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理论 >>
李义平:发展观、发展的衡量指标与路径
2013年07月12日08:38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按语

发展观,发展的衡量指标与发展路径或发展模式的选择,是一个有机的体系。发展观决定着发展的衡量指标的设定和发展路径的选择,衡量指标和发展路径则体现和实践着发展观。发展观、发展的衡量指标和发展路径是动态的,特别是发展的衡量指标和发展路径,更需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适时调整。当前中国经济进入新的历史时期,面临着由大到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以及人民群众对发展的要求更高的关键时刻,有必要进一步讨论我们的发展观、发展的衡量指标以及发展的路径选择。

以人为本,一切为了人民的福祉,是我国经济发展不可动摇、不可偏离的目标

经济增长的目的在于提高人民群众的福祉。但在现实经济生活中,确实存在着为增长而增长的倾向,存在着偏离满足人民福祉的倾向。

发展是为了人,为了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在《1857—1858年的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按照人们个体发展的程度,把人类社会分为依次递进的三种社会形态。其中最初的社会形态是指人的依赖关系,“在这种形态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窄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通行人身依附,相当于资本主义社会以前的诸社会形态。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种社会形态,表现为货币面前人人平等,人们有了多方面选择的自由。“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人的个体得到了全面的、充分的发展,相当于马克思所讲的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认为,第二个阶段为第三个阶段准备了必要的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马克思追求的是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他认为这样的社会状态才是最理想的社会状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社会主义部分明确规定,社会主义的生产目的是为了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这就是说,人民群众的福祉不仅包括物质层面的需要,而且包括精神层面的需要。人民群众的需要是动态的,不断调整的。

无独有偶,发达国家的学者也曾经对一国经济发展的目的做出了有针对性的反思。1973年美国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在其所著《经济学和公共目标》中认为,单纯追求经济增长造成了经济发展与社会公共目标的失衡,这样的发展模式制约了人民福祉的提升和社会的健康发展。加尔布雷斯指出,无论如何不应当妨碍经济增长的观点成了一把保护伞,掩盖了许多不好的事,对经济增长数字的关心超过了对人本身的注意。为此,他呼吁经济发展应当回到重视公共目标的轨道。

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其颇具影响的《以自由看待发展》一书中,对发展观、发展目的做了全新角度的论证,森指出,将发展等同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或个人收入的提高,或工业化与技术进步,或社会现代化等的观点,是狭隘的发展观,这些最多属于工具性范畴,是为人的发展、人的福祉服务的。

2000年,世界各国领导人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商定了一套时限为15年的目标和价值指标,强调自由、平等、共济、宽容、尊重大自然和共同承担责任。进入新时期后,中国共产党人更是极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建设生态文明等重要思想。

综上所述,发展是为了人们的福祉,这既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期望,也是发达国家经验教训的总结,更是我国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迫切需要。然而,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确实存在着偏离社会主义生产目的、为增长而增长的增长主义倾向。各地不遗余力、不择手段血拼GDP,最终导致一系列问题的产生与加剧,例如,环境污染、农村与城市的失衡、生态失衡、经济发展与社会事业的失衡,以及诸多社会问题。

(责编:万鹏、赵晶)

相关专题
· 李义平专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