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

經濟學視野中的分配問題

李義平

2020年06月23日08:26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經濟學視野中的分配問題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指出:“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優化收入分配格局,健全可持續的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意見》再次強調了分配的重要性,指出了我國收入分配制度的根本原則和方向。分配問題歷來是經濟學研究的核心問題,貫徹按勞分配為主體的分配原則,對於我們實現社會主義生產目的,推動經濟、社會健康發展意義十分重大。

收入分配反映社會的性質,體現公平、正義、效率,關乎社會穩定和經濟健康可持續發展,是經濟分析的核心問題。

馬克思認為收入分配是由社會性質決定的。他說:“消費資料的任何一種分配,都不過是生產資料本身分配的結果。而生產資料的分配,則表現生產方式本身的性質”。在資本主義社會,物質的生產條件,例如資本和土地,掌握在非勞動者手裡,而人民大眾隻有人身的生產條件,即勞動力。以這樣的生產條件為前提,收入分配隻能是按資分配,資本所有者在收入分配中處於主導地位。由於資本可以積累、集聚、集中、繼承,能夠滾動發展,長期如此,必然一極是財富的積累,另一極是貧困的積累。解決日益擴大的分配差距的最終方式,隻能是無產階級革命,即剝奪剝奪者。

按照同樣的邏輯,馬克思分析了社會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的收入分配。共產主義社會,由於物質極大豐富,且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對立已經消除,勞動不再是謀生的手段,而成了人們的第一需要,社會將在自己的旗幟上寫上“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社會主義社會,由於人們的勞動能力不同,物質沒有極大豐富,勞動也沒有成為人們的第一需要,需要激勵,其必然邏輯是按勞分配。實踐中的社會主義國家,一開始都是按勞分配。

法國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在其著作《21世紀資本論》裡,以18世紀以來的20多個國家的歷史資料向人們証明,由於資本收益率高於經濟增長率,資本收益高於勞動收益,加上繼承、大量金融新貴和大企業高管天價的年薪,資本主義世界的兩極分化不僅沒有縮小,而且在不斷擴大,勞動收入和資本收入之間存在著巨大的不平等。他認為,資本收益率高於經濟增長率是一切不平等的根源,不利於經濟的健康發展。

分配的對象是財富。馬克思認為,財富來源於勞動。

馬克思指出,勞動就是人們有目的地使用勞動力,通過勞動,使各種生產要素發生化學的、物理的變化,最終的結果是滲透著勞動力於其中的具體產品,是物化了的勞動,此即社會財富。沒有勞動,各種要素只是分散地、靜止地存在著。無論財富的價值形式如何,使用價值總是構成財富的物質內容。馬克思把勞動分為抽象勞動和具體勞動,抽象勞動形成商品的價值,具體勞動創造商品的使用價值。馬克思區分了生產勞動和非生產勞動,認為生產物質財富的勞動是生產性勞動,其他的勞動是非生產性勞動。馬克思還區分了簡單勞動和復雜勞動。復雜勞動是需要經過教育和培訓的勞動,這種勞動創造的價值是倍加的簡單勞動所創造的價值。進行復雜勞動的人相當於當代經濟學所講的人力資本。馬克思推崇產業資本,推崇實體經濟,認為實體經濟是創造社會財富的,其他資本是通過平均利潤的形式參與財富(在資本主義社會即剩余價值)的分割的。馬克思強調,“任何一個民族,如果停止勞動,不用說一年,就是幾個星期,也要滅亡,這是每一個小孩都知道的。人人都同樣知道,要想得到和各種不同的需求量相適應的產品量,就要付出各種不同的和一定數量的社會勞動總量”。

