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习李新政暖人心——广场舞大妈的心里话

2015年03月02日14:28   

中国大妈,因为2013年抄底黄金而在国际市场上一举成名。

广场舞,由人民群众创造,因民族、地域、群体的不同而形式各异,堪称舞蹈艺术中最大的一个门类。

当大妈爱上广场舞,她们热情欢愉的身影占据了中国每一个城市的街边巷尾,她们甚至还走出国门,“征服”了巴黎卢浮宫、莫斯科红场、纽约时代广场……

广场舞大妈平日里不仅关心茶米油盐的价格涨跌,国际国内的时局走势也牵动着她们的神经,社会的分毫变化都写在她们的脸上。心中无烦恼,眉头才舒展;生活有乐事,脸上笑开颜。在广东一些地方,大妈们在城市街心广场、乡村文化中心跳起广场舞,社情民意都映在了她们灿烂的笑容中。

中央领导很亲民

总书记来,我还以为是检查卫生的

2012年12月,担任总书记不久的习近平把视察的第一站选在了广东、选在了深圳、选在了莲花山公园。在小平同志南方谈话20周年之际,习总书记在中国改革的最前沿表达了要“做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的坚定决心。

相比如今的新常态,那时候,领导人轻车简从还是新鲜事,群众“围观”中央领导还没有经验。在佛山市顺德区黄龙村,记者随村支书林文钜走访了当年总书记慰问的贫困户张锡尧家。如今,张锡尧一家在村委的帮助下住进了新建的房子里,原先的旧房改造为“顺德区党员教育基地”。“顺德区党员教育基地”东侧20米,一位大嫂和女儿正在临街的屋里组装螺丝螺母。“总书记来的时候我就在屋里,看见几个干部模样的人从门前走过,我还以为是检查卫生的。等都走了才知道,原来是总书记来了。”这位大嫂遗憾地对记者说:“我们村经常有上级领导来检查,我哪能想到总书记也会来?”

如今的黄龙村乡风文明、村容整洁。林文钜告诉记者:“原来我们村遍地臭水沟、村民经常赌博、闹事,现在村容村貌有了很大的改观,村民的素质也得到整体提升,这得益于村集体经济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临走时,总书记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好干,把村里的事情搞上去。到现在我还能感到从总书记手掌上传过来的坚实力量!”林文钜用自豪的语气向记者表达他的责任担当。

我和总理握了两次手

年轻的城市不会睡懒觉。深圳莲花山公园的早晨,给人一种清爽自由的文化气息。一大早,记者沿着山麓密林间的人行道向山顶攀登,路上晨练的人们成群结对。在山顶广场中央,小平同志的雕像深情地凝望着东方之珠——香港。广场周围,一群大妈正在跳广场舞。

叶和川,家住莲花山街道紫荆社区,是社区离退休党支部书记,也是片区艺术团的团长。她说:“我一生当中有两次落过激动的眼泪,第一次是当红小兵时,在天安门广场上远远地看到了毛主席,第二次就是1月5日,在莲花山面对面地看到了李克强总理。他一直笑眯眯的,我们所有人都兴奋地喊着‘总理好!’‘总理辛苦了!’总理就和我们一一握手。”

吴立红那天约了几个姐妹出来锻炼,突然看见几个人往山上跑,一问才知道总理来了,于是她们也跟着往上跑。到山顶一看,有武警战士已经在小平塑像前准备花篮。“9点左右,总理果然来了。大家很激动,都拿出手机来拍照。”吴立红回家后将自己的奇遇讲给女儿女婿:“我今天见到总理了,还跟总理握了两次手。总理讲话说了,深圳是改革的前沿阵地,改革有经验,一定要鼓足干劲,第二次改革的浪潮不要停下来,要继续往前。”吴立红觉得,总理发出继续改革的号召很振奋人心。

“是不是想改?”“想,非常想。”“好,既然大家都想改,我们政府就推动它尽快改掉。”1月6日,李克强总理在广州白云区永泰经济联社考察危旧房改造时,反复征询当地居民意见。“不怕改善少,就怕不改善”,这句写在旧厂房墙上的标语不仅是村民的心愿,更是政府的自我鞭策。回忆起总理观看永泰村旧城改造规划设计,党总支书记黄锡华说:“一握手,我就感到总理精力充沛、手很有力量。谈话中,总理对基层的事情问得很细、很在行,让我这个十几年的村干部都很敬佩。”

