疗风险保障,他们属于既买不起商业保险又得不到政府资助的人群,就是两头够不着的中低收入阶层。其比例占美国人口的15%以上,其中80%为工薪家庭。盖洛普公司一项调查数据显示,从2008年金融危机到2014年的6年间,买不起医保和不愿购买医保的“无保族”上升了3.7%,超过总人口的1/8。

  2008年,奥巴马在竞选总统时将医疗改革作为其竞选的主要纲领之一。2010年3月,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20票对211票的结果通过“预算协调”议案,这项参众两院最终版本的医改法案将使美国政府在今后10年内投入9400亿美元,把3200万没有保险的美国民众纳入医保体系。媒体报道指出,这一新法案的通过是美国“迈出的一大步”。2015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以6票比3票支持奥巴马总统的医改法案,这被认为是“奥巴马医改的一项重大胜利”。

  二、特朗普叫停“奥巴马医改计划”的目的是维护垄断集团的既得利益

  “奥巴马医改计划”的宏伟目标主要是两个,即所谓的“广覆盖”和“低成本”,最终目的是为美国全民提供“可以负担得起”的医疗保险。但是无论在通过医改方案的过程中还是在推行的过程中都遇到了不可忽视的阻力。自2010年“奥巴马医改计划”获得国会通过之后,共和党人就一直在国会致力于废除该法案,仅表决就进行了几十次,只在2016年成功通过一次,但法案刚送到白宫就遭到奥巴马的否决。而今,民主党人奥巴马刚刚下台,作为共和党人的现任总统特朗普便用行政权力叫停“奥巴马医改计划”,其中的奥秘在于利益集团在背后的较量。

  一是“奥巴马医改计划”破坏了垄断集团的利益。“奥巴马医改计划”要求,国家将通过专门立法,对保险公司的合同行为进行严格约束。按照新的改革方案,保险公司不得因为投保人存在既往病史而拒绝承担赔付责任;不得因为投保人生病而取消其保险计划;不得因为投保人存在既往病史或发生疾病而限制其保障范围等。否则,将被视为违法行为。同时,控制医疗费用,降低医疗成本,既是奥巴马总统医疗改革的重要目标,也是此次医疗改革的重要内容。这些规定,无疑破坏了垄断集团尤其是垄断医疗集团的既得利益,他们便千方百计地阻挠该计划的实施。比如,美国最大的健康保险公司联合健康集团因奥巴马医保计划,2015年第四季度亏损达到2.75亿美元,预计2016年将损失6.5亿美元,因而该公司考虑退出奥巴马医保计划。此外,代表美国1300家私营保险公司的医疗保险协会,在1992—2008年间平均给予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捐款比例为63%和37%,这完全可以左右两党尤其是共和党的行为。在美国医疗保险协会等既得利益集团的压力下,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党致力于废除“奥巴马医改计划”也就不足为奇了。

  二是“奥巴马医改计划”扩大了不同阶级的分化。“奥巴马医改计划”要求,扩大医疗保险的覆盖面。对于那些还没有得到医疗保险保障的人,政府将创建一个新的保险市场,让个人和小企业能够以有竞争力的价格购买医疗保险,而且不会因为失业或转换工作而失去医疗保险。据估计,“奥巴马医改计划”实施后的10年内,总开支将达到1.2万亿美元,这笔费用将通过减少联邦医疗项目开支和对富人增税等方式予以筹集。这不仅要对保险公司、药企、医疗器械商加税,而且要对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个人或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的家庭加税。这等于让富人为穷人埋单,被认为是“劫富济贫”,引起富豪阶层的不满。而对于中产阶级来说,“奥巴马医改计划”要求实现“全民医保”,实质上是“全民必须买保险”,加之医保费用上涨,变相地提高了中产阶级的医保支出。“奥巴马医改计划”将医保费用平均化,意味着大公司的保费上升,这等于让劳动者中的强势集团为弱势群体埋单。美国布鲁金斯学会2016年6月份的一项研究显示,2014年美国中产阶级8.9%的收入用于负担医疗费用,总支出较2007年增加了25%。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民调结果显示,63%的受访者认为医改法案实施将迫使他们增加医保支出,42%的受访者认为在医改法案框架下他们的情况反而变得更糟。这足以表明,为了满足保费补贴需要,政府只能开增新税,加上医保费用上涨,加剧了富豪阶级和中产阶级对医改的反感,扩大了不同阶级之间的分化。

  三是“奥巴马医改计划”加深了两大政党的分裂。数十年来,改革医保体系一直是民主与共和两党歧见最深的议题之一。两党的分裂体现出执政理念的不同,民主党倾向于“大政府”,“奥巴马医改计划”需要创建一个由联邦政府监管的医疗保险市场,出售医疗保险的事情交由政府成立的公共保险机构去完成;而共和党则倾向于“小政府”,主要依赖市场机制去完善医保体系。执政理念的不同,使两党的分裂难以愈合,也使两党在医疗体系改革方面各自拥有大相径庭的方案。

