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打好戰略主動仗

顏曉峰

2019年03月11日09:17    來源:紅旗文稿

原標題: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打好戰略主動仗

  2019年1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深刻認識和准確把握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和我國改革發展穩定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新挑戰,堅持底線思維,增強憂患意識,提高防控能力,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習近平總書記站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我們黨長期執政、國家長治久安、人民幸福安康的戰略高度,科學分析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面臨的安全形勢,就防范化解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等領域重大風險作出深刻分析、提出明確要求,為我們切實做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各項工作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重要遵循。

  一、重大戰略機遇期與重大風險積累期同時並存

  改革開放以來,幾代中國共產黨人接續奮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從創立、發展到完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世界正處於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國際力量對比更趨平衡,和平發展大勢不可逆轉。綜合考察中國發展大趨勢,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明確指出:“國內外形勢正在發生深刻復雜變化,我國發展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前景十分光明,挑戰也十分嚴峻。”重要機遇期與重大風險期兩種狀態並存、光明前景與嚴峻挑戰兩種趨勢同在,構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顯著特征。

  從世情看,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同時世界面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突出。當前,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世界和平合作、開放融通、變革創新的潮流滾滾向前,和平、發展、合作、共贏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給人類社會發展帶來新的機遇,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世界經濟增長動能不足,貧富分化日益嚴重,地區熱點問題此起彼伏,恐怖主義、網絡安全、重大傳染性疾病、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持續蔓延,人類面臨許多共同挑戰。全球安全問題早已超越國界。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任何一個國家的安全短板都會導致外部風險大量涌入,形成安全風險窪地﹔任何一個國家的安全問題積累到一定程度又會外溢成為區域性甚至全球性安全問題。”(習近平:《論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年版,第484頁)全球發展深層次矛盾突出,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思潮抬頭,多邊貿易體制受到沖擊,世界經濟整體發展環境面臨諸多風險和不確定性。

  從國情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同時諸多矛盾疊加、風險隱患增多。新時代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時代,全體中華兒女勠力同心、奮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全面深化改革啃下了不少硬骨頭,闖過了不少急流險灘。黨的十九大作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戰略安排,從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是中華民族未來幾十年的主潮流和大趨勢。同時,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清醒看到,實現奮斗目標既具有充分條件,也面臨艱巨任務,前進道路並不平坦,諸多矛盾疊加、風險隱患增多的挑戰依然嚴峻復雜。如果應對不好,或者發生系統性風險、犯顛覆性錯誤,就會延誤甚至中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重大風險潛藏於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等領域。就拿經濟領域的金融風險來說,中國宏觀杠杆率總水平較高。高杠杆和杠杆結構不合理容易帶來宏觀經濟不穩定性和脆弱性,助長投機行為,擴大資不抵債的規模和壓力,干擾社會預期,加大政策調控和市場調節難度。

  從黨情看,黨內政治生態明顯好轉,同時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成效顯著,全黨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堅決改變管黨治黨寬鬆軟狀況,消除了黨和國家內部存在的嚴重隱患,黨內政治生活氣象更新,黨的創造力、凝聚力、戰斗力顯著增強。同時,受國際國內環境各種因素的影響,我們黨面臨的執政環境仍然是復雜的,影響黨的先進性、弱化黨的純潔性的因素也是復雜的。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中指出:“清除了黨內存在的嚴重隱患,成效是顯著的,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了。黨面臨的長期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具有長期性和復雜性,黨面臨的精神懈怠危險、能力不足危險、脫離群眾危險、消極腐敗危險具有尖銳性和嚴峻性,這是根據實際情況作出的大判斷。”一些腐敗分子仍然不收手,置中央的三令五申於不顧,一意孤行,甚至變本加厲,嚴重違紀違法,是隱藏在黨內的政治隱患。

