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

踐行綠色生活方式 環境教育須先行

吳健

2020年06月30日08:29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踐行綠色生活方式環境教育須先行

編者按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充分認識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重要性、緊迫性、艱巨性,把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如何培養和踐行健康生活方式,已成為教育界乃至全社會需要高度重視的問題。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人類社會的道德、秩序、文明均提出前所未有的考驗,更呼喚著人類集體對人與自然關系的冷靜反思。經過疫情的洗禮,我們也欣喜地看到,人們的生活方式正在悄然出現一些“綠色”的變化,出行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多通風、分餐制、垃圾分類、拒食野味逐漸成為大眾的共識。這些變化體現出人們努力通過踐行綠色生活方式,化解人與自然關系的矛盾對立,尊重順應並與自然和諧相處的願望與嘗試。

1.形成綠色生活方式十分必要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充分認識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重要性、緊迫性、艱巨性,把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綠色生活方式,簡言之,即是指人們在衣、食、住、行、用等日常生活中注重自然、環保、節儉、健康的方式生活。從深層意義來講,綠色生活方式更是一種良好個人修養和社會責任意識的體現:當代人在享用生態系統服務功能的同時,也要為子孫后代留下寶貴的資源與生態環境,履行好應盡的可持續發展責任。同時,也意味著個人自然審美觀的養成以及對生態倫理和道德規范的遵從,是人類生態文明的重要標志。

從經濟學視角來看,由於生態環境的整體性,個體消費活動產生的資源消耗和環境佔用,極有可能給他人或整個社會造成額外的成本和代價,即產生外部性影響。當個人選擇綠色生活、保護環境時,他就在主動減少自身行為的外部影響,主動承擔行為的成本,創造出優美環境,營造正向的外部影響。同時,由於生態環境的公共物品性,如果個人僅局限於個體理性、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時,集體將面臨“公地的悲劇”,可見,綠色生活方式也是一種集體理性的選擇。

2.環境教育是培育綠色生活方式的關鍵一環

綠色生活方式建立在價值判斷和價值選擇的基礎上,需要行為人具備生態科學的基本知識與技能,對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具備理性認識,對社區、城市、國家甚至世界范圍內的可持續發展問題保持關注,這對於普通大眾來講並非易事。因此,環境教育必須成為培育綠色生活方式的關鍵一環。

以疫情以來關於“禁食野生動物”的爭論為例。有些人認為吃野味是個人自由,首先,這很大程度上源於認知缺乏。由於環境系統的普遍關聯性、環境影響的隱蔽性和滯后性、環境影響相關信息的不對稱和不充分,人對自身行為的外界不利影響往往不易察覺。比如,當個人食用野生動物時,並未意識到這種行為傳遞的消費需求信號正在刺激供給端的行為,推動一個巨大的商業鏈條,甚至非法市場的形成。再如,由於傳統習俗的慣性認知,人們往往沒有意識到這種行為的衛生風險,更難認識到在野生動物養殖、捕獵、交易、販賣、屠宰等環節也都存在人畜共患病的高度風險,極大威脅全社會的生態和公共衛生安全。或者,在另一個極端上,由於對野生動物缺乏科學認識,給野生動物貼上“污名化”“敵對化”的標簽,沒有認識到威脅人類安全的不是野生動物,而是人與自然的相處方式和安全距離,甚至試圖錯誤地以“生態殺滅”的方式解決問題。其次,綠色行為面臨激勵缺乏。由於存在上文所說的外部性,糾正自身負外部性的行為往往需要付出額外成本,缺乏經濟激勵使行為人即使知道負外部性的存在,也不會主動踐行綠色行為。再次,生活中的綠色行為還面臨管制缺乏的困難。由於資源環境的產權界定不清晰,環境破壞行為往往難以被觀察和監督,加上因部門協同、執法成本、技術條件等方面因素的限制而出現監管真空,破壞環境的行為面臨極高的監管成本和難度。

可見,把綠色生活方式轉化為日常生活的自覺習慣,僅僅依靠強制和建立經濟激勵是不夠的,從根本上還需要社會道德規范的引導。而教育可以發揮促進人的習慣養成,調動理性和內在的同情、關愛的作用。教育回應著時代之需、時代之問,承擔著立德樹人和培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和接班人的根本任務,應該主動將環境教育全面滲透到國民教育體系中,通過調查研究產生環境知識、通過科學普及傳播環境知識,通過知識產生環境認知和意識,激發公眾的綠色生活意願和自發行動,培養具備生態文明思想和素質的合格公民。

3.全面推動環境教育培育綠色生活方式

中國的環境教育由來已久,成湯“網開三面”,管仲“謹守山林菹澤草萊”,孔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孟子“數罟不入洿池,斧斤以時入山林”等朴素的環境主張體現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理念。時至今日,經濟社會高速發展,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問題的突發性、復雜性和危害性不斷升級,環境教育卻顯得落后於時代需求。筆者建議,把環境教育作為家庭、學校、社會等多主體協同推進的事業,全面推動環境知識普及、環境體驗和環境實踐,通過教育改變人們生活方式的選擇。

結合人的成長規律,在成長的各個階段普及不同深度的環境知識和技能。在中小學教育階段,以趣味方式帶領學生感受環境美好,認識自然現象,掌握基本知識和技能﹔高等教育階段,注重培養學生的國際視野和代際思維,深刻體會地球環境當前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形成對人類社會未來的共同關注。

走進環境,感受自然,了解自身行為和人類行為對環境的影響和后果。人本是自然的產物,這種種源的親和力使得人類天然地有親近自然、融入自然的願望,但現代城市規模的擴大和商業化發展逐漸將綠色驅趕到城市的邊緣,也使得年輕人正從心理上遠離自然。英國的“盧卡斯環境教育模式”、日本在教育中主張“感受自然-認識自然-探索自然-保護自然”的培養過程都是值得借鑒的國際經驗。

大力倡導實踐教育,開展有利於個人又有利於環境的行為示范。加強學校與城鄉互動,鼓勵學生參與垃圾分類、綠色出行、拒絕野味、環保科技創新等不同形式的實踐活動,利用互聯網和智能技術,降低綠色生活的行動成本,提升綠色生活的收益,以此與環境教育產生合力,發揮更好的效果。

教育是民族振興、社會進步的重要基石,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新冠肺炎疫情敲響了人類與自然和諧相處的警鐘,同時綠色生活方式也是社會文明進步的客觀要求。我國處在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征程之中,全社會應全面推動環境教育,培育綠色生活方式,踐行尊重自然、順應自然和保護環境的生態文明觀念。

(作者:吳健,系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教授)

(責編:黃玉琦、任一林)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