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

生活美學:為生活立“美之心”

劉悅笛

2019年07月15日08:04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生活美學:為生活立“美之心”

  【光明學術筆談】

  有學者認為生活美學的提出是20世紀中國美學發展的必然結果:20世紀的中國美學,從對西方超功利美學的引進開始、到美學大討論中對人的實踐的討論、再到生活美學的興起,這一美學史的發展表明美學在不斷向具體的、活著的、小寫的人落實和生成。從美學史角度對生活美學的這個歷史定位,筆者基本贊成,那麼,生活美學為何在新世紀得以全面出場呢?

  時代境遇:以“美生活”來提升“好生活”

  當今中國社會與文化的變遷,民眾對於美好生活的追求,構成了生活美學得以興起的歷史背景。我們所追求的美好生活應該包括兩個維度:一個就是“好生活”,另一個則是“美生活”。好的生活是美的生活的現實基礎,美的生活則為好的生活的升華。好的生活無疑就是有“質量”的生活,而美的生活則是有“品質”的生活。

  生活美學就是要以“美生活”來提升“好生活”,以有品質的生活來升華有質量的生活,並對人民大眾進行生活美育的普及。生活美育則是生活美學的邏輯推演,生活美學通過生活美育得以落實。如今,越來越多的從事茶道、花道、香道、漢服復興、工藝民藝、非遺保護、游戲動漫、社區規劃等領域工作的人士,都積極融入生活美學的潮流中,並在各地傳播著美學美育觀念。

  實際上,“生活美學”,不僅是一種關乎“審美生活”之學,而且更是一種追求“美好生活”的幸福之道。前者之“學”是理論的,后者之“道”則是踐行的,二者恰要合一,這就是美學上的知行合一。

  整個東方美學,從根源上也是一種“生活美學”。東方美學不僅是可“知悟”到的人生智慧,更是訴諸“踐行”的現世傳統。這是由於,西方美學曾經更關注藝術,東方美學卻早已聚焦生活。有趣的是,“東方美學”這個詞卻不是東方人提出的,法國歷史學家雷納·格魯塞在1948年《從希臘到中國》中最早用過,而后才有東方對自身美學傳統的“自覺意識”。由此,也形成了最初的“比較意識”,一說“中國美學重‘形’,日本美學重‘色’,而韓國美學重‘線’”。但實際上,真正連縱起整個東方美學的內核乃為“生活”,它們皆為一種倡導生活化的“生活美學”。

  東方生活美學關注審美與生活之間所具有的“不即不離”親密關系,注重在日常生活中體味生活本身的美感。中國的“生活美學”就可以代表東方傳統,這種傳統就是一種始終未斷裂的生活傳統。中國古典美學作為最“原生態”的生活審美化傳統,形成了一種憂樂圓融的中國人的生活藝術。

  生活美學:審美與生活不即不離

  審美與生活的不即不離,就是一種既不接近亦不疏遠的關聯。中國生活美學,就是強調審美與生活之間如此的關聯,這裡的“生活”,乃是中國人自己的“生活”﹔這裡的“美學”,也是中國化的“美學”。

  生活乃是“生”與“活”的合一,生與活有別,生只是生物性的,動植物均有生,但隻有人才能活。每個人都要“生”,皆在“活”。在漢語的語境裡面,“生”原初指出生、生命以及生生不息,終極則指生命力與生命精神,但根基仍是“生存”。“活”則指生命的狀態,原意為活潑潑地,最終指向了有趣味、有境界的“存在”。明末清初著名畫家石濤所說“因人操此蒙養生活之權”當中的“生活”,正是此義。中國人所理解與踐行之“生活”,所言說的就是鳶飛魚躍那般的存在,有著鮮活的內涵與踐履途徑。