  從民心看,人民獲得感顯著增強、幸福感不斷提升、安全感得到保障,同時我國進入社會矛盾多發期。人民生活不斷改善,一大批惠民舉措落地實施,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城鄉居民收入增速超過經濟增速,中等收入群體持續擴大。中等收入群體作為經濟發展的穩定受益者,他們對社會秩序和主流價值觀認同感較強,比較理性務實,對社會能起到穩定器作用。我國經濟發展的“蛋糕”不斷做大,但分配不公的問題比較突出,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較大,群眾在就業、教育、醫療、住房、養老等方面面臨不少難題。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物質豐富了,但發展極不平衡,貧富懸殊很大,社會不公平,兩極分化了,能得人心嗎?”(《習近平關於社會主義社會建設論述摘編》,中央文獻出版社2017年版,第32頁)我國勞動人口眾多,又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如果就業問題處理不好,就會造成嚴重社會問題。失業的人口多了,社會穩定就面臨很大危險。執政黨的建設直接關系人心所向,如果管黨不力、治黨不嚴,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矛盾和問題得不到及時解決,我們黨就會失信於民,我們黨執政的基礎就會動搖和瓦解,黨就會面臨更大的危險。

  二、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安全之網

  增強憂患意識,做到居安思危,是我們黨治國理政的一個重大原則。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必須堅持國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統籌外部安全和內部安全、國土安全和國民安全、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安全保証,為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夯實實踐基礎。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安全之網,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是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的目的所在。

  確保政治安全,防控政治風險。政治安全是關系中華民族前途命運、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興衰成敗、關系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的根本性安全。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是一個大國,決不能在根本性問題上出現顛覆性錯誤,一旦出現就無法挽回。”(《習近平關於總體國家安全觀論述摘編》,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年版,第34頁)在道路問題上,必須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堅決反對一切削弱、歪曲、否定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言行。在改革開放的方向問題上,必須立場堅定。不實行改革開放死路一條,搞否定社會主義方向的“改革開放”也是死路一條。在黨的執政地位和領導地位問題上,必須堅持加強黨的自身建設與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並舉。不管黨、不抓黨就有可能出問題甚至出大問題,結果不只是黨的事業不能成功,還有亡黨亡國的危險。

  確保意識形態安全,防控意識形態風險。意識形態關乎國家政治安全。一個政權的瓦解往往是從意識形態領域開始的,意識形態防線被攻破了,其他防線就很難守住。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要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時候都不能旁落,否則就要犯無可挽回的歷史性錯誤。互聯網已經成為輿論斗爭的主戰場,是我們面臨的“最大變量”。在互聯網這個戰場上,我們能否頂得住、打得贏,直接關系我國意識形態安全和政權安全。要持續鞏固壯大主流輿論強勢,加大輿論引導力度,加快建立網絡綜合治理體系。防控意識形態風險,要著眼於未來,高度重視對青年一代的思想政治工作,教育引導廣大青年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確保青年一代成為合格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確保經濟安全,防控經濟風險。我們面臨的經濟風險總體可控,但化解以高杠杆和泡沫化為主要特征的各類風險將持續一段時間。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穩”的重點要放在穩住經濟運行上,確保增長、就業、物價不出現大的波動,確保金融不出現區域性系統性風險。既要保持戰略定力,推動我國經濟發展沿著正確方向前進﹔又要增強憂患意識,未雨綢繆,精准研判、妥善應對經濟領域可能出現的重大風險。各地區各部門要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系,把握好節奏和力度。要穩妥實施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長效機制方案,切實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加大力度妥善處理“僵尸企業”處置中啟動難、實施難、人員安置難等問題,穩妥處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要採取有效措施,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工作,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確保科技安全,防控科技風險。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將是最難掌控但必須面對的不確定性因素之一,抓住了就是機遇,抓不住就是挑戰。核心技術尤其是國防科技是花錢買不來的,我們在一些關鍵技術和設備上受制於人的問題,要從根本上改變,必須及早解決。隻有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要加強重大創新領域戰略研判和前瞻部署,抓緊布局國家實驗室,重組國家重點實驗室體系,建設重大創新基地和創新平台,完善產學研協同創新機制。要強化事關國家安全和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重大科技任務的統籌組織,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建設。我國創新型科技人才結構性不足矛盾突出,世界級科技大師缺乏,領軍人才、尖子人才不足,要加快建設一支規模宏大、富有創新精神、敢於承擔風險的創新型人才隊伍。

