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金砖国家经济合作面临的挑战与前景

徐秀军

2016年11月09日11:27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2016年正值金砖国家合作十周年。十年来,金砖国家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构建了全方位、多层次的合作架构。2016年10月,以“打造有效、包容、共同的解决方案”为主题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八次会晤在印度南部城市果阿举行。五国领导人共同发表《果阿宣言》,并批准《果阿行动计划》,推动金砖国家合作不断走实走深。作为金砖国家合作的重要基础和支柱,经济合作以金砖国家经济伙伴关系为蓝图和纲领,取得了丰硕成果。然而,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国内形势下,金砖国家经济合作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何认识当前的挑战并从中寻找合作机遇和增长点,发挥好经济合作的润滑剂和黏合剂功能,是摆在金砖国家面前的一项重要课题。

金砖国家经济增长呈现新特点

长期以来,金砖国家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领头羊,也是世界经济持续增长和稳定复苏的压舱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2015年金砖国家按市场汇率计算的经济总量达到16.48万亿美元,为2000年的6.1倍;GDP占全球的份额由2000年的8.2%提高至2015年的22.5%。在过去十年中,金砖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约为50%,金砖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量占全球增量的比例达44%。由此可见,金砖国家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不断增加。

近年来,金砖国家在经济增长方面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和变化。一方面,在结构性因素、周期性因素和突发性因素的叠加影响下,并且由于外需的持续低迷,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速总体有所放缓并且依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IMF数据显示,2015年金砖国家按经济总量加权计算的GDP增长率约为4.8%,比金融危机前的2007年下降了6.2个百分点。其中,俄罗斯的经济增速降幅最大,同期下降了12.3个百分点;其次是巴西,同期下降了9.9个百分点;中国、南非和印度同期也分别下降了7.3个、4.1个和2.5个百分点。另一方面,金砖五国的经济增速出现明显分化。得益于人口红利以及有效的经济增长促进政策,印度经济取得了较好的表现,2015年经济增长率达到7.6%。在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2015年为6.9%。在美欧制裁、油价低迷和地缘政治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2015年俄罗斯经济萎缩3.7%,经济增速创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受政局动荡、外需不振以及国内需求严重萎缩等负面因素的影响,2015年巴西经济陷入大幅衰退,经济增速下降3.8%。2015年南非经济温和增长,增速为1.3%。

与此同时,金砖国家的经济运行呈现出诸多亮点。一方面,印度和中国经济仍行进在中高速增长通道。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7%,好于市场预期的6.6%。2016年10月IMF预测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的经济增速为6.6%,比该组织4月的预测数据上调了0.1个百分点。这显示中国经济减速步伐放缓,并表明中国政府的刺激政策在抑制经济下行上的效应开始显现。印度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印度经济同比增长7.5%。尽管这一数据与印度政府年初设定的增长率8%的目标存在差距,但强劲的国家投资将继续支撑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态势,并且薪资增长及税务改革也将成为提振私人投资和消费的有利因素。

另一方面,俄罗斯和巴西经济正在触底反弹,南非经济增长表现也超出预期。俄罗斯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俄罗斯经济同比萎缩1.2%,较上年度有较大改善;第二季度经济同比萎缩幅度进一步缩小至0.6%。为了刺激经济,防止经济继续衰退,俄罗斯央行分别于6月和9月两次下调关键利率各50基点至10.5%。全年经济增速高于上年几无悬念;根据IMF预计,2017年俄罗斯经济增长率将扭负为正,为1.1%。巴西由于服务业与农业部门持续低迷,经济继续呈现衰退趋势,但随着巴西政局的逐步稳定,经济增长表现有望得以改善。IMF预计,2016年巴西经济萎缩3.3%,2017年将达到0.5%。进入2016年,南非经济有所走弱,但形势好于预期。南非统计局数据显示,在2016年第一季度南非GDP环比萎缩1.2%,第二季度环比增长3.3%,高出市场预期的2.7%,同比增长0.6%。