盼望中央领导保重身体

小扩音器里传来欢快的歌声:“生意都要讲诚信,作孽都会有报应。食品安全吃的放心,贷款十年就能还清。人民币很坚挺,老百姓腰板很硬。社会相对很公平,不管是明星还是农民兵。这就是我的中国梦,它很小也很普通。不求变成龙和凤,我只想活在幸福中……”随着歌声,佛山市禅城区塔坡社区的法治广场上,秋韵舞蹈队的大妈们跳起了舞蹈《点赞我的中国梦》。马老师是秋韵舞蹈队的教练,她们的《点赞我的中国梦》跳到了区里、跳到了市里。她说:“我希望这一届中央领导不要太累,要好好保重身体。他们好,国家就会好。”

公务员变成“服务员”

如果有人问,这里的干部怎么样?不摆金杯、不摆银杯,听听这里老百姓的口碑。

反腐让利于民

“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荔枝湾是“羊城新八景”之一,也是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在大戏台对面,蒋光鼐故居前面的广场上,荔湖歌舞队跳完一曲扇子舞,又要拉着记者一起跳“小苹果”。陈翠玲是歌舞队的队员,她告诉记者:“我不仅爱跳,也爱唱。我经常和队员去KTV唱歌。要在以前想都不要想,那时候都是官员、商人包场,一个人唱,好几个人陪着,把价格抬得离谱的不得了。而现在只要几十块钱就能唱尽兴,还有免费的自助餐吃。反腐把利益转移到老百姓这里了。”陈翠玲说出了所有人的共同感受。周晓婉在老年大学学唱歌八年,还学会葫芦丝和曼陀铃,她说:“现在吃早茶都不一样了,饭店门口公车、豪车不见了。餐桌旁都是夫妻啊、婆媳啊,一看就是家里人,很轻松、很温馨。”

现在办事感觉很爽

今年62岁的蓝力,自己开办了一家影视公司。年龄大了以后逐渐将精力投入到昌华街道的快乐欢歌艺术团当中。讲起社会风气的变化,她深有感触:“现在办事感觉很爽!从心里、从骨头里觉得爽。以前出去拍戏,到处感觉是黏黏的。每个环节、每个人需要打点,而且得陪着笑脸。这次拍戏,作为制片人,我谁也不认识,背着个背囊就出发,找到当地的镇长,一说就OK了,50万整个戏就拍了下来,很爽利。现在到处是清风,我相信邪不压正,我对未来很有信心。”

反腐让中国有了大国的底气

戴久成是珠海市一中的退休教师,他对这一届政府赞不绝口:“主席、总理都是从基层来,知道问题症结所在,所以出的招很准,‘管住嘴’一下就抓住了要害,扭转了风气。狠治腐败,让中国有了与大国身份相符的底气。”他还给政府出主意:“要将这种势头保持下去,就要依靠群众的力量。以前广州有个区伯专门监督公车,要让每个人都是区伯,不愁作风不改。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党群关系鱼水情深,而不是油水分层。”

“一门式”服务省事更省心

潘文恩今年64岁,退休前是铁路系统工会的一名干部,她对现在广州地区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和亲民方式十分满意:“以前到政府办事,‘去这边、到那边’被支应得晕头转向,现在‘跟我来’让人心里踏实;以前‘明天来,后天再来’让人一次次跑断腿,现在上门第一次就能搞清楚所有的流程和需要的材料,最多两次就办妥。”现在,广东各地以社区事务受理中心为基础,为市民提供尽可能周到的“一门式”窗口服务——从跑多个部门,走多个流程简化为在一个中心或窗口,简化流程,简洁办事。

新常态下有了新状态

易凯华、文纬红是佛山魅力印象舞蹈队的成员,年近花甲却显得十分年轻靓丽,她们养生的秘诀就是积极锻炼、保持好的心态。易凯华说:“过去说公务员的工作状态是,一杯茶、一份报纸、一整天。我对我们这里的干部有新解:到单位,一张报纸迅速了解新闻大事、民情动态;一个茶包开水一冲往桌上一放就干工作;马不停蹄一整天,或是到社区走访,或是接待群众,或是处理公文;直到下班时候回到座位上喝完早晨的那杯茶,现在这里的公务员都适应了新的工作常态,保持了为民服务的良好状态。”

