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

農村三產融合:如何融,怎樣合

劉 奇

2019年03月14日08:54    來源:中國發展觀察

原標題:農村三產融合:如何融,怎樣合

農村三產融合發展,就是通過對農村三次產業之間的優化重組、整合集成、交叉互滲,使產業鏈條不斷延伸,產業范圍不斷拓展,產業功能不斷增多,產業層次不斷提升,從而實現發展方式的創新,不斷生成新業態、新技術、新商業模式、新空間布局等。當前我國農村三產融合在多方發力的作用下,勢頭正勁,呈現出許多新特征、新態勢。

一是多主體參與。就所有制而言, 既有國有企業、外資企業、混合所有制企業、股份制企業,又有集體企業、民營企業、個體私營企業。就空間格局而言,既有鄉村各類經營主體,又有城市各類工商資本﹔既有實體經營,又有虛擬經濟,阿裡、百度、網易等幾大網絡巨頭無不涉獵其中。參與主體多元,各有定位、各具專長、各顯功能,形成一個優勢互補的局面。但應把握讓農民盡可能多地分享產業增值收益這個關,決不能富了老板而窮了老鄉。在各類主體競爭中, 小農戶處於明顯的弱勢地位,以適當的方式,控制資本的不當得利,引導各類主體與農戶建立緊密的利益聯結關系和合理的利益聯結機制,形成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命運共同體是當下擺在各級決策層面前的重大課題。三產融合是產業興旺的關鍵,產業興旺是鄉村振興的關鍵, 而2 . 3 億小農戶的振興則是鄉村振興的關鍵。

二是多向度融合。既有以農業為基礎,乘勢發展農產品加工業、為農業農村服務的服務業的順向融合﹔又有以農村服務業為基礎,借機發展農產品加工業, 反向帶動農業生產的逆向融合﹔ 也有以農產品加工業為基礎, 襟帶左右,向兩端延伸,托起農業生產和為農服務業的雙向融合。農村處處有三產,如燒窯制磚瓦、編織工藝品是二產,開個商店飯店是三產,但農業與這兩個產業之間互無關聯,談不上融合。因此,農村產業興旺,互動融合是關鍵。不論哪種向度的融合,都必須能夠“融進去、合得來”,從而生發出豐富的業態形式和多元的產業主體,使更大范圍更高層次的社會產業大循環在鄉村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和生產要素的重新組合。

三是多資源勾兌。土地、資金、技術、人才、設備、信息、生態環境、設施裝備、勞動力、企業家、線上與線下、實體與虛擬,各類資源、各種要素不分城鄉,不分產業,不分行業,不分區域,跨界、迭代、互滲,按照市場規律各尋其位,各盡其力, 各得其所。到農場看走秀、到商店取匯款,到書店吃夜宵,到農家品美食,到魚塘去休閑,到車間去旅游,到酒店聽戲曲已成常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這個時代人類社會的最強音,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核心就在於地球上7 5 億人的互相合作。隨著社會分工越來越細,每個人所從事的工作在整個價值鏈中的比重會越來越小, 隻有與各方跨界合作,個人的工作才有價值,不然將會被社會集體拋棄。多資源勾兌亦同此理,隻有勾兌才能彼此借力,產生集群效應。但資源勾兌,要素重組,不能隻產生一加一等於二的簡單物理效應,而應在勾兌中發酵、裂變、重組、聚合,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復雜化學效應。

四是多功能開發。就農業自身而言,具有六大功能:日益強化的食物保障功能, 前景廣闊的原料供給功能,不斷拓展的就業收入功能, 正在崛起的旅游休閑功能,修復環境的生態保育功能, 承先啟后的文化傳承功能。當下的農業, 生產過程已經成了旅游觀光的好去處, 生產方式已經成了科普體驗的強磁場, 生產環境已經成了養生養老的理想地, 人們不再僅以農產品的產量和質量論英雄, 已經把視野拓展到更廣闊更深遠的空間去尋找價值。一些農產品加工企業不僅把車間開放為旅游觀光的場所, 而且產品展銷和圍繞產品的文化推介都做得引人入勝。餅干的來歷, 世界餅干的演進史﹔ 醬菜的源起,中國醬菜的流派分野﹔調味品的發展歷程,香稻米的分布特點等等,許多企業都以此展示其文化內涵。不少旅游企業更把景點打造成宣傳地方特產和地域文化的精彩平台, 讓人過目不忘。多功能開發是延長產業鏈、提升價值鏈的關鍵, 但應忌重復, 突出特色﹔ 忌一般, 打造品牌﹔忌孤立,串點成線﹔ 忌陳舊,創新業態。

五是多價值追求。經濟社會發展的驅動力分為四個層面:要素驅動、效率驅動、創新驅動、價值驅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已經過兩次動力轉型, 第一次是1978—1997年靠廉價要素供給, 第二次是1998—2012年靠擴張消費、擴張投資、擴張出口需求, 2 0 1 3 年以來, 進入以創新和價值為動力的時代。鄉村三產融合發展,必須樹立“綠色化”的新理念,遵循生態學原理,通過各產業自身及產業之間物質循環、能量流動和信息交換,構建一個符合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五位一體文明發展的價值體系, 五大領域是一個有機的統一體, 不可偏廢。那種隻單純就經濟論經濟的直線思維必須調整, 三產融合發展需要在五位一體價值觀的引領下推進。砍樹毀林、大煉鋼鐵是教訓﹔ 圍湖造田, 毀山開荒, 毀草種地, 以糧為綱是教訓﹔ 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的大辦鄉企也有教訓。前車之鑒警示我們,多元統一的復合性價值追求才符合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規律。

劉奇,博士生導師,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中國農經學會副會長,中國農村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委員、首席專家。

(來源:《中國發展觀察》2019年第5期)

(責編:任一林、謝磊)
相關專題
· 《中國發展觀察》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