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思想是文化的灵魂——读公方彬教授的著作《大思想》《大战略》

韩庆祥

2016年09月29日09:11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思想是文化的灵魂

  人类文明史上出现过三次大思想时代,又是因为喷涌的大思想,成就了三次文化大繁荣,进而孕育出改变人类生活的三次工业革命。分析其间规律,皆为思想引领文化,文化繁荣为下一次思想突破奠定基础,提供母体或温床。二者相辅相成,互为动因。

  第一次大思想时代是公元前的“轴心时代”,第二次大思想时代是席卷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第三次大思想时代是从第一次工业革命,一直到当下继续发展中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这就是说,因为有了一代代思想家们的大思想,人类文明实现不断跃升,进而有了享用不尽的思想文化和科学技术盛宴。

  我们常讲民族差异,差异在不同民族有不同性格,而不同民族性格生成于不同的文化,为什么会出现文化差异?在于不同文化有不同的开启者。换言之,是不同的大思想家以不同的思想开启文化道路,包括特有的思维方式、思想方法和行为习惯等。

  开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使中西分野。中国的孔孟老庄开启中华文化,由于孔孟的儒家思想发展成为主流和主导,而造就出今天的民族文化个性,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为强悟性,重归纳;而开启西方文明的希腊三圣: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则塑造了西方的文化性格,在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上强逻辑,重演绎等。

  既然我们知道了人类三次思想繁荣期中国只参与了第一次,也知道大国崛起于文化和文明创造,中华民族要再造辉煌,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推动一次思想创造和文化繁荣运动。这就需要呼唤一批思想家和文化大师,以他们创造的能够光耀世界的大思想,把中华民族托举于人类文明的制高点,或前进的引路者的境界。

  公方彬教授在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专著——《大思想》、《大战略》,我先翻阅了《大思想》。公方彬教授的文论以独立思想见长,不断提出一些具有创造性和前瞻性的命题,给人以思想启发的同时,彰显思想者的理论勇气。比如,《大思想》中的核心思想是“新政治观”,因为涉及到党的转型和政治体制改革,所以文章发表时即在国内外引起不小的反响。包括该著作中的另两大命题“核心价值观”和“精神建构”,也都因重大和独到研究,而取得不斐成绩。

  我和方彬教授有很多年的思想交流,其所研究的许多问题原本就是我们共同关注的,比如爱国主义是我们的精神力量之源,但随着时代的变化,内含外延都不同以往。在政治制度对抗时代,爱国的特征和表现形式生动而又鲜明,当欧洲一体化将国界“消灭”,一次公投即分割国家,双重国籍被许多国家接受,尤其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大大改变人们的国家认知,注定爱国主义必须作出新的解读和诠释。正是这样的原因,像《大思想》中提出一系列社会热点焦点问题,如“全球化时代的爱国主义”,自然引起读者共鸣。

  公教授的《大思想》以新政治观、核心价值观和精神建构形成了内在的思想体系,其着力点在于探寻民族跃升的路径和突破口。《大战略》则是将大思想中的理论构想融入国家战略设计,其中“大国领袖”、“大国交往”、“大国治理”、“大国军队”都是战略层面的设计,其核心和主线,仍然是“开创文明”的新政治观,及其在内政外交中的具体体现。

  “开创文明”的新政治观揭示了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是大国崛起的规律,必然是化解当下世界矛盾与冲突的出路。中国要实现和平崛起,就必须跳出“修昔底德陷阱”,所谓:新崛起大国必然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认为自己的领导地位受到挑战时,必然进行遏制,战争不可避免。看一下二战以来,包括冷战结束后的世界,世界仍然不太平,恐怖笼罩欧洲和美国,运筹如幽灵游荡于西亚北非国家。追根寻源,就是世界没有找到避免文化、宗教冲突的路径。

  逻辑推理,只要世界能够“跳出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真正成为“命运共同体”,就会走到“开创文明”的道路上来,因文化和宗教差异造成的误解就会减少,冲突就会化解以致消失。问题是文化的创新是需要思想来引领,在政治决定一切的中国,只有实现政治观的突破,才能找到自我超越的路径和突破口,由此支撑中国崛起于世界,引领世界文明的前进。这也是《大思想》、《大战略》的着力点所在,是思想理论创新所在,自然,也是其意义和价值所在。

  公方彬教授被《人民论坛》评为我国“十大思想人物”之一,他因有思想而影响学术界。

  公教授说,他的下一本著作是《大智慧》,核心还在于政治问题,尤其是围绕“开创文明”的新政治观,讨论党的转型与中华民族的大国道路,这是他探寻新路径的逻辑起点,我们期待着他的新著早日面世。

  (作者为中央党校副教育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编:万鹏、谢磊)
相关专题
· 公方彬专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