街道不再是“二政府”

《佛山日报》已经连续两年组织佛山市广场舞大赛,记者刘海波作为组织者深有感触:“八项规定以来,官员的思想和作风有了很大改变。街道和社区不再是以前的‘二政府’,投入更多的精力来为居民服务,在广场舞大赛举办过程中,各个社区为参赛队伍尽心竭力解决后顾之忧,大爷大妈们跳得开心、对他们赞不绝口。”作为记者,刘海波见多识广,他介绍说,过去的2014年是佛山社会基层治理的历史性一年,直接联系群众制度、高明户籍改革、三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发证试点、社区网格化管理、全面推进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都成为佛山推动社会基层治理改革的重要抓手,推动佛山从“社会管理”到“社会治理”转变。

政府的服务意识提高了

行政程序的简化、效率的提高也让企业得到了实惠。双飞人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俊也特别高兴,因为总理在广东期间走访了双飞人大厦,更因为企业产品销售不断走强。他说:“近年来,我们公司销售收入的不断增加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加大。以前,无论是司法还是行政,周期都太长,而且政策有很多空白,企业只有自己维权,成立打假部门,结果是费力不见效。现在,无论是去法院申请禁止令,还是裁决的形成,时间都很短,以前半年一年的程序,现在一个月就能走完。”

社会更加包容和谐

广东是一个移民大省,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汇集到这里;广东是开放的窗口,中国和世界在这里亲密接触。包容、公平、宜居是所有人对这里的称赞。

港澳朋友也羡慕

深圳和香港咫尺相隔,这里的人们对两种制度下普通人生活状态有着最灵敏的感受。王聚国从河北来到深圳,她是广场舞的忠实爱好者,谈到当前的反腐,她举双手赞成:“现在的反腐、八项规定很重要。老百姓出门总要看天刮不刮风、下不下雨,对于国家的整个大气候又怎么会不关心呢。蛀虫不打树要倒。腐败分子不消灭,我们以后退休金都拿不到。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和谐了。我在香港和澳门都有亲戚朋友,他们十分羡慕我现在的生活,每天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留洋的儿女要回来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近年来,这里的整体法治意识不断增强、社会治理不断完善、生活水准不断提高,在国际上的吸引力也不断加大。广州永泰经济联社的罗燕银有一个女儿在英国读书,儿子在新加坡读书。当时两个孩子离开小山村,都有移民的打算。近年来,每次通话,罗燕银都告诉他们家里的新变化。这次总理来过之后,儿子从互联网上看到了消息,他打电话说:“毕业后一定要回老家发展。”女儿也有类似的打算。

实事做到居民心坎上

李克玉2003年搬到珠海市香洲区前山街道,是海纳百川舞蹈队的一员,她告诉记者:“我和李克强总理名字只差一个字,他管国家大事,我看生活小事。我们街道干部对居民饲养宠物的引导和管理也十分成功。每年免费给宠物打疫苗,让居民心服口服;反复劝导,让居民自觉地把狗看好,主动清理狗屎。街道干部管的大都是婆婆妈妈的事情,但从不讲大话、空话,真的把实事做到了居民心坎上,我们很感谢他们!”

从“我母鸡”到有归属感

汤阿姨家住珠海市香洲区前山街道春晖社区,10年前跟随儿子来到珠海,经历了从被排斥到和谐融入的过程。她说:“我以前对这里没有什么好印象,不想留在这里。刚来的时候语言不通,在路上一问路,当地人就说‘我母鸡啊。’后来我明白,人家说不知道,实际上不想告诉你。这几年,珠海变化很大,社区治理、人文环境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街道提供活动场地,把老年人组织起来搞各种文体活动,逢年过节到家慰问。社区每天中午还提供午餐。根据不同年龄,每月给高龄居民发给‘老人金’。现在我的户口也落在了珠海,各方面都很方便了,但是有一些老人也是过来照顾子女,由于户口没有迁过来,看病不能在珠海享受医保,我希望将来政府能够全国统筹,方便他们。”(本刊记者 常武显 李惠男)

(本期策划与广东省政研会合办)

来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杂志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责编:朱书缘、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