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

今天,我們怎樣培養高技能人才

2020年07月09日08:06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今天,我們怎樣培養高技能人才

編者按

習近平總書記考察甘肅省山丹培黎學校時強調,實體經濟是我國經濟的重要支撐,做強實體經濟需要大量技能型人才,需要大力弘揚工匠精神,發展職業教育前景廣闊、大有可為。目前,我國有技術工人(技能勞動者)近1.7億人,其中高技能人才不到4800萬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新興戰略產業不斷發展的今天,建設高技能人才隊伍的任務十分迫切。光明智庫約請專家圍繞如何培養高技能人才深入探討,並邀請大國工匠代表講述親歷與心聲。

本期嘉賓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國家職業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俞啟定

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教授 鄧澤民

遼寧省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 高 鴻

1.人才:為“中國制造”“中國創造”提供支撐

光明智庫:工業革命以來,每一次制造技術的革新都深刻影響世界競爭格局。結合當下國內外形勢看,重視培育高技能人才有何深意?

俞啟定:穩就業、保就業關系民生大計,是當前置於“六穩”“六保”首位的工作任務。制造業歷來是我國就業的主要領域,提供了足夠的就業機會。在全球經濟衰退的形勢下,以低技能勞動為主的生產領域很可能出現就業崗位緊縮,這對於職業院校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產業發展必然是不斷提升技術含量的過程,更加需要接受過相應職業教育培訓的技能型人才。當下國家重視培育高技能人才,對於職業教育來說是良好機遇。職業院校要將技能作為人才培養的核心,切實改革課程教學,強化實訓實習的設施條件,有效實施技能教學。

高鴻: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過程中,產業高質量發展是重要驅動力,而產業發展依賴於知識的集成與創新,依賴於高素質技能人才的培育。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全球制造業運行的正常節奏。許多制造企業勢必會更加重視智能制造,推進少人化和柔性生產,聘用更多高技能和多技能的技術工人。由此可見,中國職業教育必須與時俱進、順勢而為,輸送更多適應產業發展趨勢的技能型人才。

2.政策:為培育“大國工匠”夯基固本

光明智庫: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技能人才培養經歷過哪些重要節點?

鄧澤民: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技能人才發展經歷過三個重要節點。

一是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家層面相繼出台《救濟失業工人暫行辦法》《政務院關於改革學制的決定》《政務院關於勞動就業問題的決定》等。1950年到1953年,全國參加專業訓練的失業工人達15萬余人。從1953年開始,為適應大規模經濟建設發展的需要,職業培訓的重點開始轉移到提高后備技術工人和在崗技術工人,到1961年,全國技工學校由解放初期的3所發展到2021所,在校生54萬人。

二是改革開放之初,1978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提出改革中等教育結構的問題,1980年教育部、原國家勞動總局在《關於中等教育結構改革的報告》中提出,實行普通教育與職業、技術教育並舉,全日制學校與半工半讀學校、業余學校並舉,國家辦學與業務部門、廠礦企業、人民公社辦學並舉的方針。1985年《中共中央關於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提出了“調整中等教育結構,大力發展職業技術教育”的方針。這一時期職業教育獲得了空前發展,1995年職業學校數量達23621所,學生1299.86萬人。

三是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2014年印發《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同年,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原農業部、國務院扶貧辦印發《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繪就了新時代我國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藍圖。

近些年,國家出台的主要保障性措施包括四個方面。一是加強領導規劃。成立了國務院職業教育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國務院印發了《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二是加強產教融合。出台《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等,建設多元辦學格局。三是加大財政投入。要求各級政府建立與辦學規模、培養成本、辦學質量等相適應的財政投入制度,進一步完善中等職業學校生均撥款制度。四是增強技能人才激勵。中共中央印發了《關於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研究制定技術技能人才激勵辦法,探索建立企業首席技師制度,試行年薪制和股權制、期權制等。

高鴻:新中國成立之初,全國大規模建立起中等專業學校教育和技工學校教育,大量試辦半工半讀、半農半讀學校和農業中學,為新中國產業發展、經濟恢復奠定了堅實人才基礎﹔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國家舉辦高層次職業教育,建立起以職工大學、技術專科院校為主的高等職業教育﹔1996年,國家頒布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標志著我國職業教育走上以法治教的法治軌道。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職業教育,把職業教育擺在了前所未有的突出位置﹔黨的十九大之后,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知行合一作為育人機制成為新的發展方向。2016年12月出台的《制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確立了人才供給結構改革、產業和教育深度融合等7項核心任務,為未來一個時期中國制造業人才發展確定了總綱領與總遵循,為培育高素質的“大國工匠”夯基固本。

當前,我國技能勞動者比例偏低且結構不合理,高技能人才匱乏,全國技能勞動者1.65億人,僅佔就業人員總量的21.3%﹔高技能人才4791萬人,僅佔技能勞動者總數的29%,這已經成為制約我國產業發展和企業競爭力提升的重要瓶頸,加強技術技能人才隊伍建設任重道遠。

3.問題:人才培養要突破瓶頸

光明智庫:培養大國工匠,需要多管齊下。但現實中常存在教學實踐“兩張皮”,專業設置“大而全”,企業參與辦學程度低,職業發展空間受限等問題。該如何破解?