金砖国家经济合作面临诸多挑战

经济增长的放缓与分化增加了金砖国家经济合作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因素。一方面,经济增速总体放缓使其对发达经济体的赶超步伐随之放缓;另一方面,经济增长的分化格局也将使金砖国家的政策目标和措施随之出现分歧。同时,受一些外部因素的影响,金砖国家经济合作面临的挑战日益加大。具体来说,当前金砖国家经济合作的问题与挑战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合作定位与战略考虑不尽相同。为了应对国际政治经济新形势,近年来金砖国家均调整了各自对外经济合作战略规划,并提出了一系列对外经济合作倡议。例如,2013年中国先后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并将其作为中国经济外交的顶层设计。“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金砖五国均涵盖其中。2014年在印度政府换届后,莫迪政府将“季风计划”纳入国家发展战略,规划了一个由印度主导的海洋世界,涵盖东非、阿拉伯半岛,经过伊朗南部到整个南亚,向东则通过马六甲海峡和泰国延伸到整个东南亚地区。2015年1月,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正式启动,计划到2025年实现联盟成员间商品、服务、资金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并最终建立一个类似于欧盟的统一市场。除了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还包括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目前是该联盟的候选国。巴西与南非也致力于推动所在区域的经济一体化。在此背景下,金砖国家合作在各自对外经济战略中的定位也不尽相同。相比而言,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更具包容性,但如何实现金砖国家合作与“一带一路”战略对接还有待探讨。

二是经济合作的优先选项各有侧重。金砖国家的资源禀赋、产业优势和经济体制各不相同,地理分布也较为分散,加之经济增长速度的分化,五国对经济合作的利益诉求存在差异。在合作的议题和领域的选择上,各国政策的优先程度排序因此也不尽相同。在金砖国家中,中国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工业制造能力强,是能源和矿产资源的主要需求国,但产能过剩问题较为突出。印度拥有较为发达的计算机、软件产业,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服务业占其经济总量的一半以上,但在惠及民生方面的产业基础薄弱,资金存在较大缺口。巴西农牧业发达,石化、矿业、钢铁、汽车等产业较为发达,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但政局不稳、财政枯竭和社会矛盾激化制约了经济增长潜力的释放。俄罗斯有强大的航天产业和军事工业,拥有极为丰沛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但经济过度依赖能源资源相关产业。南非的金融、电力、电信、建筑、农业等行业在非洲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严重的贫富分化、教育发展滞后以及长期的高失业率不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为此,在经济合作上,中国一直致力于推进金砖国家产能合作、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货币金融和资源能源领域的合作等。尽管其他金砖国家出于资金和技术等方面的需求,对这些领域的合作都持支持态度,但往往赋予其不同的考虑和安排。例如,巴西和俄罗斯担心金砖国家合作变成能源资源生产国与消费国之间的合作关系,在产能合作上不希望接受他国的淘汰产能;印度与南非十分注重绿色发展,因而对环境标准、创造就业等要求较高。

三是深化传统领域合作的难度加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合作的深入,在贸易、投资和金融等传统经济合作领域继续取得重大突破的难度随之增加。在一些有着共同利益和需求、容易达成共识的议题领域,金砖国家已取得非常重要的进展。例如,在银行合作上,金砖国家进出口银行和开发银行达成《可持续发展合作和联合融资多边协议》,五国还达成《非洲基础设施联合融资多边协议》,以满足非洲大陆基础设施资金方面的巨大需求。在开发性金融合作上,金砖国家成立新开发银行,为金砖国家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可持续发展项目筹措资金。在危机救助上,金砖国家建立初始资金规模为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安排协议,以通过货币互换提供流动性来应对实际及潜在的短期收支失衡压力。尽管金砖国家都处在金融快速发展的阶段,互补合作潜力巨大,但剩下的议题领域往往分歧相对较大、协调也更加困难,要继续取得重大突破,难度无疑会加大。与此同时,外部世界一些新的不利因素正在干扰金砖国家的经济合作进程。一方面,由于一些既得利益国家和国家集团的阻挠,金砖国家在国际经贸合作中的地位和作用难以有效发挥;另一方面,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协定(TTIP)等新的大型排他性经贸协定冲击多边贸易进程从而给金砖国家经贸合作带来负面影响。