  確保社會安全,防控社會風險。要深入研究人口大規模流動、利益多樣化、社會信息化、思想文化多元化形勢下的社會管理規律,堅持源頭治理、系統治理、綜合治理、依法治理,努力解決深層次問題,確保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要從源頭上預防減少社會矛盾,做好矛盾糾紛源頭化解和突發事件應急處置工作,做到發現在早、防范在先、處置在小,防止碰頭疊加、蔓延升級。在具體工作中,不能簡單依靠打壓管控、硬性維穩,還要重視疏導化解、柔性維穩。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嚴重的國家之一,防災減災救災是一項長期任務。要堅持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的方針,堅持常態減災和非常態減災相統一,努力實現從注重災后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從應對單一災種向綜合減災轉變,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全面提高全社會抵御自然災害的綜合防范能力。

  確保外部環境安全,防控外部環境風險。這些年來,隨著中國快速發展,國際上有些人擔心中國會走“國強必霸”的路子,一些人提出了所謂的“中國威脅論”。中國人民不接受“國強必霸”的邏輯,願意同世界各國人民和睦相處、和諧發展,共謀和平、共享和平。中國主張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堅持對話協商、共建共享、合作共贏、交流互鑒、綠色低碳,建設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但決不能放棄我們的正當權益,決不能犧牲國家核心利益。任何外國不要指望我們會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們會吞下損害我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苦果。”(習近平:《論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年版,第3頁)積極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要完善共建“一帶一路”安全保障體系。我國企業在海外投資形成的資產規模迅速擴大,我國公民出境人數迅速增加。要逐步提高海外安全保障能力和水平,加強我國海外金融、石油、礦產、海運和其他商業利益保護,確保海外重大項目和人員機構安全。

  全面從嚴治黨,經受“四大考驗”、防止“四種危險”。對我們這樣一個大黨、長期執政的黨來說,管黨治黨一刻不能鬆懈。如果管黨不力、治黨不嚴,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黨內突出問題得不到解決,我們黨遲早會失去執政資格,不可避免被歷史淘汰,這決不是危言聳聽。全黨要牢記毛澤東同志提出的“我們決不當李自成”的深刻警示,牢記“兩個務必”,牢記“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古訓,著力解決好“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歷史性課題。我們黨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現在更需要“愈大愈懼,愈強愈恐”的態度。我們當前主要的挑戰還是黨的領導弱化和組織渙散、紀律鬆弛。不改變這種局面,就會削弱黨的執政能力,動搖黨的執政基礎,甚至會斷送我們黨和人民的美好未來。近年來,一些國家因長期積累的矛盾導致民怨載道、社會動蕩、政權垮台,其中貪污腐敗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隻要我們管黨治黨不放鬆、正風肅紀不停步、反腐懲惡不手軟,就一定能夠贏得反腐敗這場輸不起也決不能輸的斗爭。我們黨一次次拿起手術刀來革除自身的病症,以勇於自我革命的精神打造和錘煉自己,堅持不懈地同自身存在的問題和錯誤作斗爭,是黨長盛不衰的重要原因所在。

  三、全面推進偉大事業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治本之策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繼續和深化。全面推進偉大事業必須打贏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防控重大風險才能順利全面推進偉大事業。全面推進偉大事業,從根本上說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治本之策。

