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龙门阵”里听民声

2015年06月03日16:16   

重庆,属于巴文化范围,巴人说话直白易懂,词汇生动形象。在这里,随处可见男女老少“摆龙门阵”,内容天文地理、经济社会,包罗万象。2015年3月下旬,本刊记者来到秀美山城,透过“龙门阵”听百姓心声,看社会新风正气。

“区长为我反映的事开现场会”

李鹏生(大渡口区退休职工):我这个人喜欢管管闲事、主张点正义。2013年,我在业余摄影的时候,看到重百大楼下有个花坛无人管理、破败不堪。因为基层部门职责划分不清,我反映了几次,得不到解决。于是,我就给区长和建委写信,还附了一首打油诗:“轰轰烈烈搞宣传,要想落实很艰难,眼前花坛脏又乱,何时才能见新颜。”写完后,我把信送到区政府。没想到,上午10点才交,中午12点,区政府办公室就给我打电话:“李老师啊,请您下午1点到重百,区长开现场会,解决花坛无人治理的问题。”我去了一看,大渡口区的区长,建委、环卫等五个市局的负责人都在现场,当时就形成了解决方案,第二天按照分工开始治理。区建委还就此专门开展了一次系统整顿风气活动,邀请我到他们机关提意见、做监督。

作为一个老百姓,我原本想的是区长能把信批复一下,交给哪个部门处理就行了,没想到区长为我反映的事亲自召开现场会。前些年,我们党的一些优良传统丢失了,十八大以后,领导干部又把传家宝重新找回来了。现在,领导干部能够紧密联系群众,注重解决民生问题,我感觉这里的生活相当不错!

“现在的领导不再高高在上”

王晓露(社会组织联心公益负责人):我从事的是联心公益社会组织,主要致力于在社区开展青少年教育。前些年,我在政府机关做临聘工作,对比前后经历,我深刻地感觉到,这两年党风政风大大转变,社会组织如沐春风。社会组织由于各方面缺少资源,起步非常难,特别是跟政府部门打交道的时候,工作人员总是一脸烦躁的样子,语气也很生硬,让我从心里犯难。2013年,我收到一份惊喜,新山街道办公室来了一个电话,找我合作在社区开展项目。要知道,以前都是我求着政府部门求政策、要优惠,政府主动上门的事从来没有过。

两年多来,我们跟宣传部、团市委等多个部门打交道,合作都很愉快,每次有什么活动,他们都会跟我们商量,共同策划,而不是下命令、分指标。在活动过程中,相关部门的领导都会定期向我了解居民有什么需求?项目有哪些困难?需要政府做什么……我感觉现在的领导不再高高在上、无法亲近。来自政府的支持成了联心公益的第一桶金,业务也从一个社区逐步发展到更多社区。我们在良好的环境中尽力尽责地工作,发挥了政府和居民之间“软化剂”的作用,将老百姓的诉求及时有效地反映给政府,将政府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打通。

“到政府办事不再‘水很深’了”

杨奎(新一社区微型少年宫负责人):我经营着几家小的教育机构。几次办证经历,我切实体会到了政府办事流程的简化、效率的提高。早几年我第一次办证的时候,用了半个月,工商、税务、教委等好多部门,每个部门又有好多手续,折腾下来让人精疲力尽。特别是在税务方面,都是专管员说了算,如果平时没有跟他“沟通”好,碰上问题,他就会说,你这个问题很难啊,要多少时间、多少手续才能办结。好几次我都被搞得几乎要关门了。所以,市场上才有那么多的代办机构,一次性交千把块钱,他们为你搞定所有手续。十八大以后,这种问题逐渐不难了。今年年初,我去工商办手续,十几分钟办妥,十分快捷。现在,到政府办事不再“水很深”了,程序都很明确、规则也很细化,只要符合条件就能顺利办理,不符合条件的,办事人员会给你解释、帮你想办法。

“政府部门居然坦诚地认错了”

徐琼(古渡社区干部):我是一名公务员,但是我在找政府部门办事的时候也会觉得很麻烦。大家可能都知道,公务员有一套“官话”,你要他解决问题的时候,他就会说:“我们研究一下”,“我给领导汇报一下”,“这个不是我能说了算的”,然后就悬而不决了。我也经常碰这样的软钉子,很难受。2012年初,我买了房子,想提取公积金,可是听别人说手续跑起来很麻烦,我就放弃了。2014年,家里急需用钱,我不得不大着脑袋去处理公积金这个事。去之前,我把有关的法律规定进行了研究,因为我觉得办事人员肯定会用各种理由刁难我。结果,我打电话咨询的时候,对方态度非常好,首先他承认了有关规定不合理、不完善的地方,对给我造成的麻烦表示歉意,然后积极为我想办法。根据他的建议,我只跑了一次就顺利地办完了手续,15个工作日之内,钱就到卡上了。这次经历让我感到很意外,政府部门居然坦诚地认错了,并且态度和蔼,想方设法给居民解决问题。作为一名重庆市民,我真的感到很高兴!