多措并举打造经济合作增长点

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成立以来,在挑战中寻求机遇已成为金砖国家经济合作的重要推动力。在新的形势下,为了应对经济合作面临的各种挑战,金砖国家应多措并举打造经济合作新的增长点。具体来说,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加强国家经济发展战略对接。在国内层面,近年来金砖国家都启动了新一轮的改革进程。例如,2013年中国宣布内容涵盖15个领域、60项具体任务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2014年印度新总理莫迪上台后启动了以“经济增长”为目标的大规模经济改革计划,内容包括降低通胀、简化征税、创造就业和招商引资等;巴西、俄罗斯和南非也出台了一系列应对经济下滑刺激经济增长的改革计划和政策措施。在国际层面,金砖国家也相继推出了“一带一路”“季风计划”和“欧亚经济联盟”等区域和跨区域经济合作安排与计划。在这些发展战略规划中,存在很多目标趋同的方面,但也在一定程度和范围上构成竞争,并可能在部分区域和领域发生对立。为此,金砖国家要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和发展战略对接,避免负面溢出效应损害金砖国家经济合作,并通过战略对接,勠力同心,最大限度地寻求各自发展战略的利益契合点,充分挖掘利用经济的互补性,从而发挥战略的聚合效应和规模效应。

二是提升重点领域的合作水平。2015年7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制定了《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并将贸易与投资、制造业与矿产加工、能源、农业合作、科技与创新、金融、互联互通、信息和通信技术等作为金砖国家经济合作的八个重点领域;果阿会晤将这些领域的合作推向了新的高度。这些重点领域的合作既构成金砖国家经济合作的主要内容,也为金砖国家经济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今后,金砖国家要继续秉持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金砖精神,在认真落实《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的过程中创造机遇,不断提升重点领域的合作水平和层次,进一步推动合作取得务实成果。在此基础上,共同开创贸易投资大融合、货币金融大流通、基础设施大联通、人员文化大交流的新局面,并形成优势互补、增长联动的强大合力。

三是把握新兴领域的合作机遇。当今世界,国际经济合作和全球治理方面的新问题和新领域不断涌现。这既给金砖国家经济合作带来了挑战,也为培育新的合作增长点带来机遇。例如,在气候变化与环境治理方面,金砖国家存在相似的立场,政策对话与务实合作空间和潜力巨大。金砖国家共同寻求的气候变化解决方案,并非局限于温室气体减排,同时还涉及融资、能力建设、技术转移及行动和支持的透明度等多个方面。当前,五国在推动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尽快批准和执行《巴黎协定》、推动改善环境质量、促进绿色发展、加强城市环境合作及构建环境智库交流平台与网络等领域都拥有共同利益。在电子商务方面,金砖国家依托《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合作框架》,全面启动电子商务合作,共同促进实现金砖国家一体化大市场。此外,在物联网、新材料、文化创意产业等新兴领域合作同样存在广阔前景。

四是构建开放性的合作平台。尽管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目前只包括五个国家,但金砖合作一直秉持开放性原则。未来,金砖国家可以在开放性建设上再向前迈出重要步伐,通过机制创造创新合作的新动能。一方面,巩固金砖国家对话机制,扩大金砖国家经济合作的辐射圈。2013年以来,金砖国家分别同非洲国家领导人、拉美国家领导人、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国以及同“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成员国领导人举行了对话会,并探讨了双方市场对接以及合作机遇和实现路径。这种“BRICS+N”的开放合作模式的进一步拓展和巩固,将会在更大范围产生联动效应,并为金砖国家经济合作注入新的活力。另一方面,适时推动金砖国家再次扩员,吸收经济有活力、发展有潜力的国家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长远来看,只有适当扩大规模,将小团体做大,金砖国家才能在国际社会发出更有力的声音,并为深化经济合作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大的舞台。

【本文系作者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未来十年金砖国家合作的发展趋势及影响因素研究”(项目编号:15BGJ051)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来源:当代世界)

(责编:万鹏、谢磊)

推荐阅读

习近平谈新闻舆论工作:治国理政、定国安邦的大事   在第十七个中国记者节到来之际,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暨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颁奖会在京举行。习近平会见理事会全体代表和获奖者代表,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做好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营造良好舆论环境,是治国理政、定国安邦的大事。【详细】

人事任免|中国领导干部资料库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