  堅持新發展理念,構建防控風險的基本機制。發展理念是管全局、管根本、管方向、管長遠的。新發展理念既是關系我國發展全局的一場深刻變革,也是為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構建基本機制。創新發展轉變發展動力,防控停滯風險。我國創新能力不強,科技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能力不足,這是我國這個經濟大個頭的“阿喀琉斯之踵”。協調發展解決發展矛盾,防控失衡風險。經濟發展一段時間跑得快之后,就要注重發展的整體性協調性,否則“木桶效應”就會愈加顯現。綠色發展保証發展永續,防控透支風險。我國建設現代化國家,走美歐老路是走不通的。特別是一段時間全國大范圍長時間的霧霾污染天氣,也敲響了必須堅持綠色發展的警鐘。開放發展拓展發展格局,防控封閉風險。當今世界,開放還是封閉,是人類面臨的重大抉擇。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必然落后,沒有哪個國家能夠退回到自我封閉的孤島。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冷戰思維、零和博弈愈發陳舊落伍,妄自尊大或獨善其身隻能四處碰壁。”(習近平:《論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年版,第521頁)共享發展成果,防控沖突風險。“天下之治亂,不在一姓之興亡,而在萬民之憂樂。”要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有力推動我國發展不斷朝著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方向前進,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

  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構建防控風險的堅實基礎。“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反映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面發展、共同進步的規律,也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基礎。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成效越是顯著,風險的發生概率就越低、程度就越輕,抵御化解風險的效果就越好。經濟建設是防控經濟風險的基礎。不斷適應、把握、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推動我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是克服我國經濟面臨一定的下行壓力和不少困難,如產能過剩和需求結構升級矛盾突出,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不足,金融風險有所積累,部分地區困難增多的前提條件。政治建設是防控政治風險的基礎。堅持正確的政治發展道路是關系根本、關系全局的重大問題。古今中外,由於政治發展道路選擇錯誤而導致社會動蕩、國家分裂、人亡政息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些發展中國家照搬西方政治制度和政黨制度模式,結果很多國家陷入政治動蕩、社會動亂,人民流離失所。文化建設是防控文化風險的基礎。堅定文化自信,事關國運興衰、事關文化安全、事關民族精神獨立性。輿論導向正確是黨和人民之福,輿論導向錯誤是黨和人民之禍。一個拋棄了或者背叛了自己歷史文化的民族,不僅不可能發展起來,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場歷史悲劇。社會建設是防控社會風險的基礎。我國改革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社會穩定進入風險期,各種現實問題和深層次矛盾交織疊加,一些重大問題敏感程度明顯增大,處理不慎極易影響社會穩定。生態文明建設是防控生態環境風險的基礎。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生態環境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習近平:《推動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台階》,《求是》2019年第3期)我國環境容量有限,生態系統脆弱,污染重、損失大、風險高的生態環境狀況還沒有根本扭轉。要始終保持高度警覺,防止各類生態環境風險積聚擴散,做好應對任何形式生態環境風險挑戰的准備。

  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構建防控風險的重點方略。“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是從我國發展現實需要中得出來的,從人民群眾的熱切期待中得出來的,也是為推動解決面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提出來的。解決面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固本之道、破障之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領域全覆蓋、人口全覆蓋、區域全覆蓋的小康,是平衡性、協調性、可持續性的小康,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關鍵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古往今來,大多數社會動蕩、政權更迭,原因最終都可以歸結為沒有形成有效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我國發展面臨一系列突出矛盾和挑戰,解決這些問題,關鍵在於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是解決黨和國家事業發展面臨的一系列重大問題,解放和增強社會活力、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要求。法治興則國家興,法治亂則國家亂。什麼時候重視法治、法治昌明,什麼時候就國泰民安﹔什麼時候忽視法治、法治鬆弛,什麼時候就國亂民怨。全面從嚴治黨,是黨在新時代進行新的偉大斗爭的根本保証。應對和戰勝前進道路上的各種風險和挑戰,包括各種各樣的“攔路虎”“絆腳石”,關鍵在黨。我們要贏得優勢、贏得主動、贏得未來,就必須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使我們黨能夠團結帶領人民有力應對重大挑戰、抵御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