  人們不僅要“過”生活,要“活著”,而且要“享受”生活,要“生存”。按照法國哲人列維納斯的主張,在西方世界,對古人來說,存在指的是“事物”﹔對現代人來說,存在指的是“最內在的主體性”﹔對當今的人們來說,存在指的則是“生活”,也就是一種與自身、與事物的直接私密關系。在此意義上,中國人其實早就參透了生活的價值,由古至今都生活在同一個現世的“生活世界”當中,而不執於此岸與彼岸之分殊,這就是中國人的大智慧。

  人們不僅過日子,而且還在“經驗”著他們的生活,絕大多數人的生活是始終不離於感性的。列維納斯還說過,所有的享受都是“生存的方式”,但與此同時,也是一種“感性”存在。“美學”這個詞原本就是感性的意思,美學作為學科之本意就是“感性學”。但在中國,卻將“感”學之維度拓展開來,從而將之上升到“覺學”之境,而這“感”與“覺”兩面恰構成“不即不離”之微妙關聯。因此,中國的“美學”,就不僅是西學的感性之學,而且更是一種感性之智。

  “生活美學”之所以指向了“幸福”的生活,是因為,過生活就是享有生活,並去尋求生活的幸福與幸福的生活。幸福本身,就是一個美學問題,而非倫理問題。由古至今的中國人,皆善於從生活的各個層級當中來發現“生活之美”,去享受“生活之樂”。中國人的生活智慧,就在於將“過生活”過成了“享有生活”。也正因為如此,中國的美學在現實的生活世界中得以生長,它本然就是一種活生生的“生活美學”。

  在這個意義上,生活美學(抑或東方生活美學)不囿於西方的感性之學,而更是感性之智,美學恰恰關乎“幸福”的追求,並致力於讓人們的生活過得美好。“生活美學”恰是一種研究幸福之學,也是一種實現幸福之道!

  中國古典生活美學的基本面向

  既然中國古典美學從本源上說就是一種“活生生”的生活美學,在這個根基之上,中國美學可以為當今的全球美學貢獻出巨大的力量,因為我們的“美學傳統”就是生活的,我們的“生活傳統”也是審美的。我們當代的“生活美學”建構也需以中國古典美學為根基,形成一種古與今的“視界融合”。

  “生活美學”中蘊含著華夏傳統的生命意識、生活觀念和人生追求脈絡:一方面本然呈現出搖曳生姿的古典生活現場之美,另一方面又指向了其來路、走向和轉化的可能性。這就需要當今中國的美學研究者,一方面積極地參與到與國際美學界的最新交流當中,另一方面又回到本土去挖掘中國古典“生活美學”的資源。

  中國古典生活美學涵攝了“自然化”(性)、“情感化”(情)和“文化化”(文)三個基本的維度,這就非常全面地覆蓋了從生理的、情感的到文化的諸種生活,其基本問題意識便是探討如何實現審美化的生活,由此生成一種憂樂圓融的生活傳統。這裡的美學就不再是聚焦藝術的“小美學”,而是融入生活的“大美學”。

  “大美學”主張讓美學真正回歸到其得以自然生長的生活大地之中。當我們在找回中國人的生活美學傳統時,就是要為中國人的生活立“美之心”。中國人的生活美學可以分為十個基本面向:天氣時移的“天之美”、鑒人貌態的“人之美”、地緣萬物的“地之美”、飲饌品味的“食之美”、長物閑賞的“物之美”、幽居雅集的“居之美”、山水悠游的“游之美”、文人雅趣的“文之美”、修身養氣的“德之美”和天命修道的“性之美”。通過天、人、地、食、物、居、游、文、德、性這十個方面,中國人的生活美學大智慧可以被深描出來。這些生活審美化的傳統,其實都是“活著的”傳統。中國文化傳統之所以延續至今,乃由於生活的傳統從未中斷,審美的傳統從未中斷。“生活美學”就是這未斷裂傳統中的精髓所在,或者說,就是這傳統之“感”與“覺”的精髓。

  中國既是“禮儀之邦”,也是“美善之國”。生活美學也必然在承繼“禮樂相濟”的華夏悠久傳統中扮演重要角色。

  (作者:劉悅笛,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研究員)

(責編:任一林、曹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