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邢贲思:真理标准讨论的当代意义

2013年12月02日10:45   来源:《求是》

原标题:真理标准讨论的当代意义

  今年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5周年。正是这次全会作出了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开启了以改革开放为标志的我国社会主义新航程。而为这次会议铺平思想道路的则是真理标准的讨论。

  一、真理标准讨论回顾

  真理标准问题是一个抽象的哲学问题,但在1978年春夏之交,却成了全国关注的焦点。这是因为经过“文革”灾难后,人们正在思考我国社会主义将向何处去的时候,当时主持党中央工作的同志却提出了“两个凡是”的口号,强调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凡是毛主席的指示,都必须“坚决维护”,“始终不渝地遵循”,这是对粉碎“四人帮”后满怀期待的党内外群众的沉重打击。按照这种观点,我们党所犯的错误,包括“文革”这样严重的错误都无法纠正,中国社会主义的前途仍将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不破除“两个凡是”,人们看不到希望,对社会主义前景没有信心。这就是这场大讨论发生的背景。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揭开了这场讨论的序幕。该文提出了一个虽属马克思主义常识但已久被遗忘的重要观点:究竟什么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实践还是领袖的决策和指示。文章发表后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引起激烈争论。赞成的人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现在重提并加以强调有重大现实意义;反对的人则认为这是对毛泽东同志的不敬,对毛泽东思想的亵渎,是所谓“砍旗”。这场讨论的一个重要成果是,从根本上纠正了长期以来人们已经习惯了的以领袖的决策和指示为真理标准的僵化思维模式,明确了领袖的决策和指示也必须与实践相符合并接受实践检验,如果与实践不符也需要纠正。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丝毫没有贬损领袖的决策和指示的重要性。经过实践检验是正确的领袖的决策和指示有重要指导作用,这在我国长期革命实践中已得到充分证明。但指导作用是一回事,真理标准是另一回事,两者不能混淆。检验认识是否正确即是否合乎真理的标准只能是实践,它是唯一的,除此之外不可能有第二个标准。按照“两个凡是”的观点,不是实践决定领袖的决策和指示,而是领袖的决策和指示决定实践,这就把存在和思维、实践和理论的关系完全弄颠倒了,这才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亵渎,也是对毛泽东思想的亵渎。

  真理标准讨论不是单纯的学理之争,而是两种不同世界观、两条对立思想路线之间的斗争。经过这场讨论,冲破了“两个凡是”的思想禁锢,恢复了党的生机活力,使全党在明辨是非的基础上达到了认识上的高度统一。这就为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奠定了坚实思想基础。邓小平同志在谈到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意义时指出:“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这是毛泽东同志在整风运动中反复讲过的。只有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能顺利进行,我们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也才能顺利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争论,的确是个思想路线问题,是个政治问题,是个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的问题。”(《邓小平文选》第2版第2卷第143页)

  二、真理标准讨论的启示之一是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必须统一

  真理标准讨论已过去了35年,但它在当时引起的思想震撼,人们至今记忆犹新。我们今天纪念这场讨论,不是要沉湎于历史的回忆,而是要探究它的当代价值和现实意义。

  真理标准讨论对我们今天有哪些启示呢?启示之一就是,必须正确处理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的关系,这是解放思想能否健康发展并取得积极成效的前提。关于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的关系,邓小平同志说得很清楚:“解放思想,就是使思想和实际相符合,使主观和客观相符合,就是实事求是。”(同上书,第364页)江泽民同志也指出:“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是统一的,应一以贯之。不解放思想,教条主义盛行,不可能做到实事求是;离开实事求是,脱离实际,脱离亿万群众的创造性实践,不是真正的解放思想。”(《江泽民文选》第3卷第131页)那种把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对立起来的观点,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真理标准讨论的直接起因是有人提出“两个凡是”,而对“两个凡是”的批评必然会涉及到对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怎样做到既坚决批判“两个凡是”,又对毛泽东同志作出客观、全面、公正的评价,是这场讨论能否取得胜利的关键。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特别是邓小平同志引导下,克服了某些非理性的过激情绪,使讨论始终沿着健康轨道发展。毛泽东同志晚年确实犯了错误,“文革”前后存在的思想僵化、迷信盛行情况也十分严重,对此不批评不纠正,我们党就不可能恢复生机活力,也就不可能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开创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局面。但是毛泽东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对我国革命和建设建立了不朽功勋,在党内外和国内外都享有崇高威望,因此对他的批评必须是慎重的、理性的、适度的。讨论中的反对一方,包括一些资深有影响的同志,就担心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会贬低毛泽东思想的地位,损害毛泽东同志的威信。因此,必须坚持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的统一,既对毛泽东同志的晚年错误进行严肃批评,又要防止以偏概全,否定他革命的光辉一生,否定毛泽东思想作为整体仍是科学理论体系。对待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态度,是一个极其严肃、极其敏感、事关全局的重大问题,如果处理不当,不但会引起很大的思想混乱,甚至会导致党的分裂和社会的震荡。由于真理标准讨论采取了正确态度,不但没有出现上述那种局面,反而促成了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回顾这段历史,我们深切地体会到,坚持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统一的辩证思维方式的重要意义,今天它仍是我们攻坚克难,把各项事业向前推进的强大思想武器。

