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
分享

建設中國學術的國際傳播平台

夏 雪

2021年05月14日08:06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建設中國學術的國際傳播平台

  5月11日,《光明日報》刊登了中國科學院院士陸大道來信,認為科研唯SCI(科學引文索引)來評價人才該改變了。新聞引發公眾對國內科研評價標准的關注。

  眾所周知,近年來我國的科研產出增長迅速,學術期刊也在積極謀求向外發展,國際上的學術影響力越來越大。但是,在快速發展的同時,其中的一些問題也浮出水面,這引起了廣泛的關注與討論。其中“科研唯SCI論”就是具有代表性的問題。這一方面說明“中國話語”在國際學術界中的弱勢地位,暴露了中國學術對外傳播的不足﹔另一方面也顯示出國內學術界在中國學術為何要“走出去”以及如何“走出去”等問題上准備不足。

  SCI就本質而言,只是為了幫助科學家來找到自己感興趣文獻的一種文獻計量學工具,即科學引文索引。1960年,美國著名的情報學家和計量學家尤金·加菲爾德創辦了以數據出版為主的私人公司——美國科學信息研究所(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簡稱ISI),1964年開始正式出版SCI。經過50多年的發展,SCI已經成為世界著名的科技文獻檢索系統,位列國際六大著名檢索系統之首,是國際公認的科學統計與科學評價的主要檢索工具。無論哪個國家或地區的科研工作者,自己的學術文章如果能被SCI收錄,無疑是一種榮譽。而ISI也不斷擴大自己的業務領域,又建立了社會科學引文索引(SSCI)和藝術與人文引文索引(A&HCI),現已成為國際學術評價體系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深刻影響著全球各地的科學研究工作。

  那麼SCI真的就那麼科學嗎?其實從創建之初,它就存在著許多問題。首先,它是作為檢索工具被發明的,目的本身就不是為了進行學術評價,學術目標顯然不能被工具所替代。其次,SCI是索引技術與統計學發展在圖書情報學領域的成果體現,各種量化指標和算法是其存在的基礎,存在各自的局限與誤差,也不能被當作“絕對正確”的學術評價標准。再次,SCI作為學術評價體系的出現,是源於人們對於簡單快速的追求。其創始人加菲爾德曾經這樣評價道:“我不得不說,這些其實都是非常簡單粗暴的方法。它對變量考慮得不夠周全,計算出來的結果也不夠准確,但是卻很便捷。因此就很受歡迎。”

  在我國,近年來學術的國際化逐步成為學者、學術機構與學術期刊發展的一個新目標,突出表現為以英文為主的學術期刊和學術論文越來越多,越來越受到海外學界的關注。美國科學信息研究所發布的《期刊引証報告》(JCR)顯示,2018年,中國大陸共有213種期刊被收錄,增幅為10.94%。因為SCI等數據庫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國內學術界越發將其作為學術發展的“標杆”,或被動或主動地以能進SCI為榮,爭進SCI搜索名錄的現象愈演愈烈。並在努力擠入SCI的過程中,發明了各種各樣的招數,不僅背離了學術發展的規律與初心,甚至還出現了違背學術道德的咄咄怪事,難怪陸大道院士對此痛心疾首,發出了改變以SCI論人才的呼聲。

  這也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給《文史哲》編輯部回信中所指出的,讓世界更好認識中國、了解中國,需要深入理解中華文明。中國學術成果需要“走出去”,更需要以獨立的“中國話語”形式“走出去”。對此,一些哲學社會科學領域的期刊,已經取得了不錯的發展。比如《文史哲》在海外已發行至3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國人民大學學報》已被美國的哥倫比亞大學、芝加哥大學,英國的劍橋大學、牛津大學與大英圖書館等200多個海外機構訂閱﹔《中共黨史研究》也擁有600余個海外機構與用戶……因此,如何建立中國學術的國際傳播平台,破除以SCI為代表的國際文獻檢索迷思,是擺在學術界和出版界面前的課題,這更需要廣大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共同努力,創辦更多有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學術期刊、學術平台。

  (作者:夏 雪,系北京科技大學期刊中心編輯、社會學博士)

(責編:劉圓圓、萬鵬)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