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理论

李义平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国经济进入追求高质量增长新阶段

2017年12月22日10:05    来源:中国网

主持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2017年12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举行。会议首次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总结了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历程,分析当前经济形势,部署2018年经济工作。此次会议传达出哪些重要信息,我们如何预期明年的经济发展,针对这些问题,中国访谈栏目特邀经济学家李义平教授对会议内容进行解读。

李教授,您好,欢迎您做客我们的演播室。

李义平: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

主持人: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常是先总结过去数年来的经济发展情况,同时部署来年的经济工作。据新华社报道,今天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总结党的十八大以来的经济成就时认为,经济结构出现重大变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供求平衡是成就的重要方面。您认为供给侧改革的成功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李义平:先简单说一下什么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多老百姓对这个概念比较陌生。经济发展通常是不太平衡的,不平衡是一个常态,平衡是相对的。但是,如果这种不平衡的差距太大、极端,就需要宏观调控。如果从需求方面去干预,那叫需求管理,就是上项目、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果从供给方面,就是从创新方面,让企业生产新的产品,从这些方面解决问题,就是供给侧,所谓“侧”就是从这边开始。我们国家长期的经济发展,快速的经济发展,再加上宏观的刺激性政策,积累了大量的结构方面的问题和矛盾。比如,房地产和实体经济的问题;比如,实体经济中低端产能严重过剩、高端需求严重外溢的问题;比如,一些地方过多的金融衍生产品、金融化的问题。这些问题都说明经济发展碰到的主要问题是结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决定实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主张完全是合乎中国经济发展实际情况的。实施以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我们从新闻中看到大量新业态的涌现。因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淘汰落后产能;二是创新,出现新的经济增长亮点。在我看来,其实创新出现新的经济增长亮点比淘汰落后产能更重要。大家都知道,落后产能造成污染,不能挣多少钱,它是鸡肋,主要就是没有创新的东西来替代。如果有创新的东西替代,能挣更多的钱,上升到经济增长制高点,谁还会愿意守着那些有问题、有污染的低端产能呢?所以,新业态的涌现是去年以来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方面。钢铁、水泥行业的去产能也取得了巨大成就。三是对房地产泡沫的抑制,对金融衍生产品的监管。这些都是党中央明察秋毫的。所有这些问题都是结构性改革。

再概括一下,一是创新方面,新业态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二是去产能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在防范金融风险、房地产风险方面也取得了巨大成就,明确提出了去杠杆化。去杠杆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所以,自实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成绩还是非常显著的。

主持人:在部署2018年工作时会议要求做好八项重点工作,第一就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前面说到供给侧改革取得了很大成果,为什么还要深化改革呢?又能在哪些领域和方面进行深化呢?

李义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解决深层次的结构问题。结构问题包括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合理不合理。我们把一个产业分为三个环节:研发、制造、知名品牌的经营。第一和第三个环节处于产业链高端,有产业话语权。有没有话语权大不一样,有没有品牌大不一样 。你有品牌,这个店就欢迎你去;没有品牌,你就要遵守很多“潜规则”。这个方面还有很多事要做,要上升到产业链的高端,一、二、三产业也要顺序地自然而然地发展现代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

深层次的结构问题是供给侧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深层次的结构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三四十年的发展积累下来的。环境污染都是结构性的问题,结构性调整背后有改革的问题。以往之所以发展那么快、产生那么多问题,它背后还存在发展模式的问题。我们必须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调整经济发展模式。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提出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你刚才说的那些方面,不仅要从技术方面,从创新方面,而且要从制度方面、体制方面(推进)。30多年来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就是我们的体制改革。中国创新最多的地方都是市场经济发展好的地方。创新多了,结构自然而然就调整了。所以,体制方面的成本还很大,还需要在体制方面创新。在怎么样引导人们创新、激发人们的创新激情方面,还应该有相应的制度安排。在这些方面,我们还可以深化。

主持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第二项重点工作是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如果倒着推的话,是否还有一些市场主体的活力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又有哪些市场主体还有更大的潜力有待发挥?

