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连载·《摆脱贫困》

《摆脱贫困》·跋

习近平

2014年10月16日10:20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摆脱贫困》 习近平著

福建人民出版社 

我在闽东地区工作了两年,虽也与闽东全体干部、群众一起,付诸相当努力,然而我心难安。对脱贫事业这个需要几代人努力的浩大工程来说,我的努力毕竟时者甚短,功者甚微。项南同志在序中说对闽东地区的“具体帮助很不够”,“总觉得欠了账”,这是老书记的谦逊之词。而我在闽东的改革开放之志未酬,“欠账”之感确常系于心,难以释怀。

今天所以敢于不揣浅见将在闽东的讲话、文章公之于世,多少是一点还账的意思。

改革正当盛时,变化极其剧烈,讲话的鲜见留下录音,著文的常以笔名应世,忐忑于来朝示人以不智。诚然,对于在改革开放中一切可能大改其观的未来,我们今天讲的话、著的文、做的事绝不会十全十美,但历史毕竟是历史,我们完全可以了无遗憾。

我也明知白驹过隙,逝者如斯,又值改革开放的大潮汹涌,我们必须以审视的眼光看待不适应我们获得更快发展的一切并对其进行改革。未来可能讲更有意思的话,著更其完美的文,做更其壮丽的事业,但今天只是今天,未来也只是今天的未来。在这本书中,我只提供一份我在闽东实践、思考的记录,这对于闽东脱贫事业和其他事业之宏伟大厦或可成为一石一木,对于后来者或许也有些微意义——若留下探索,后人总结;若留下经验,后人咀嚼;若留下教训,后人借鉴;若留下失误,后人避免。我亦断定此书会被人遗忘。遗忘乃是大好事,足以证明我们前进得很快。

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有些方面落伍了。落伍原因历史学家们可以慢慢探究;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励精图治,发愤图强,以中国的繁荣昌盛为己任,尽短时间使整个国家“脱贫”,尽短时间使中国立于发达国家之林,才是更为紧迫、更为切实的思想和行动。

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唯有全民把经济建设当作最大的政治!

收集在这本书里的29篇,12万字,论及的问题方方面面,主旨只有一个,即经济建设。早在十年前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即提出:要把全党的工作中心转到经济建设上来。然而,风风雨雨、冷冷热热、进进退退、寻寻觅觅,许多人对经济建设就是最大的政治这一点始终欠缺理解,脑子始终转不过来。而实践则不断给予明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只有在生产力的解放中,在国力的快速增强中,在人民生活的极大改善中,在与外部世界日益广泛的交往中才能得以最充分体现。中国的成功点,恰在于我们重视经济建设的话说得早,事做得快,业立得牢。试看今日之域中,中国之所以成为地位稳靠、说话响亮的重要国家,正在于她坚持改革开放,获得了世人瞩目的经济发展。

社会主义是前无古人的事业,一代又一代人探索,失误乃至失败,再探索,直至成功,循环往复,乃至无穷,这是无可指摘的必由之路。

邓小平同志今年的南巡,说过这样的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就是相信毛主席讲的实事求是。过去我们打仗靠这个,现在搞建设、搞改革也靠这个。我们讲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其实马克思主义并不玄奥。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的东西,很朴实的道理。

邓小平同志还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

我是崇尚行动的。实践高于认识的地方正在于它是行动。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不担心说错什么,只是担心“意识贫困”,没有更加大胆的改革开放的新意;也不担心做错什么,只是担心“思路贫困”,没有更有力度的改革开放的举措。

两年前,我离开闽东到福州赴任时,人民日报恰有一篇报道:闽东脱离贫困线。有友人欣喜打电话告我此讯。我却没有丝毫轻松之感。我深知,相距于我们的理想,相距于我们的目标,相距于真正意义上的“脱贫”,“脱离贫困线”只能说是起步;同时,我也坚信,“亿万千百十,皆起于一”,闽东跨越了这一条“贫困线”,若能继续卧薪尝胆,矢志如初,再接再厉,奋斗不息,必能彻底摆脱贫困。

全书的题目叫做“摆脱贫困”,其意义首先在于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只有首先“摆脱”了我们头脑中的“贫困”,才能使我们所主管的区域“摆脱贫困”,才能使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摆脱贫困”,走上繁荣富裕之路。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