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

“好學近乎知”的豐富內涵

劉余莉

2020年07月10日09:19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好學近乎知”的豐富內涵

“好學近乎知”出自《中庸》,在《孔子家語》中寫作“好學近於智”,突出了好學的重要性。《學記》言:“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孔子也曾感慨:“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縱觀歷史,凡是學有成就的智者聖賢都非他人所強迫,而是依靠自主自願的好學精神。

學以修身力行

在孔門弟子中,曾子為人樹立了一個“好學近乎知”的榜樣。孔子稱曾子生性魯鈍,但因其好學終成儒門“宗聖”。在《曾子》中,記載了曾子好學的心得:“君子攻其惡,求其過,強其所不能,去私欲,從事於義,可謂學矣。”君子能夠責備自己的過惡,尋求自己的過失,對自己還不會做或做得不完美的地方要加強,勉勵自己做得盡善盡美,並克除自己的私欲,凡事都要依照義的標准來進行。這些都做到了,才稱得上是學。

“君子愛日以學,及時以行,難者弗避,易者弗從,唯義所在。”君子要珍惜時日來學習。古代好學之人廢寢忘食、挑燈夜戰,甚至“頭懸梁,錐刺股”,具有這樣發奮讀書的精神,才能夠學有所成。此外,還要及時地把所學的付諸行動,在生活中去落實。難做的不回避,容易的也不盲從,隻考慮其是否符合道義。“日旦就業,夕而自省思,以歿其身,亦可謂守業矣。”白天攻治學業,到晚上就自我反省檢查,堅持“吾日三省吾身”,就這樣日復一日,一直堅持到老死,才可謂堅守學業。

曾子還提出,君子之學必須把握好五個方面:“君子既學之,患其不博也﹔既博之,患其不習也﹔既習之,患其不知也﹔既知之,患其不能行也﹔既能行之,患其不能以讓也。君子之學,致此五者而已矣。”君子學了之后,擔心自己學得不夠廣博﹔學得廣博之后,還擔心不能時時溫習﹔經常溫習了,還擔心並不真正知曉其中的義理﹔已經知曉其中的義理了,又擔憂不能付諸行動﹔既能在生活中實行,又擔心在行動上做不到謙讓。由此可見,曾子好學的標准相當高,要求人不僅能夠學以致用,而且還要有助於養成自己謙讓的品行。

在《顏氏家訓》中,有一段關於讀書、求學目的的論述,值得現代知識分子警醒:“夫學者,所以求益耳。見人讀數十卷書,便自高大,陵忽長者,輕慢同列,人疾之如仇敵,惡之如鴟梟。如此以學自損,不如無學也。古之學者為己,以補不足也﹔今之學者為人,但能說之也。古之學者為人,行道以利世也。今之學者為己,修身以求進也。夫學者猶種樹也,春玩其華,秋登其實。講論文章,春華也﹔修身利行,秋實也。”

這段話提醒人不能把“學儒”變成“搞儒學”,知與行不合一。其意是說:學習的目的是為了求得長進,可是我見到有人讀了十幾卷書后,便自高自大,欺侮長者,輕視同輩,這樣別人自然像對仇敵一樣恨他,像對鴟梟那樣討厭他。這樣求學,其實對自己並無益處,還不如不學。古代求學的人是為了充實自己,以彌補自身的不足﹔現在求學的人是為了向別人炫耀,隻能夸夸其談。古代求學的人,是為了利益他人,推行自己的主張,以造福於社會。就如孔子到處周游列國,推行自己的仁愛學說,目的並非為自己升官發財,而是為了使自己的學說,能夠為國君所用,造福於社會、利益人群。現在求學之人是為了自身的需要,增長自己的才干,以求做官。學習就像種果樹一樣,春天可以賞玩它的花朵,秋天可以摘取它的果實。講論文章,好比賞玩春花﹔修身力行,才是秋天的果實。可見,真正的學問是能夠把自己所學的經典落實在生活之中,使自己的德行以及為人處世、待人接物的能力有所提升,最基本的也要做到仁義禮智信,把人倫關系處理好。

