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

通過研讀經典提高辯証思維能力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2019年07月15日08:02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通過研讀經典提高辯証思維能力

【提高科學思維能力·③辯証思維】

習近平總書記在《求是》2019年第1期發表的重要文章《辯証唯物主義是中國共產黨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指出:“學習掌握唯物辯証法的根本方法,不斷增強辯証思維能力,提高駕馭復雜局面、處理復雜問題的本領。‘事必有法,然后可成。’我們的事業越是向縱深發展,就越要不斷增強辯証思維能力。當前,我國社會各種利益關系十分復雜,這就要求我們善於處理局部和全局、當前和長遠、重點和非重點的關系,在權衡利弊中趨利避害、作出最為有利的戰略抉擇。”這段話深刻指出了增強辯証思維、提高駕馭全局的戰略思維能力的重要意義。而要提高辯証思維能力,最根本在於不斷接受馬克思主義哲學智慧的滋養,在解放思想和實事求是中努力提升。

1.加強哲學理論學習,掌握辯証思維的規律

《周易》有言:“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哲學和自然科學具有不同的思維特征,哲學是在“問道”,自然科學旨在“求器”。辯証思維作為哲學思維的核心內容,旨在尋找萬事萬物背后的對立統一關系,因此,提高辯証思維能力,就要加強哲學理論學習,掌握辯証思維的規律,養成辯証思維的習慣和自覺。

第一,通過哲學理論的學習,樹立萬物“無獨必有對”的世界觀。正如《周易》所言:“一陰一陽之謂道。”又如《道德經》所說:“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后相隨。”世界上的萬事萬物都是和其對立面相對而存在的,並不存在獨一無二的絕對存在,有上就有下,有前就有后,有善就有惡,有福就有禍。這是辯証思維的一個基本規律。張載提出:“有象斯有對,對必反其為。”程顥指出:“天地萬物之理,無獨必有對。皆自然而然,非有安排也。”程頤也說,“天地之間皆有對”,“道無無對,有陰則有陽,有善則有惡,有是則有非,無一亦無三”。可見,存在著的客觀現象都是對立相爭的,萬物的對立是普遍的、自然的,不是某種安排的結果。我們通過哲學理論的學習,首先就要把握辯証思維這一基本規律。

第二,通過哲學理論的學習,樹立萬物“孤陽不生,獨陰不長”的發展觀。《周易》有言:“生生之謂易。”正是在陰陽對立和轉化的過程中,世界上的萬事萬物才能夠生生不息。《黃帝內經素問集注》有言:“故發長也,按陰陽之道。孤陽不生,獨陰不長。陰中有陽,陽中有陰。”二程認為,對立之間存在著彼消此長的關系,對立雙方是相互影響的。“萬物莫不有對,一陰一陽,一善一惡,陽長而陰消,善增而惡減。”他們認為“消長相因,天之理也”,“理必有對待,生生之本也”,即對立是萬物變化的根源。正是在相互對立的兩個方面相生相克、此消彼長的交互作用中,萬事萬物得以生成和毀滅,不斷地生長和變化。“物極必反”,一個事物的兩個相互對立的方面,在一定的條件下,當其發展到一定的階段,雙方可以各自向其相反方面轉化。正如《道德經》所指出的,“反者道之動”,這是辯証思維的另一個重要規律。

第三,通過哲學理論的學習,樹立萬物“參差不齊”的矛盾觀。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存在於一切事物之中,貫穿於一切過程始終。而且,貫穿一切事物全過程的矛盾不是整齊劃一的,而是參差不齊的。它們在事物運動發展過程中作用和地位是不同的,有主要矛盾也有次要矛盾,有矛盾的主要方面也有矛盾的次要方面。這就要求我們在運用辯証思維分析和解決問題時,要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這就是“重點論”。同時,又不能攻其一點不及其余的單打一,要兼顧到次要矛盾和矛盾的次要方面,從而促進主要矛盾和矛盾主要方面問題的解決,這就是“兩點論”。“兩點論”是有重點的“兩點論”,“重點論”是“兩點論”基礎上的“重點論”,做到“重點論”和“兩點論”有機統一,這是辯証思維規律的必然要求。

2.自覺閱讀中西哲學經典,接受哲學智慧的滋養

經典是超越時空的人類智慧。經典之所以是經典,就在於它經歷了歷史的選擇和時間的沉澱,人類的生存智慧在其中得以保存和傳承。人類創造了並且在不斷創造著偉大的智慧,這些智慧都凝聚在經典之中。