李义平:市场主体首先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能不能发挥市场主体的功能,我们一直在改革。1984年,《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曾经认为国有企业改革是整个改革的攻坚环节。我们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通过改革使国有企业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市场主体,让它像市场主体那样发挥作用。什么叫市场主体?就是财政约束是硬化的,能生产出社会需要的产品,我就能存在下去。国有企业必须有这样的意识,必须在这些方向上改革发展。然后才是民营企业。中国市场经济发达的地区都是民营经济发达的地方。原来是允许民营经济发展的,现在也是允许它发展,有“两个毫不动摇”,但民营经济发展也遇到很多“玻璃门”、“弹簧门”,不能充分进入。我们党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国有企业拿出来那一块,民营企业愿不愿意进入?民营企业的融资难、成本高的问题怎么解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把他们吸引住?特别是民营企业。在这种情况下,更要让民营企业有广泛的可以进入的领域,让它发挥作用。除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还应当吸引外资。高端的走出去、高端的引进来。

除此之外,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印发的《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说,企业家精神的培育就是倡导企业家精神的民族化,让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精神——敢于创新,敢于探索无限的认识领域,在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情况下解决经济问题,坚韧不拔地探索。如果广大人民群众都有这样一种精神,就会涌现千千万万的企业家。广大人民群众,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市场主体,市场主体不仅包括生产,而且包括消费,你是消费的主体,你贡献了,你愿意消费,你为你的美丽生活奋斗了,经济自然就发展起来了。

主持人:第三项重点工作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十九大报告最先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性。乡村振兴战略跟我们过去说的三农问题有什么关系,又有什么不同?乡村振兴战略跟这些年大力推进的小城镇建设又有什么关系?

李义平: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乡村振兴,让人感到很振奋。乡村振兴的前提好像就是不行了,或者说有些乡村“沦陷”了。改革开放以来,很多的村子没有了,这里有一个误解,就是城镇化的误解。《人民日报》曾经发表的文章说:城镇化的逻辑,到底是以经济发展带动了城镇化,还是靠城镇化发展经济?正确的答案应该是经济发展带动了城镇化。浙江、江苏、广东、山东,经济发展了,涌现了很多民营企业。星罗棋布的民营企业,大家形成一个聚集地,大家聚集在一块,这个地方有了产业氛围,有了人气,自然而然地就城镇化了,水到渠成,润物细无声的城镇化。

我们中国必须解决农业的问题,说到底农业永远都是国民经济的根基。农业的问题解决粮食的问题。中国人要把自己的饭碗端在自己的手上,必须装自己的粮食。粮食是特殊的商品,关键的时候拿钱买不到粮食。在比较利益的驱使下,很多农民也不愿意种地了,很多农村消失了,一夜之间没有了。习总书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曾经提出来“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留得住乡愁”。要解决三农问题,必须有人,必须有农业的发展,必须有农业的现代化。振兴乡村是现阶段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举措。

这和最近提出的小城镇建设有什么关系?小城镇建设主要是旅游,建设一个漂亮的城镇,不能代表整个乡村的振兴。乡村振兴可以选择小城镇建设的道路,但它远远是不够的。必须让土地的经营权、使用权流转起来,全面地解决农民问题,振兴乡村。振兴乡村不仅包括振兴乡村经济,而且包括振兴乡村的教育。

主持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提出了“三大攻坚战”的概念。今后三年要重点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我们想请您谈一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的问题。为什么中央此时如此重视金融的重大风险?金融风险又体现在哪里?

李义平:中央的三大攻坚战抓得很准。首先是防范金融风险。1997年,亚洲的危机是金融危机,从泰国开始,席卷韩国,包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2008年的美国次贷,从金融方面开始。为什么出现这么多的金融风险?我们有的时候把人家的教训当作了经验。

我们一定要强化实体经济,强化制造业。金融风险是由方方面面的原因形成的。比如,房地产泡沫、高杠杆率;比如,以往经济的刺激。经济发展是自然而然的过程,不是拔苗助长的过程。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风险就是地方债。党中央提出要加强监管,该处理的处理。现在成立了级别很高的领导小组。

第二个攻坚战是精准脱贫。我们要全面建成小康,时间马上要到了。小康是什么东西?小康起码给人的感觉,小康是中国人民的用语,中国人民几千年来对小康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吃穿不愁。吃的穿的解决了再对美好生活不断追求。现在还有一些人吃穿的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所以要精准扶贫。