“宣传部帮我们做‘广告’”

李然(南岸区某咖啡店员工):一年多来,我们通过开展“梦想沙龙”活动,借助宣传部提供的平台,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开店之初,怎么创建品牌、吸引顾客是我们最头疼的问题。通过加入“梦想沙龙”,我们不仅找到了生存之道,更提升了门店的文化品位。每个月月初,我们将当月的沙龙活动计划报给区宣传部,他们将全区的活动信息汇总以后,发布在南岸网、南岸APP、南岸报、南岸电视台等媒体上。个别精彩的活动,还能登到市一级的媒体上,这等于宣传部帮我做“广告”。现在,店里人气比以前旺了很多,营业收入也有了很大提高。另外,我们这里还是区图书馆在社区设立的分馆之一,居民可以通过我们方便地借阅图书。我们也利用这一资源,定期不定期地开展读书分享会。以前,我们这些商户都躲着政府人员,现在感觉他们不那么硬了,沟通也容易了,我们愿意亲近他们。

“一个窗口办完所有业务”

李峰(南坪街道公共服务中心工作人员):2013年,为了方便居民办事,我们南坪街道成立了公共服务中心,在这里居民可以一次性把社保、医保、低保、计划生育、城镇就业等手续办完。运行一段时间后,为了方便群众,我们又调整了工作时间,工作日的中午和周六日上午也办公。以前,18个窗口分门别类办理不同业务,经常出现某项业务排长队,而其他窗口无人办业务的情况。为了进一步方便居民,公共服务中心提出,每个办事员都要会办所有的业务,群众来到这里,一个窗口办完所有业务。

“我们不是‘电老虎’

而是‘电保姆’”

丁可(南岸供电分公司员工):一说起电力企业,人们就都喊“电老虎”,我感觉很冤枉。我自己和身边同事的工作表明,我们不是“电老虎”而是“电保姆”。以前,作为垄断行业的电力企业可能确实存在人们说的这样那样的问题。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以来,我们营业厅特别重视服务质量的提升。之前,营业大厅里虽然一直放着群众意见箱,但形同虚设,不起作用。现在,值班长每天都要开箱验看,将意见按照类别分配到对口部门,要求及时进行答复。对于前来办理业务的客户,除了大堂经理进行引导外,我们还实行“首问负责制”,即客户进门后被问询的第一个工作人员,要在各个环节对客户负责,直到问题圆满解决。类似的工作改进还有“一柜通”“业务进社区”等等。收受礼品、吃拿卡要的行为被严厉禁止,几乎没有人敢冒着断送职业前程的风险顶风作案。

“我有群众的‘百口’撑腰”

杨陈(北碚区交巡警支队民警):作为交巡警,工作中免不了要给驾驶员开罚单,因此别人骂娘也是常有的事。以前,碰上一些不理智的驾驶员,我是“百口莫辩”,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有群众的“百口”撑腰。去年夏天,我在处理一个酒驾导致事故的时候,遇到了当事人极度不配合的情况。当事人为了逃避处罚试图逃跑,我们拦截过程中与他发生了肢体冲突。他一看围观群众很多,就大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当时我们也有点发愁,这种事情向来很棘手。没想到,周围的群众站出来说话了,“是你先打人的!”“警察同志我们给你作证!”“都酒驾撞人了,还不老实!”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为我们说话,让我很感动。

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居民逐渐养成文明驾驶习惯;另一方面,也和我们几年以来坚持不懈地转作风、提升执法水平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改变之前以罚代管的做法,以宣传和教育为主。群众对我们执法有异议的,我们在守住法律底线的同时,充分考虑到他们的需求和难处,给予方便。我们将执法当做是为民服务的手段,人民警察的形象有了很大的改观。

“我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吴琳(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讲解员):我要感谢政府解决了单位多年以来的体制性问题。以前我们单位是卫生系统的干部疗养院,2005年转型成为博物馆,但是到底是卫生系统还是文博系统,一直理不清楚。转型不彻底带来的是多方面问题,最后连工资发放都成问题,双职工家庭吃不起饭,职工不断上访。最近,在事业单位改革中,我们划归南岸区政府,定位公益一类,整个单位的架构理顺了,发展模式明确了,工资待遇也有了保障。有了政府的财政支持,员工情绪稳定下来,单位就可以发挥公益教育作用。专项资金的投入,也让文物的抢救修复、维护展览等工作正常运转起来。同事们都说,十八大以来的改革,我们是最大的受益者。现在,我们已经成为重庆的一张城市名片,很多海外、港澳台胞来到重庆后,一定要来抗战博物馆看看。