  当前,我国正处在全面深化改革、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的关键时期,克服各种矛盾和困难,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向前推进的动力依然是改革开放。胡锦涛同志说,改革开放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习近平同志也说,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而要改革开放,就必须思想先行,就离不开解放思想,今天的社会实践依然呼唤着思想解放。

  解放思想既要有冲决罗网的勇气,又不能不经缜密筹划地鲁莽行事,真正的解放思想必须是革命胆略和科学精神的结合。我国的改革目前已进入深水区,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以往的改革经验和方法有的已不适用,需要重新去摸索。新的经验和方法不能靠凭空想象,而是要到实际生活中去,到广大群众的创造性实践中去寻找。只有在深入实践、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才能形成既积极又务实的改革总体思路,逐步推动改革向深度和广度拓展。刚刚结束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正是在调查研究基础上周密筹划、精心设计的结果,它对我国今后的发展改革具有重要指导作用。

  三、真理标准讨论的另一个启示是破和立必须统一

  破和立是对立的统一,没有破不可能有立,而只破不立,就不能产生积极效果。有人对解放思想的认识存在片面性,他们把解放思想简单地归结为一个“破”字,认为旧事物破除之日,就是新事物产生之时。事实上,旧事物的破除只是新事物形成的前提,不是说荡涤了旧事物,新事物自然而然地就会诞生,它还需具备其他条件,这些条件需要我们努力去创造。单纯的破并不能产生积极效果,只有破和立的结合,才能形成事物前进的动力。我们既要有摧毁旧事物的勇气,也要有创造、维护、发展新事物的勇气,两者都是解放思想所必需的,也是推动社会进步不可或缺的。

  真理标准讨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破和立相结合的范例。这场讨论之所以是一次思想大解放,因为它不但有大破,而且有大立。它的大破表现在破除了长期禁锢人们头脑的僵化思维模式;它的大立表现在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使党的思想路线重新回到了马克思主义轨道上。党的思想路线建设是党的建设的核心和灵魂,思想路线不端正,就不可能有正确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不可能有正确的制度建设和作风建设,作为执政党,也不可能有正确的治国理政方略。真理标准问题讨论是两条思想路线的斗争,经过讨论,全党明确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纠正了长期影响我们党的主观主义、教条主义的思想路线,从而使全党的认识统一到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上来。正是由于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在党内的重新确立,我们才能认真审视和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才能结束“文革”动乱,把党的工作重点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并作出改革开放这一改变当代中国命运的重大决策。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没有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的重新确立,我们不可能走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仍有一个怎样对待破和立的关系问题。当前,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时期,利益格局和社会矛盾日益呈现多元化趋势,我国的改革面临更加复杂的形势。同时阻碍我们前进的旧思想、旧习惯、旧制度还很多,不加以破除,改革就很难继续进行。因此,当前破旧的任务仍很紧迫。如果说破旧是必需的,那么立新同样不可或缺。不破坏旧的不可能建设新的,而不建设新的,社会又如何进步?从某种意义上说,立新比破旧更艰难,更需要我们下功夫去解决。

  破和立必须结合,从党的历史上也可以得到证明,党领导的我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就是一部破和立统一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同志就曾说过,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破坏旧世界,建设新世界,就是我们党90多年历史的写照。破坏旧的,建设新的,今后仍将是党长期肩负的双重任务。

  现在有一种情况值得注意,有人利用网络工具,竭力夸大现实中的负面现象,甚至制造谣言,滋生事端,以煽动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不满,而他们这样做时打出的旗号却是解放思想和言论自由。解放思想当然要支持,言论自由当然要维护,但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根本不是什么解放思想,和言论自由也毫不相干。对于这样的言行必须坚决揭露和批判,触犯刑律的还要追究其法律责任。包括网民在内的广大群众也应当提高政治鉴别力,不传谣,不信谣,自觉抵制网上的不良信息,为净化网络舆论生态,为使网络真正成为传递正能量的载体出一份力,尽一份责任。

  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的统一,破和立的统一,是真理标准讨论给予我们的重要启示,至今仍有现实意义。牢记这些启示,并在实际工作中加以贯彻,是我们对真理标准讨论的最好纪念。

分享到:
(责编:朱书缘、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