  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構建防控風險的強大力量。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把人民軍隊建設成為世界一流軍隊,是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新形勢下,我國周邊安全風險在增多,特別是海上安全威脅日益突出,有的國家加大對我國戰略遏制和圍堵力度,維護我國核心利益和發展利益面臨更復雜的挑戰。世界新軍事革命深入發展,武器裝備遠程精確化、智能化、隱身化、無人化趨勢明顯,戰場不斷從傳統空間向新型領域拓展,新軍事革命的本質是爭奪戰略主動權。從近年來軍隊現代化建設和進行軍事斗爭准備任務的情況看,我軍打信息化戰爭能力不夠、各級指揮信息化戰爭能力不夠的問題比較突出,軍事斗爭准備存在不少短板。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維護國家安全,我們要綜合運用政治、外交、經濟、文化、法理等多種手段,但軍事手段始終是保底的,是起定海神針作用的。能戰方能止戰。軍事這一手不過硬,就可能陷入戰略被動。”(習近平:《論堅持全面深化改革》,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年版,第276頁)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緊緊圍繞新時代建設一支什麼樣的強大人民軍隊、怎樣建設強大人民軍隊,開拓了中國特色強軍之路,邁出堅實步伐,為國防和軍事安全提供了堅強保証。重塑政治綱紀,有效解決了弱化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突出問題﹔重塑組織形態,有效解決了制約我軍建設的體制結構的突出問題﹔重整斗爭格局,有效解決了軍事力量運用方面的突出問題﹔重構建設布局,有效解決了我軍建設聚焦實戰不夠、質量效益不高的突出問題﹔重樹作風形象,有效解決了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滋生蔓延的突出問題。

  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構建防控風險的根本保証。黨的十九大開啟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2019年處於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歷史交匯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關鍵之年。新年伊始,黨中央首次舉辦以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為主題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專題研討班,習近平總書記首次以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為主題發表重要講話。這表明,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必須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現代化建設的過程,也是風險化解的過程。防范化解重大風險不能脫離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實踐﹔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也不能忽視現實的或潛藏的重大風險。從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是我國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全面提升的進程,是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不斷滿足的進程,是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的進程,是中國共產黨始終走在時代前列、得到人民衷心擁護、勇於自我革命、經得起各種風浪考驗、朝氣蓬勃的進程,是人類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的進程,也是各種風險逐步減少減弱、化解消除,防控風險能力逐步增強的進程。

  四、更加自覺地把提高防控風險能力納入提高黨的執政能力之中

  黨是最高政治領導力量,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包括堅持黨對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工作的領導。黨的領導效果如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黨的執政能力。黨的執政能力包括很多方面,其中防控風險能力是重要方面。我們黨在內憂外患中誕生,在磨難挫折中成長,在戰勝風險挑戰中壯大,防控風險能力在實踐中不斷增強。改革開放以來,黨領導人民應變局、平風波、戰洪水、防非典、抗地震、化危機,成功應對一系列重大風險挑戰、克服無數艱難險阻,充分顯示了黨的強大防控風險能力。在新時代,防控風險能力對於黨的執政能力更加重要,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必須更加注重提高防控風險能力,必須更加自覺地把提高防控風險能力納入提高黨的執政能力之中。提高防控風險能力,集中體現在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提出的“三個既要、三個也要”上。

  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黑天鵝”事件是指稀有性、極大的沖擊性和事后(而不是事前)可預測性的事件,例如特大地震就屬於此類風險。“灰犀牛”事件是指既是概率高的事件,又是影響大的事件。越是及早地應對處理,損失就會越小。但這類事件離得越遙遠,就越會放鬆警惕,不做任何防范。當這類危險真的靠近的時候,能做的就非常有限了。例如生態危機就屬於此類風險。新時代重大風險包括這兩類風險,都在防范之列,但更要重視對“灰犀牛”事件的防范。

