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

做新時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讀《偉大的馬克思》

韓慶祥

2019年05月21日13:14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原標題:做新時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

天津人民出版社

當代著名哲學家陳先達教授今年出了一本新書,即近日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的《偉大的馬克思:做新時代馬克思主義者》。

陳先達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杰出代表,尤其在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方面有精深的研究和著述。他曾任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主任,被譽為“行走的馬列字典”。

2010年10月,中國人民大學舉行陳先達教授從教五十五周年學術研討會時,時任教育部部長袁貴仁發賀信。2016年,陳先達榮獲“第五屆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

而今,雖已近90歲高齡,陳先達教授卻依然以“孺子牛”的精神,高擎馬克思主義思想火炬,筆耕不輟,繼續“做馬克思主義聖火傳播者”。新著《偉大的馬克思:做新時代馬克思主義者》的出版就是最好的例証。

《偉大的馬克思:做新時代馬克思主義者》以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為參照系,運用馬克思主義的分析方法,在歷史和現實、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上,深入淺出地闡釋了馬克思是一位超凡的偉人、什麼是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是全人類的真理,以及新時代如何做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等具有根本性的重大問題。

什麼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

當今世界,幾乎所有標榜馬克思主義的學派都自稱是馬克思主義,而且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這就很自然地引出一個非常基礎而又關鍵的問題:究竟什麼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

對此,陳先達教授在《偉大的馬克思:做新時代馬克思主義者》一書中作了詳細的講解。

“我們應該把什麼是馬克思主義和‘我’認為什麼是馬克思主義區分開來。否則,堅持馬克思主義就變成了各行其是的空話。”書中指出,對什麼是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考察:一是它的締造者,二是它的內容。

從締造者角度而言,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觀點和學說,因而我們“不能把自己的虛構、附加、解釋強加給馬克思和恩格斯”。然而,我們也不能據此認為馬克思主義僅僅屬於馬克思和恩格斯個人。在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以后,馬克思主義在無產階級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中繼續得到豐富和發展。

從內容角度來說,馬克思主義包括三個組成部分: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但它們在馬克思主義中構成一個從理論上相互支撐、相互滲透的統一整體。

由此,陳先達給出了關於馬克思主義的定義:馬克思主義是由馬克思和恩格斯創立的,為他們后繼者所發展的,以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為使命,以建設共產主義為最高目標的科學理論體系。

這一定義的重要作用之一便是,它可以讓我們更容易地去識別哪些是偽造的“馬克思主義”:“要是在關於馬克思主義的定義和解釋中,抽去了它的科學世界觀和對資本主義社會矛盾的科學分析,放棄了社會主義革命目標,背離了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的使命,而又自稱為‘馬克思主義’,就不可能是馬克思主義。任何這類所謂的馬克思主義隻能是對馬克思主義的偽造。”

筆者這裡想特別指出的是,陳先達教授在書中還特地解答了一個很多學者或研究者都有過的疑問:馬克思主義為什麼是三個組成部分,而不是四個或五個組成部分?為什麼文藝學、倫理學、美學、思維學不能是其組成部分?為什麼不能按其他標准,例如按規律起作用的范圍,把馬克思主義的組成部分劃分為關於一般規律的部分、關於特殊規律的部分?

對此,書中解答說:“我們應該明確,當我們說馬克思主義包括三個組成部分時,我們的立足點是馬克思主義發展史的既成事實,而不是它的抽象可能性,它應該包括什麼,可能包括什麼。馬克思主義可以被用於指導各門科學,人們完全可以找到幾條理由把它們重新包括在馬克思主義科學體系結構中,可這只是學者的個人看法,而不是歷史事實。馬克思主義科學體系的結構,是由無產階級的偉大歷史使命和馬克思主義理論自身的內在邏輯決定的。離開了這個基點,隻能陷於煩瑣的爭論。”

信仰馬克思主義就是信仰真理

在《偉大的馬克思:做新時代馬克思主義者》一書中,筆者注意到,“信仰”是一個高頻詞:

“盡管馬克思一生備受迫害,屢遭驅逐,特別是晚年貧病交加,生活十分困苦,但他從不卑躬屈膝,賣論求官,絲毫不動搖對真理的信仰和追求。”