精准扶贫不能只给钱,还需要通过产业的选择,选择绿色产业。通过提振人们解决贫困问题的决心,通过体制,再通过社会方方面面的帮助,我们前进的路上,一个人都不能落,全面建成小康,又符合社会主义生产目的,社会主义生产目的就是最好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变化了的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求。精准扶贫任务很艰巨,特别是一些老区。在这种情况下,精准扶贫一定要作为我们党非常重要的任务,是代表人民群众利益的任务。

主持人:还有第三大攻坚战污染防治。

李义平:污染防治很重要。人民群众的福利包括几种,不光是经济福利。经济福利就是经济发展了,你有钱了,可以买大房子,可以旅游,可以买汽车。还有一种是社会福利,现在的教育问题。讲到民生的时候,教育的问题提得很具体,幼儿园的问题、中小学的问题、择校热的问题。习总书记在这次经济工作会议上讲得很具体,让人很感动。这些问题不解决,人民群众会产生焦虑,这是社会生活方面的福利。还包括自然界的福利,干净的空气、健康的饮用水、物种的多样性。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人民的健康问题就解决不了,保证不了。

防治污染为什么要打攻坚战?就是因为我们前一段时间的发展模式容易造成污染。很多地方有错误认识,片面追求GDP速度。国民生产总值是一个国家在一年之内生产的全部产品和劳务的价格总和。它掩盖了很多,掩盖了自给自足的东西。

习近平总书记的经济思想,主要以五大发展理念为指导。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只要我们治理污染,环境完全可以好起来。发达国家也走了这样一条路,后来他们认识到,你要想持续发展,必须要绿色,因为绿色本身就是人们的福利所在。在这种情况下,各地地方政府应当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坚决在蓝天保卫战、治理环境污染方面下大的工夫。大家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已经开始行动了。这是很好的迹象。

主持人:最后请您谈一谈您对此次经济工作会议的整体印象,包括对会议提出的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和高质量的增长。您怎么看这两方面?还有哪些亮点特别引起您的注意?

李义平:这次经济工作会议充分表明了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了新时代,有了新时代的强烈的特征,也表明我们的经济发展进入了新阶段。这个新阶段就是从原来的长身高转化为强身健体,就是从原来的追求经济增长速度到了千方百计地追求经济增长的质量。

什么叫经济增长的质量呢?它包括产品的质量,电视机做得好,汽车做得好,窗户做得好,这都是产品的质量。但是,它不仅仅是产品的质量,还包括产品要做得好,要符合人性。它包括产业结构的合理,一、二、三产业结构的合理。在一个产业中,很多的产业能够处于产业链的高端。它包括能够跟自然界和谐相处。它包括不断把广大人民群众创新的激情调动起来,依靠创新发展,靠全要素生产率。什么叫全要素生产率?主要讲的就是技术创新的贡献,主要讲的是体制改革的贡献。这应该是高质量的。这样的高质量可以保证经济持续稳定发展,可以表述经济真正的强大。

你刚刚讲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习总书记反复讲“稳”是很重要的。经济上的“稳”,爬沟过坎的时候,如果“稳”,即使出问题,也不会出大问题。我们现在向前进,就像爬坡一样,咬不住会向后退,所以稳住很重要,稳住了才有前进的可能性。当然,稳住不是目的,稳住是为了高质量的前进。我们前进的方向应当是经济发展的高质量,应该是根据社会主要矛盾的需要。

我们原来社会主要矛盾是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现在的社会主要矛盾是广大人民变化了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经济发展不充分不平衡之间的矛盾。不充分就是发展了但发展得不到位,不平衡就是还有很多严重失衡的地方。这些都影响到经济的稳。

除了经济的“稳”,社会的“稳”也很重要。中国人民最大的福利,可能自己没感觉到,就是这个社会很稳定。社会稳定了,才可以谈得上发展。没有稳定,每个人的幸福生活都被打乱,还谈什么稳定发展?所以,我们首先要做好“稳”。但是,我们的“稳”不是为了稳,而是要稳中求进。求进就是要创新,就是要高质量的推动经济发展,要高质量、高效率,要转换动能。这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来的。同时,通过改革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以体制保证这些伟大任务的光荣实现。

主持人:再次感谢李教授对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详细解读。再次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再见!

(责编:万鹏、谢磊)
相关专题
· 李义平专栏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