  新時代面對的風險既有因未發展起來而長期積累的問題,也有因發展起來以后新形成的問題,風險誘因疊加。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發展起來以后出現的問題並不比發展起來前少,甚至更多更復雜了。新形勢下,如果利益關系協調不好、各種矛盾處理不好,就會導致問題激化,嚴重的就會影響發展進程。”(《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年版,第833-834頁)當前,世界大變局加速深刻演變,全球動蕩源和風險點增多,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國際風險有可能迅速傳導為國內風險。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領域聯系更加緊密,“五位一體”同時也意味著風險的聯動和放大效應,一個領域發生的風險有可能導致其他領域的風險,引發系統性全局性風險,“蝴蝶的翅膀”更具煽動性。

  現代社會,風險本身就更具復雜性、多樣性、突變性、不確定性,對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帶來新的課題和嚴峻挑戰。新時代提出新要求。無論風險來自何方、以什麼樣的形式出現,但危害都是巨大的,都是不容麻痺大意、不能臨陣退卻的,都要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科學理性精神和無私無畏勇氣,全力以赴應對。

  既要有防范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要充分認識到防控風險能力不足的危害后果。新形勢下,黨面臨的“四大考驗”內含著防控風險的考驗,面臨的“四種危險”包含著防控風險能力不足的危險。一些黨員干部,缺乏憂患意識,看不到顯性的和隱性的風險﹔在風險沖擊來臨時,戰略定力不夠,手足失措﹔對各類風險的系統關聯、演化規律把握不住,不能有效防控風險,甚至出現風險失控﹔自覺防控風險的能力不足、水平不夠,往往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病急亂投醫﹔等等。

  風險是安全的隱患,防控風險能力是安全的保証。防控重大風險能力不足,本身就成為影響國家安全的重大危險。要有防范風險的先手,就是“消禍於未萌”“治亂於未亂”“消未起之患”,預防在先。同時,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無論面對社會風險還是自然風險、內部風險還是外部風險、多發風險還是偶發風險,我們都應該做到心中有數、對症下藥、綜合施策、應對有方。要加強對各種風險源的調查研判,提高動態監測、實時預警能力,推進風險防控工作科學化、精細化,對各種可能的風險出手及時有力,力爭不出現重大風險或在出現重大風險時扛得住、過得去。

  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風險的有准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這就是把“抗洪”和“防洪”、“滅火”和“防火”、治標和治本統一起來,努力佔據防控重大風險的主動和有利地位。這就要求深入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內在規律。

  要在全面掌握風險成因中防控風險。風險是關於未來的某種可能,它的發生有一定概率,需要一定條件,可以通過科學預見形勢、發展走勢,發現隱藏其中的風險挑戰,做到未雨綢繆。對風險成因的認識越為全面准確,防控風險就越為自覺主動。

  要在有效化解風險振蕩中防控風險。風起於青萍之末,風險具有非線性機制,從萌芽到爆發,需要經過一定環節醞釀,經過一個過程演化。防控風險,不僅要求平息大的動蕩,而且要求遏制於萌芽狀態。中醫經典《內經》曾提出:“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這就是防患於未然。而且,對風險控制得越早,防范越為及時得力,效果就越好。

  要在及時中止風險演化中防控風險。風險有多種誘因,而且有多種路徑。通過完善風險防控機制,建立健全風險研判機制、決策風險評估機制、風險防控協同機制、風險防控責任機制,主動作為,中止風險的演化,不讓小風險演化為大風險,不讓個別風險演化為綜合風險。

  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強調: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是各級黨委、政府和領導干部的政治職責,要堅持守土有責、守土盡責,把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工作做實做細做好。各級領導干部要勇於擔當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領導責任,全面提高防范化解各個領域重大風險的能力水平,具有充沛頑強的斗爭精神,敢於擔當、敢於斗爭,保持斗爭精神、增強斗爭本領,應對好每一場重大風險挑戰。

  (作者:天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教授,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重大項目、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及對黨和國家工作的新要求研究”首席專家,天津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任一林、謝磊)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