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王石川:官员年龄造假不是小问题

2015年07月07日08:1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官员年龄造假不是小问题

  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党组成员栗智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经查,栗智严重违反纪律,档案造假,向组织隐瞒本人真实年龄;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贿赂;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他人通奸;干扰、妨碍组织审查,转移、藏匿赃款赃物。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7月6日)

  官员年龄造假并非新闻,曾以《中县干部》轰动一时的北大博士冯军旗,在某县挂职两年,担任副乡长、县长助理职务,他谈到,某次与一名科级官员聊天,当问及年龄时,该官员脱口而出:“你问我档案年龄还是真实年龄?”按照档案上的年龄倒推,这名官员9岁就当上了民办教师。(《中国青年报》2011年10月26日)

  媒体报道的类似案例不在少数,如一身是假、一路骗官的石家庄市原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她除了性别是真的,身份、年龄、履历、档案均被查出造假(《新京报》2010年3月3日)。再比如,山西省河津市原住建局局长薛新民,为了入党、升迁,小学毕业却谎称中专毕业,伪造专科学籍档案,谎报本科学历;篡改档案,11次填报不同的出生日期。(新华网2012年7月15日)

  在公共视野中,被查出档案造假或隐瞒真实年龄的官员,似乎多为地市级或县乡级官员,像栗智这种省部级官员并不多见。其原因在于管理混乱且监管不严,官阶较低的官员更易造假;而在官场沉浮和监督过滤中,那些档案造假的官员,很难一路高升——级别越高,所受审核越严,对其档案内容的甄别也就越仔细,一旦发现问题,官员即便仕途不终结,也很难突飞猛进。同时,那些谋求重要位置的官员,面对严格的政审环节,必然权衡个人得失,不敢大肆在档案上做文章。

  栗智为何隐瞒真实年龄以及档案造假,尚需权威部门披露更多细节。不过,参照相关案例不难推断出其造假原因,比如牟取私利。仍以上文中的薛新民为例,他需要年龄大时就改大,需要年龄小时就改小,需要工龄提前时就提前,需要学历高时就改高——全部以个人利益为中心,年龄成了橡皮泥。进而言之,年龄改小,可以晚几年退休,多握几年权柄;年龄改小,也容易被选拔,因为有的地方选拔处级官员、厅级官员都设置了一定的年龄硬杠杠。

  年龄造假,对于普通公民来说,或许只是道德命题;但对于官员尤其是有一定级别的官员而言,此举首先已违反《公务员法》相关规定,也违反了党纪党规。比如,《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就禁止在干部录用、考核、职务晋升、职称评定等工作中,“隐瞒、歪曲事实真相或者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规定为本人或者其他人谋取利益”。

  遏制官员造假,需加大惩处力度,也需强化审核力度,即不论官员官阶高低,都应严格推敲其档案内容。同时,应看到官员档案造假与有人操弄有关,也与审核不严有关。某地专门出台规定,对审核不严或违反规定认定“三龄两历一身份”(“三龄”指年龄、工龄、党龄;“两历”指学历、工作经历;“一身份”指干部身份)的,追究主管负责人及相关人员责任,此举就值得叫好。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万鹏、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