“机关的风气变得好多了”

侯相红(北碚区天生街道干部):执行八项规定以来,机关的风气变得好多了,我把风气的变化总结为几多几少:莅临检查少了,深入基层多了;接待应酬少了,工作探讨多了;文件报告少了,与群众面对面多了;低效率加班少了,与家人相处时间多了。这样的新常态,我们女性干部特别欢迎,我们的孩子也很高兴,因为见到妈妈的时间更多了。“减负”以后,基层公务员有了更大的精力投入到为老百姓办实事中去,大家都反映机关现在是“门好进、脸好看、事好办”。还有一个人情新常态是“红包少了,感情多了”。我们街道一百多人,年轻人占了很大比例,结婚的、孩子满月的等等,有时候我一个月要包好几个红包,荷包出血不说,牵扯很大的精力。现在提倡节俭办事,大家都是小范围地宴请至亲好友,没有人再大操大办。最后就是“攀比少了,学习氛围多了”。以前上班时间有网购、打游戏、不在岗等现象,现在工作稍有空暇,大家都抓紧时间看书学习。

“快速维权反应队自我加压”

石莹(南岸区工商分局工作人员):十八大以后,变化主要体现在工作观念上的提档升级。以前,我们的工作倾向于“民不告官不究”,只有消费者受到了侵害,并且有充足的证据,我们才受理。现在我们的执法工作更加积极,针对市场上存在的可能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商品、服务,我们会抓住线索,一查到底。市工商局还成立了12315快速维权反应队,打击违法行为。按照快速维权反应队的工作要求,在接到投诉电话后,工作人员在20分钟内赶到现场,当天解决问题,复杂的案件在3到5个工作日内解决。而按照国家的法律规定,7个工作日给予答复、90日内给出处理结果即可。这完全是快速维权反应队自我加压。近几年发生在巴南的几起家具订购类的团体纠纷,都是由快速反应队协调多部门解决的,避免了群体性事件的发生。

“执法环境更加人性化”

程东亮(北碚区公安分局民警):十八大以后,党风政风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是也有群众担心,说以前权力部门和企业是勾肩搭背,现在没有红包拿了,会不会成了背对背——不办事、懒政、惰政。针对现在社会情况复杂多变的特点,我们分局确立了“警情跟着民意走”的工作方针,老百姓痛恨什么,我们就打击什么,迫切需要我们解决什么,我们就服务什么。不仅要破大案命案,还要关心小案轻案,比如说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和幸福感的扒窃、偷盗、诈骗等,我们都要进行治理。社区民警一周至少有三天半要下到社区,进一步拉近了警民之间的关系。

在接到110报警后的处理方式上,我们也做了调整。以前碰上刑事案件,派出所民警会等待刑警现场勘查人员到位以后才赶赴现场,这是出于工作流程的考虑,但给老百姓带来极大的不便。现在,我们强调第一时间到现场,及时对报案人员进行帮助和安抚,执法环境更加人性化。

“人民政府人民做主”

钱立(北碚区蔡家岗镇干部):以前有的村干部干工作基本靠吼,碰上做不通的工作,就是一拍桌子二瞪眼,大嗓门压服你。但是现在那样的工作方法不灵了。十八大以来,我们镇上开展了“三双工程”——双述、双评、双督,村干部不仅给上级述职,还到村里给老百姓述职,每月进行一次。我参加过一个村的述职,看到现场的“火药味”非常浓,哪个干部的工作不到位,哪个问题反映了得不到解决,哪项群众利益没有维护好,老百姓都直接提出来。有个村支书在会后跟我说,当时在台上被质询的时候,他真想打个洞赶紧钻到地里面去。当前,征地拆迁是农村的第一大问题,以前村干部在测量土地、住房面积时有“弹簧尺”、“优亲厚友尺”,现在全部没有了。通过信息公开,实现了“阳光征地”,大大缓解了征地过程中的矛盾。人民政府人民做主,现在群众对党员干部的监督多了,这说明群众不再把我们当成“你们政府”,而是看成了“我们的政府”。(本刊记者 常武显 李惠男)

(本期《百姓观“风”》与重庆市政研会合办) 

来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杂志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责编:朱书缘、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