俞啟定:除了企業自辦及主導聯辦的院校外,對於職業院校來說,校企合作是剛性需求,是實現工學結合、培養技術技能型人才的必要條件,而企業對職業院校也會有各種需求。但培養人才並不是企業的生產工作任務,這成為企業參與辦學程度低的根本原因。靠政策導向、政府主導,在結構、制度等方面聯姻整合,可以很好地推進校企合作,但難以普遍、長效地實現。校企合作,應該根據雙方合作需求和意願進行協商,在滿足基本需求的前提下探討合作領域的擴展,以求達成各方認同的權利、職責、任務及保障的合同協議,構成契約關系。各方照此實施,這是最為務實可行的合作途徑。更為簡便並通行的合作方式是“購買服務”,即企業直截了當地向職業院校提要求、定任務、講條件、立規矩。

鄧澤民:通過職業教育專業對接職業崗位(群)、專業鏈對接產業鏈、專業體系對接產業體系,可以從理論上解決專業設置“大而全”的問題,但在實踐中,還需要對各類技能人才的需求數量、規格進行跟蹤預測,需要多個國家機關協調配合。

基於產業發展完善職業教育專業設置,基於職業活動完善職業教育課程編制,基於職業特質優化職業教育教學行動,這些從理論上可以解決教學與實踐“兩張皮”的問題。但現實中,仍存在企業參與辦學程度低的問題。可通過調整《企業法》,明確企業在職業教育辦學上的職責和義務,和《職業教育法》規定的“行業組織和企業、事業組織應當依法履行實施職業教育的義務”一致起來,出台實施細則,明確激勵政策。

2019年,《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印發,提出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完善學歷教育與培訓並重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到2019年年底,全國先后有一所公辦學校和20所民辦學校開展本科層次的職業教育試點。這顯然是不夠的,國家應在“十四五”規劃期間加大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數量,確保取得顯著的試點效果。

高鴻:破解高技能人才培養難題,須從政策、規劃、稅收制度、投入機制、協同育人機制等方面突破。如積極支持職業教育發展和企業參與辦學,並根據辦學效果給予獎勵﹔將企業投入技能人才培養的相關費用全額列入企業成本,稅前列支。完善土地、稅收政策,對企業參與舉辦職業教育的各項經費投入給予減免等優惠﹔加強宣傳激勵機制建設,設立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資質認証制度和企業貢獻等級評級制度﹔設立國家和地方政府等各級獎勵,激發企業履行參與職業教育的社會責任意識。

構建校企協同培養機制,以“業教協同”“問題導向”“市場驅動”為創新點,從課程體系、研究項目、師資隊伍和實習實訓等方面改革現有人才培養模式,實現企業和職業院校“全流程”“整鏈條”“端對端”的技能人才培養。圍繞制造業發展戰略需要,完善專業和人才培養結構的區域布局,培養一支門類齊全、技藝精湛的高技能人才隊伍。

4.趨勢:應瞄准產業界重大、前沿、新興領域

光明智庫:伴隨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不少技術工人深感喜憂參半。未來技術人才培養該如何應對智能化等新形勢?

高鴻:當重復性的熟練體力和腦力工作不斷被智能機器所替代時,機器人系統集成、機器人應用等領域也會出現大量新增人才需求。職業院校要明確產業所需的專業方向,以產業界中重大、前沿、新興的行業領域為導向,鼓勵跨學科、跨領域、跨行業的教學實踐,適應市場專業分工細化、多元的要求。

未來技能人才需具備軟件應用、系統思維、協調合作、自主學習等能力。因此,技能人才培養必須重塑職業標准和人才質量觀,重塑專業標准和知識技術體系,重塑技術復合與能力融合的人才培養模式,從崗位定位、培養規格、教學實踐、考核標准、校企合作、教師隊伍等方面進行重新定義。職業院校要科學調整專業,在專業建設和人才培養方案上,體現技術復合與能力融合,將教學與生產有機融為一體,建立教師團隊、教學資源、教學場所、教學方法與設計等隨產業升級而變化的動態調整機制。

俞啟定:至少從現階段看,機器人全面取代人工勞作並不現實,高技能人才仍將大有用武之地。隻要智能化機器人尚未達到能夠自我學習和提升的水平,生產技術革新和工藝改進就必須依靠專門的技術人員來完成。但是,人工智能的發展和應用畢竟是大趨勢,技術人才的培養也要與時俱進。現在的技術教學既要掌握數控機械,也要了解傳統機械的操作,新一代技術人才既要掌握人為操作的技術技能,還要具備人工智能開發及掌控的基本知識技能,並能將兩者有效貫通。

鄧澤民:為了把握智能制造發展對技術技能人才需要帶來的影響,我們開展了相關調查。調查發現,低端單一操作技能人才需求下降,高層次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需求加大。

目前,我國的11000多所中職和近1300所高職(專科)院校中,開設制造類專業的達6500多所,制造類專業在校生總人數佔各類專業在校生總人數的比例接近20%,是中高職在校生人數最多的專業類之一。智能制造業的發展,要求這些學校增設人工智能、大數據技術應用等課程,同時也要求其中一部分辦學水平高的學校延長學制,以培養所需要的高層次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這也是我國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的動力之一。

(項目團隊:本報記者 李曉、王斯敏、蔣新軍、劉嘉麗)

(責編:吳兆飛、萬鵬)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