馬克思勞動創造財富的思想是關於財富的真理性認識。今天所以有人認為勞動對財富的貢獻小,是誤解了兩個問題:一個是沒有區分財富的創造和財富的分配。有人看到了在GDP的構成中勞動佔比小,就認為勞動貢獻少。其實不是勞動貢獻少,而是勞動的貢獻在分配中沒有充分體現。另一個誤解在於沒有區分簡單勞動和復雜勞動,沒有認識到科技創新雖然節約了人力,但卻是倍加的勞動,依然是人的勞動,是馬克思所講的復雜勞動和當代經濟學所講的擁有人力資本的人的勞動。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之所以能夠實現高速發展,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通過分配制度的改革激發了勞動者的勞動熱情,收獲了勞動力紅利。因此,進一步完善分配制度,就是要讓分配有利於勞動者,特別是不能虧待提供勞動力紅利的勞動者。

《意見》指出,“堅持多勞多得,著重保護勞動所得,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勞動報酬,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在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居民收入同步增長,在勞動生產率提高的同時實現勞動報酬同步提高”。

為此,必須明確:其一,財富的分配是深受社會制度影響的,社會主義國家的分配原則應當體現社會主義的性質,可以部分人先富,但目的是共同富裕。其二,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形成的分配差距不會太大﹔以按資分配為主體,由於繼承及累積效應,必然會出現兩極分化。其三,在分配問題上同樣必須堅持市場與政府相結合的原則,政府干預是為了確保勞動者的基本工資是馬克思所講的國民收入中完整的勞動報酬。根據《資本論》,國民收入分為兩部分,在資本主義社會表現為: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剩余價值﹔在社會主義社會表現為: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勞動者為社會所做的貢獻。勞動報酬包括:生產和再生產勞動者的勞動力所必需的生活資料的價值、勞動者養活家庭人口所必需的生活資料的價值、勞動者進行必要的教育和培訓的費用。

在現實經濟生活中,有兩個過程存在著收入分配兩極分化的可能性。一個是資本和勞動共同分割國民收入的過程,另一個是眾多的、不同層次的勞動者共同分割勞動報酬的過程。

先討論資本和勞動共同分割國民收入的過程中,如何保護勞動者的利益。其一,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是指在資本和勞動共同分割國民收入時,提高勞動報酬的比重。在勞動力的供給小於需求時,一般可以通過供求機制去實現這一目的﹔在勞動力的供給大於需求時,則需要政府通過“看得見的手”來保証勞動者得到必要的生活資料的價值,尤其要避免資本在分割國民收入時出現侵佔勞動報酬的情況。其二,政府在制訂經濟社會發展規劃時,要同時制訂勞動報酬的增長計劃,確保在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居民收入的同步增長,在勞動生產率提高的同時實現勞動報酬的同步提高,如此,才能真正實現發展為了人民。其三,建立健全社會保障制度。政府提供的社會保障制度,例如醫療衛生、基礎教育,也是勞動者為社會所做貢獻中的一部分內容。其四,就業是獲得勞動收入的前提,為此需要加強對勞動者的就業培訓,實行最廣泛、最有效的就業政策。需要說明的是,參與分割勞動者為社會所做貢獻的,不僅有資本、土地等要素,還有政府的各項所得。資本要用於擴大生產規模,要用於創新,但資本所得必須保留在合理范圍內。政府可以通過精兵簡政提高效率,減少在分割中的佔比。

再來看眾多的、不同層次的勞動者共同分割勞動報酬的過程。這一分配過程應當遵循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基本原理,認真貫徹《意見》中關於“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勞動報酬”的精神。為此,一是重視提高實體經濟部門勞動者的報酬。實體經濟是一國經濟穩健發展的基礎,必須在勞動報酬方面給予肯定,使這些生產性勞動的勞動崗位具有足夠的吸引力。二是關於企業高管們不合理的年薪。托馬斯·皮凱蒂在《21世紀資本論》指出,企業高管的天價年薪是兩極分化的新現象,高管們的特殊貢獻實際上很難計算,他們之所以能獲得天價年薪,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他們有權決定自己的薪酬。從理論上講,國企高管本身是一級干部,以干部薪酬的方式給其發放工資有其合理性。其三,給特殊崗位上的勞動者以充分的關注,例如醫護人員、科技工作者等,應通過有足夠吸引力的工資標准,使他們的服務和創新成果得到市場的充分肯定。

(作者:李義平,系中國人民大學全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經濟學院教授)

(責編:黃玉琦、任一林)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