第一,通過閱讀中國哲學經典汲取東方智慧,提高辯証思維能力。在中國古代哲學中,有豐富的辯証法思想。早在公元前11世紀,人們在同自然作斗爭中積累的經驗基礎上,提出了陰陽學說,用相互對立的陰陽二氣的交互作用來說明天地萬物的產生和變化。例如,《易經》中講的“八卦”以及以兩卦相疊演為六十四卦的學說,就是從正反兩面的矛盾對立來說明事物的變化和發展﹔《孫子兵法》提出了一系列矛盾的概念,如強弱、勝敗、虛實、利害、眾寡、得失、安危、貴賤、賞罰、勞逸、迂直、巧拙、速久、險易、多少等,指出“五行無恆勝,四時無常立,日有短長,月有死生”。這些矛盾的方面具有既對立又統一,既互相排斥各具相反的屬性,又互相依存的矛盾關系和矛盾演化。另外,《易傳》《黃帝內經》《論語》《中庸》《韓非子》《墨經》以及周敦頤、張載、程顥、程頤、朱熹、王夫之等的經典著述中都蘊含著豐富的辯証法思想,都需要我們從中汲取辯証思維的哲學智慧。

第二,通過閱讀西方哲學經典汲取西方智慧,提高辯証思維能力。古希臘的赫拉克利特、柏拉圖、亞裡士多德都提出過豐富的辯証法思想,《理想國》《形而上學》等著作中,以各種方式揭示了事物發展變化的辯証規律。文藝復興運動以后,從康德到黑格爾,德國古典哲學把辯証法思想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特別是黑格爾在《邏輯學》《精神現象學》《自然哲學》等經典著作中,把辯証法作為他的哲學理論體系的基礎,不僅把辯証法看作一種思維方法,同時又把辯証法作為適用於一切現象的普遍原則,把事物自身的矛盾運動規律視為支配一切事物和整個宇宙發展的普遍法則,系統構建了一個龐大的絕對精神辯証法王國。這些經典著作和論述都是我們提高辯証思維能力應該認真閱讀和汲取的思想資源。

3.研讀馬列經典升華境界,不斷提高辯証思維能力

通過閱讀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汲取智慧,提高辯証思維能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包含著經典作家所汲取的人類探索真理的豐富思想成果,體現著經典作家攀登科學理論高峰的不懈追求和艱辛歷程。閱讀經典著作,本身就是增長知識、開闊眼界、增加思想深度和訓練思維方式的過程,就是培養高瞻遠矚的戰略洞察力和腳踏實地的工作作風的過程,會使我們在潛移默化中受到他們崇高風范和人格力量的熏陶,從而實現自己思想境界和道德情操的升華。”這深刻闡述了閱讀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對於廣大黨員干部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從而提高辯証思維能力,掌握科學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進而正確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和推動工作所具有的重大意義。例如,對於辯証法的實質,馬克思在《資本論》第2版跋文中作出了非常經典而深刻的論述:“辯証法在對現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時包含對現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對現存事物的必然滅亡的理解﹔辯証法對每一種既成的形式都是從不斷的運動中,因而也是從它的暫時性方面去理解﹔辯証法不崇拜任何東西,按其本質來說,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馬克思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德意志意識形態》《資本論》《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等經典論著中系統闡述和生動運用了這樣的辯証法思想。還有列寧在《談談辯証法問題》《哲學筆記》中對辯証法思想的系統闡述,毛澤東在《實踐論》《矛盾論》《論持久戰》《論十大關系》《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等中運用辯証思維分析中國革命形勢、社會主義建設面臨的形勢與任務,確定戰略方針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經典論述,都值得我們反復閱讀接受其智慧的滋養。

現實中,有的人固步自封、因循守舊,思想和工作落后於客觀形勢的要求﹔有的人不按客觀規律辦事,急功近利,急於求成甚至蠻干、瞎干﹔有的人不喜歡聽真話、實話,不願意修正錯誤、擇善而從,這些現象顯然都是違背唯物辯証法的具體表現,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不願或者不敢堅持客觀辯証看待問題,從而不能做到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正是基於這樣的深刻認識,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領導干部一定要加強黨性修養,堅持一切以人民利益和黨的事業為重,這是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基礎。敢不敢堅持實事求是,考驗著我們的政治立場,考驗著我們的道德品質,始終是領導干部黨性純不純、強不強的一個重要體現。要做到實事求是,不僅要有正確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還必須有公而忘私和不計個人得失的品格。所以,領導干部必須帶頭加強黨性修養,帶頭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為了人民利益敢於堅持真理、修正錯誤,自覺為黨分憂、為國盡責、為民奉獻,以堅強的黨性來保証做到實事求是。”

總之,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揭示了整個物質世界的本質特性及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闡明了現象與本質、特殊與普遍、局部與整體、當前與長遠的辯証關系,為我們正確認識和妥善處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中諸多重大關系,樹立全局眼光、提高統籌能力提供了思想武器。各級領導干部隻有認真學習和掌握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才能站在戰略和全局的高度觀察和處理問題、從政治上認識和判斷形勢、透過紛繁復雜的表面現象把握事物的本質和發展的內在規律,才能視野開闊、胸襟博大,緊跟時代前進步伐,才能既抓住重點又統籌兼顧,既立足當前又放眼長遠,既熟悉國情又把握世情,克服和避免隻見現象不見本質、隻見樹木不見森林以及急功近利、目光短淺等現象,不斷提升戰略思維能力。”

(作者: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執筆:董振華)

(責編:任一林、曹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