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程竹汝:要从战略上重视实现中共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几个条件

2013年12月30日13:44   

在中国社会转型的历史进程中,意识形态领导权是一个需要破解的重大理论和实践命题。概而言之,习近平同志的8?19讲话就是围绕新形势下如何充分实现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领导权展开的。讲话对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的强调,对“两个巩固”的目标定位,其基本诉求就是充分实现中共意识形态领导权。毋庸讳言,一段时期以来,中共的意识形态领导权面临着较为复杂、严峻的局面。首先,深刻的社会转型“带来的社会焦点问题的改变使观念和意识形态‘碎片化’” 。其次,全球化及其“文化帝国主义”威胁着我国的意识形态安全。在文化上处于比较优势的西方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历来就是它们维持其霸权地位所必须实施的战略。其三,网络信息和大众传媒的深度扩展影响着中共意识形态的领导力。其四,公共伦理现实与主导意识形态的差距常常造成意识形态领导权的无力感。面对这种局面,实现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领导权,必须从战略上充分认识和重视意识形态工作的若干规律。

一、应理直气壮地坚持中共意识形态领导权

事实上,意识形态领导权构成了现代国家权力结构的基本方面,它绝不为社会主义中国所独有。如果说传统国家主要靠组织起来的强力来支持和维系的话,那么,现代国家则更多的要依靠非强制的意识形态说服和灌输,使社会大众自觉地认同、甚至赞同现实的政治秩序。现代政治秩序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意识形态领导权所营造的解释合法性基础上的。对这一点认识上一定要清楚。理论上,国家的权力结构可以进行多种划分,但在较高或较抽象的层次上,现代国家权力可分为政治统治权和意识形态领导权。后者意味着国家权力在观念领域开始走向社会化,市民社会及其精神生产成为国家权力的重要构成部分。今天,通过电视、报纸、广播、网络等大众传媒和政党、学校、教会、工会、文化机构等社会团体,对整个社会进行意识形态的说服和“同构”,已成为国家权力的常态和获得支持的关键。现代社会条件下,“掌握文化领导权、意识形态领导权已成为掌握政治经济领导权的先决条件,如果领导权不首先是文化的、伦理的、并从而是政治的,那么它也不可能是经济的。” 而一旦统治阶级未能发挥好、甚至失去了意识形态领导权,那就意味着国家政治危机的到来。

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但同时又是领导党。前者是一个党政关系的范畴,而后者则是一个党与社会关系的范畴。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社会的领导,其核心就是意识形态的领导。在中文语境中,所谓领导即带领和引导之意。领者,带路也,导者,指引、启发也。因此,在规范的意义上,所谓领导权强调的是引起服从的非强制性影响力,这是最适合意识形态领导权本意的。所谓意识形态领导权,是指主导意识形态通过各种非强制影响力获得社会大众的认可、赞同从而具有主流意识形态的地位。它并非某些权威人物或机构所具有的权力。在本质上,这样的意识形态领导权与思想自由是一致的。意识形态领导权作用的对象在于人的思想,而人的思想在本质上是自由的,即人的思想在根本上是不可能被强制或统治的,但同时人的思想又是可以且需要被引导、启发的。思想自由与思想强制不相容,而与思想领导则是相容的。

二、应充分认识和重视精神生产者群体在意识形态工作中的主体地位和作用

与物质生产一样,精神生产也是由具体的生产者完成的。意识形态理论的开创者葛兰西强调“有机知识分子”在实现意识形态领导权中的作用。所谓“有机”强调的是社会与国家、民众与政府的有机联系。能够在观念传播上发挥这种联系作用的知识分子就是“有机知识分子”。因此,如何发挥我国广大知识分子的这种纽带作用,是实现中共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关键所在。在党、传媒、知识分子三者的关系中,作为精神生产者的知识分子对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实现更为关键。就此而言,意识形态工作,很大程度上就是知识分子工作。重要的是必须实现党的知识分子与社会的知识分子双重角色的统一。像党是中国社会的一部分一样,党的知识分子也是社会的一部分,来自社会,服务于社会。他们应当是党与社会整体的有机连接点。

三、一定要学会和善于用意识形态的独特方式解决意识形态问题

思想领域的问题只能用思想的方法来解决。习惯于、偏好于用统治权的方式是违背客观规律的,最终也是有害的。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实现方式是说服引导之软实力。将统治权与领导权进行理论区分,是以现代国家权力的现实为客观基础的。意识形态领导权的非强制性质决定了它发挥作用的方式只能是说服吸引之软实力。首先,意识形态领导权是一种“软实力”。软实力是相对于硬实力而言的,与硬实力发挥作用的方式主要是靠强制不同,软实力发挥作用的方式则主要靠说服、吸引、感召等影响力。其次,意识形态领导权须具有理性、开放、超越、包容的品格。唯如此,才可以引导和带领各种社会思潮,获得领导权的地位。实践中,说服吸引的作用方式主要通过两个途径来实现:一个是理论的科学性和彻底性。马克思说“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 其实,这里并没有什么神秘的逻辑,理论只要有事实支撑就能说服人。列宁也指出:“如果认为人民跟着布尔什维克走是因为布尔什维克的鼓动较为巧妙,那就可笑了。不是的,问题在于布尔什维克的鼓动内容是真实的。” 再一个是行动的示范性。一种理论要彻底说服人不仅靠他们自身宣传什么,更主要的是靠宣传者们是不是践行自身所宣传的价值理念。正如毛泽东曾指出:“所谓领导权,不是要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和教育党外人士,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

(来源:行政管理改革)

分享到:
(责编:万鹏、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