  三、由特朗普叫停“奥巴马医改计划”带来的教益

  2011年9月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美国民众高喊“我们是占总人口99%的那部分人”“反对1%!”在美国,1%的富豪群体掌握的财富相当于底层90%人口的总财富, 其中20名富豪的财富超过了全国一半人口的总财富。这使得美国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程度已经超过地球上所有主要国家。“奥巴马医改计划”的产生、实施以及废除,简单地说就是一部分属于“1%”的资本家,为了缓和阶级冲突和调整生产关系,在不损害基本利益的前提下试图为15%的美国底层民众提供基本医疗保障,最后导致的另一部分“1%”的资本家的反对,使这15%的底层民众再次失去基本医疗保障。我们可以从这个过程中得到以下几点教益。

  第一,垄断资产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难以确保人民的基本权利。恩格斯说,现代国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质上都是资本主义的机器,资本家的国家,理想的总资本家。它越是把更多的生产力据为己有,就越是成为真正的总资本家,越是剥削更多的公民。垄断资产阶级在最大限度追逐剩余价值的同时,还进一步通过同政府进行“个人联合”,即由垄断资产阶级或其代理人担任政府要职,从而控制整个国家机器,使资产阶级政府成为其实行政治统治的工具。作为亿万富翁的大资本家,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获胜后,组建了超级富豪内阁。据《每日邮报》报道,特朗普内阁的资产净值超出了1/3美国人(约1亿人口)的总财富。他的团队大约有300亿美元的总财富,包括六位亿万富翁,其中特别顾问卡尔·伊坎有200亿美元的净资产、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和陆军参谋长文森特·维奥拉的财富已超过15亿美元。关于他组建的亿万富豪内阁引发的争议,特朗普是这样回应的,“我就是需要能赚钱的人!”在这样的由垄断资产阶级领导的政府里,首要的任务便是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民主党警告说,如果废除奥巴马医改,将有数千万美国民众会失去医保,还会带来美国医疗保险业的一次“前所未有”的灾难。即使如此,也改变不了特朗普政府废除“奥巴马医改计划”的决心。可见,在垄断资产阶级占统治地位的国家里,“奥巴马医改计划”想要牺牲中上层阶级的利益去保障下层15%美国人的医疗权利,是不切实际的。

  第二,“自由、民主、平等”等所谓的“普世价值”具有极大的虚伪性。近年来,“自由、民主、平等”被作为超意识形态的“普世价值”进行大肆渲染,一些人认为这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追求,也是人类在长期奋斗中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那么,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真的实现了“自由、民主、平等”了吗?作为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实行全民健康保险或国家卫生服务制度的国家,美国有4600万左右的人缺乏医疗风险保障,大约占人口的15%。置4600万人民的基本医疗权利而不顾,这就是所谓的“自由、民主、平等”吗?特朗普在1月20日的就职演讲中说:“今天我们不仅仅是把权力从一个政府转交给另一个政府,或者从一个政党转交给另一个政党,而是将权力从华府权贵的手中归还给人民。”“真正重要的不是谁在执掌我们的政府,而是我们的政府是否民有。2017年1月20日将再次成为人民变成国家主人的一天。”当他发表完演讲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废除了“奥巴马医改计划”,这是多么滑稽而又讽刺的一幕。列宁曾深刻地指出,资产阶级民主制和封建制度相比,改变了经济奴役形式,为这种奴役做了特别漂亮的装饰,但并没有改变也不能改变这种奴役的实质。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民主制就是雇佣奴隶制。因而,西方国家宣扬的“自由、民主、平等”等所谓的“普世价值”,具有极大的虚伪性。在西方社会现实中,金钱、财富决定一切,决定你的自由度,决定你的社会地位、政治权利,决定你享有的人权水平。“普世价值”的要害是把资本的社会特权视为自然权利,本质是“不平等”。

  第三,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普通民众争取基本权利的斗争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列宁也曾指出,资本主义始终是雇佣奴隶制度,始终是极少数现代奴隶主即地主和资本家奴役千百万工农劳动者的制度。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始终存在着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以及普通民众的尖锐矛盾,美国工人阶级和普通民众始终需要为争取最基本的生活权利而与资产阶级进行斗争。在美国历史上,黑人为争取基本的公民权利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美国妇女为获得教育的平等机会、就业的平等权利以及生育自由和医疗保健权利也进行了多次斗争。就连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初选中的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也愤愤不平:“我们必须告诉超级富豪阶级和1%,在这个极度不平等的社会上,他们不能霸占一切。”在美国医疗体系改革中,几经反复。被称为医疗体系改革“迈出一大步”的“奥巴马医改计划”,刚刚实施两年,即面临被废除的命运。由此可见,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普通民众争取基本权利的斗争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马克思强调,劳动和资本的这种对立一达到极限,就必然成为全部私有财产关系的顶点、最高阶段和灭亡。随着资本主义国家普通民众在一次又一次斗争中不断觉醒,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随着历史的步伐逐步走向没落,资本主义国家普通民众终将获得最后的胜利。正如列宁所说,过程的复杂性和事物本质的被掩盖可以推迟死亡,但不能逃避死亡。

  (本文系2017年度河南省高校科技创新人才〈人文社科类〉支持计划[2017-CX008]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博士后) 

(责编:杨文全、谢磊)

推荐阅读

总书记和新闻工作者在一起   去年的2月19日,是个值得所有媒体人共同记住的重要日子。习近平总书记用一整天的时间,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前往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实地调研,看望慰问一线采编播人员,向全国新闻舆论工作者致以亲切问候,对党的新闻舆论工作提出要求、寄予厚望。【详细】

学习路上|中国领导干部资料库
相关专题
· 《红旗文稿》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