學之弗能弗措

《中庸》對好學的特征與結果進行了闡述:“有弗學,學之弗能弗措也。有弗問,問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篤弗措也。”人平時有不學的時候。雖然有不學的時候,但是無論如何要勉勵自己,一有空閑的時候就要學,而且必須要學得成功,所以說“學之弗能弗措也”。同樣,人提問問題、思考研究、辨別事理、身體力行都要做到徹底。雖然人的能力、智慧、聰明不等,但隻要肯學、好學都能有成就,所以不要自暴自棄:“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雖愚必明,雖柔必強。”

孔子就是一位“學之弗能弗措也”的榜樣。《史記》記載,孔子去向師襄子學琴,學了十天,仍然沒有學習新的曲子。師襄子說:你可以增加學習的內容了。孔子說:我已經熟悉樂曲的形式,但還沒有掌握方法。過了一段時間,師襄子又說:你已經會彈奏的技巧了,可以增加學習內容了。但是孔子說:我還沒有領會曲子的意境。又學了一段時間,師襄子說:你已經領會曲子的意境,可以增加學習的內容了。孔子還是說:我還不了解曲子的作者。又學了一段時間,孔子神情儼然,仿佛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時而庄重穆然,若有所思,時而怡然高望,志意深遠。孔子說:我知道曲子的作者是誰了。那個人皮膚深黑,體形頎長,眼光明亮遠大,像個統治四方諸侯的王者。若不是周文王,還有誰能撰作出這樣的音樂曲子?師襄子聽了之后,趕緊起身再拜說:我的老師也認為這首曲子的確是《文王操》!

從孔子學音樂就可以看到,好學就要做到“學之弗能弗措也”,絕不可淺嘗輒止,一知半解就放棄。

學習志在聖賢

讀書志在聖賢,是古人求學的目標。因此,學不僅是學知識、學技能,重在學聖賢教誨。《大學》中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在儒家看來,智慧明德是人本性本有,從未丟失,只是暫時被外物蒙蔽了而已,正是通過好學,可以去除外在的蒙蔽而開啟自性明德,接近本自具足的智慧。孔子說:“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夫子附近一定有忠信之人,但是他們都沒有夫子好學,所以孔子能成為聖人。可見,孔子正是因好學而成就聖人。

孔子認為,人有生而知之者、學而知之者、困而學之者。“生而知之者,上也”,但是這樣的人比較少,普通人都需要學,就連孔子也承認,他是學而知之者。《論語》中記載,孔子說“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孔子一生好學,且自認為和普通人不同之處,就是比別人好學。他好學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以至於“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

“好古敏以求之”中的“古”,是指經典中所記載的古聖先王的教誨,所以孔子所學所好都是聖賢之道。孔子自稱一生“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並沒有認為自己有發明創作,自己所學習的都是古聖先賢的道理。現在人也很好學,知識面很廣博,但如果所學的知識未必是經過歷史檢驗而沉澱出來的智慧,又缺少道德的指引,就容易被誤導。在這個知識爆炸的時代,學習聖賢經典就顯得更加重要。

在《新書》中記載,“湯曰:‘學聖王之道者,譬其如日﹔靜思而獨居,譬其若火。夫舍學聖之道,而靜居獨思,譬其若去日之明於庭,而就火之光於室也。然可以小見,而不可以大知。是故明君而君子,貴尚學道而賤下獨思也。’”學古聖先王之道的人,可以把他比作是太陽﹔一個人靜思獨居的時候,則如火光。如果舍棄了學習聖賢之道,而一個人冥思苦想,就像舍棄了門外太陽的光明,而去屋子裡接近微弱的燭光。燭光可以讓人有小小的見識,能夠見到周圍小的范圍,但是開啟不了人的大智慧。所以明智的君王、君子,都崇尚學習聖賢之道,而不是一個人獨自冥思苦想。

可見,好學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對所學內容有所揀擇,否則南轅北轍,越學反而離道越遠。中國傳統聖賢經典都秉持“文以載道”的原則,尤其值得求道的君子學習。人通過學習能夠變化氣質,成就聖賢品格,這就是《弟子規》中所說的“聖與賢,可馴致”。

(責編:呂騰龍、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