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避免历史偏见的有效方法——

尊重真正的“历史真相”

邱方明

2016年08月29日08:47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尊重真正的“历史真相”

历史虚无主义之所以能成为一种思潮,大致有两个原因,一是它迎合了相当一部分人探秘历史细节、寻找所谓“历史真相”的好奇心理,却又不具备大历史观的素养,只好从历史故纸堆里翻检历史碎片,殊不知这种截取历史片段孤立考察历史时点和历史事件的做法并没有再现历史真相;二是围绕时事政治和当下社会关切,从所谓“历史真相”中抽取朦胧证据,搬到现实中附会某一对象或者折射某种观点,以达到挑起是非、形成热点、模糊界限等目的。真正的历史真相,不是从某个时点和某个局部来看,而是从整个历史过程和社会大背景考察,否则,就很容易堕入历史虚无主义的泥潭,还自以为揭秘了“历史真相”。比如说,在对待民族英雄这个问题上,就有不少人(其中不乏学者)标新立异,以历史索引的方法,考察出民族英雄鲜为人知的历史片段和内心世界,放大成为掩盖或者中和其历史功绩和人格精神的负面图像,有意无意地对英雄形象进行抹黑玷污,还自以为考证出“历史真相”而暗自欣喜。例如,袁崇焕是明末抗清的民族英雄,史学界和社会主流都是把袁崇焕作为民族英雄来纪念和敬仰的。但是近年来,一些学者对袁崇焕是民族英雄这一论断提出质疑,说袁崇焕与努尔哈赤私下议款,有通敌卖国之嫌。袁崇焕确曾与努尔哈赤议款,但是议款并不是通敌卖国。事实上,崇祯对议款是赞许的,如果联系到后期李自成农民军迅速壮大,并最终攻陷北京城,此时与后金的议款反而极具战略眼光。更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一方面真正的民族英雄被质疑,另一方面历史的罪人却被纪念。前不久,马步芳公馆在青海西宁开张,引起舆论哗然。尽管迫于社会谴责的压力,有关部门积极回应并承诺整改,但这背后折射的淡化历史、敷衍历史的虚无主义历史观却不是偶然的过错,即便是偶然的过错,也反映了那种对待历史恩怨是非麻木不仁的态度。

究竟如何应对历史虚无主义?考证“历史真相”正是最有效的方法,只是这种考证一定要放在当时的大背景下,对历史事件进行全景性考证,因为很多历史事件从某个时点看与从长远看,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这种全景观的历史考证方法正是唯物史观的体现,以唯物史观来反击唯心史观的历史虚无主义当然是针尖对麦芒的不二法门。

用考证历史真相的方法来增强对历史虚无主义的防御,要注意把握好3个方面。首先,历史真相并不是某个时点的历史真相,而是历史长河中流动的水,只有把历史真相放在历史长河中考察,读出历史的情非得已,这才是更高层次更负责任的历史真相,只有在这个层次上的历史真相,对历史虚无主义才是一剂良药。其次,明白历史真相是为了尊重历史,而不是拿历史做复仇的武器,也不是拿历史做胜者的拥趸,历史就是历史,它不因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历史虚无主义是人为干扰历史、模糊历史、扭曲历史的社会意识,是对历史的偏见和冒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面是历史叙事,实质是意识形态。最后,历史真相虽然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是从历史真相中得到的认识和启发,却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考察历史真相,我们就能够从中思考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培养我们对历史主体和真正历史英雄的思想情感;而站在历史虚无主义的立场考察历史真相,我们除了得出错误的历史观点,还增加了历史的偏见与傲慢,激起现实社会的对立与冲突。

考察历史真相,回到历史现场,不是为了美化什么,也不是为了贬低什么,而是要阐述这样一个道理,不能因为站在今天的立场,就无视历史的某段史实,也不能因为历史的某段史实,就动摇今天的立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人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也不是文化虚无主义者。

(作者为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文化处副处长)

(责编:程宏毅、常雪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