“馬克思主義作為信仰和宗教信仰有本質區別。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是以事實為依據的信仰,是建立在規律基礎上的信仰﹔宗教信仰是建立在‘信’的基礎上的信仰,我‘信’因而我信仰。宗教信仰不追問‘為什麼可信’,而是‘信’﹔科學學說不是問‘信什麼’,而是要問‘為什麼可信’。不能回答‘為什麼信’,‘可信’的科學根據和事實根據是什麼,就沒有科學﹔而追根究底地追問為什麼信,為什麼可信,信仰的科學根據和事實根據是什麼,就沒有宗教信仰。”

“現在有些人不相信理論的力量,隻相信金錢的力量。的確,金錢的力量是巨大的:金錢能征服許許多多意志薄弱的人,甚至是一些曾經意志堅強不怕戰火刑場的人﹔金錢可以制造謊言,但永遠買不到真理。可是由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和信仰武裝起來的人,就是披上了真理的盔甲,是永遠不可征服的人。一個人一旦深信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就會把它變為自己的信仰,變為自己的意志,變為任何人都無法摧毀的力量。”

……

凡此種種,不勝枚舉。

事實上,如果了解陳先達教授與馬克思主義結緣的背景,就不難讀懂書中“信仰”二字更為深層次的意味、更深刻的意義。

1953年,陳先達進入中國人民大學學習。他在這裡第一次系統學習了馬克思主義哲學,並真正體會到“馬克思主義是科學,得把馬克思主義當作科學來研究”。陳先達由此與哲學結緣,開啟了樹立馬克思主義哲學信仰並為之不懈奮斗的人生。

后來,陳先達曾不無詼諧地談及自己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特殊緣分:“我與哲學是舊式婚姻,先過門,后戀愛,逐步培養感情。我這一生,與馬克思主義哲學也是不離不棄,不管風吹浪打,都不會動搖。”

筆者在書中每次看到“信仰”二字時,似乎總能透過文字感受到這位“馬克思主義聖火傳播者”內心堅定的意志。

馬克思主義者一定要頭腦清醒

在談完“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與“信仰”之后,“做新時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也就水到渠成了。

“馬克思主義真正發揮作用必須有一個馬克思主義政黨,有一大批矢志不渝為之奮斗的忠誠信仰者和實踐者。”然而,陳先達在書中也坦言,“姓馬”容易“信馬”不易。

由此,陳先達提醒說,“做一名新時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不僅要有深厚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學問與修養,吸取人類積累的廣博的知識,而且要有關心社會現實問題和以人民利益為中心的激情和熱情。”

這是因為,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已經取得了勝利,政權掌握在自己手中,不存在因為堅持馬克思主義而殺頭、坐牢、流血的問題。但社會主義建設絕不是坐在咖啡館喝咖啡,高談闊論,指點江山。對共產黨人來說,革命有革命時的生與死的考驗,和平建設時期有順境與逆境的考驗,改革有改革時利益關系調整中的金錢考驗。從某種意義上說,改革時期的考驗更大,因為它是原有的社會關系和利益關系的一次大的調整。在現實生活中,經不起市場經濟考驗、經不起改革開放考驗、經不起地位變化考驗、經不起金錢考驗的“老虎”和“蒼蠅”並不少。

“在改革開放中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方向,對理論工作者也是一個考驗。改革開放是關乎中華民族命運的大事,也是對每個馬克思主義者的考驗。在意識形態領域,我們一定要頭腦清醒,能辨別理論上的大是大非。”

事實上,陳先達在該書卷首語中有一段話總結得特別好,筆者認為可以作為全書的概括:“我們有幸成為馬克思主義者,應該有堅定的信仰。我們之所以信仰馬克思主義,是為它的真理性所折服,信仰馬克思主義就是信仰真理,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是建立在科學真理的基礎上。馬克思主義是真理,真理是可信賴的,因為它具有科學性、客觀性和可驗証性,而不是一張永遠存在於內心世界、永遠不可到達天堂的預約門票。”

(作者韓慶祥系中央黨校原校委委員,一級教授)

(責編:王靜、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