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獨家特稿
分享

無奮斗,不青春:探尋“圈層”背后的兩面性

楊文慧 胡春陽

2021年05月07日09:15    來源:人民網-理論頻道

當你開始搜索某個陌生的網絡詞匯時,你已經不屬於它所代表的世界了。或者說,你已經是它的圈外人。

“飯圈”“古風”,“美妝”“電競”……每個流行標簽的背后,都活躍著一大批年輕參與者。他們沉浸其中,創造著自己的獨特語言,建立起專屬於彼此的文化城堡。互聯網時代,青年群體以網絡為主要陣地、以興趣與情感為核心紐帶,構建起了如上述所示的各式圈層,青年“圈層化”現象逐漸顯現。

同時,無論是存在於古詩詞中的“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還是繼承自五四運動的光輝傳統,“青年”都承載著無限的民族“希望”之義。因此,分析青年“圈層化”現象,既是考察當代青年生存現狀的重要維度,也是對國家未來自覺的內在關注。

以“圈”為媒

曾經我們的交往范圍一度被局限在地理疆界,如今借助網絡技術,人們得以跨越傳統的溝通方式,超越時間、空間與他人相見。那些原本可能只是個人的喜好,經由這種力量,微光吸引微光,它們聚集、放大、繁衍,在虛擬的環境中生成了真實的情感聯系。

假如說互聯網增加了人們相識的機會,那麼圈層便給予了青年人“被懂得”的許諾。尋求理解本就是每個人的天性,通過圈層,這些青年人建立了自己與事物、自己與他人、自己與世界以及自己與自己的連接。不同於經濟學或商業邏輯的定義,青年人“圈層”不僅是“長尾理論”的變現目標,它們還有這樣一種意義,即,不管你感興趣的領域多小眾、另類,如辯論、說唱,樂隊、脫口秀等,都會被有著同樣感受的人所認可,尊重差異、擁抱多元,無疑構成了青年“圈層”存在的積極面向。

困在“圈”裡的人

與之前提到的“多元”“差異”“包容”相反,“圈層化”還有“封閉”“狹隘”“排外”等消極的一面。

“圈層”給予了青年人被看見、被理解、被認同的虛擬烏托邦空間,而一旦回歸到現實生活,“圈層化”現象卻不免暴露出青年人面對外部世界與內心世界交互作用時所衍生的困頓,這頗具辯証的意味。

“圈層”是青年逃避現實壓力的避難所。一些剛剛走出校門、適應不了社會的年輕人,試圖躲進虛擬網絡,尋求情感寄托、身份認同和自我實現的可能。

“圈層”是看似觀點開放的“信息繭房”。它阻礙了外部信息的進入,“群體極化”現象嚴重,不同“圈層”的青年彼此隔絕,越來越囿於自己的觀點而拒絕接受其他意見。“抱團”成為“圈層化”的一大突出特征。在一次次語言暴力中,原本倡導多元、包容的獨立個體,逐漸偏離軌道變為群體“對立”的烏合之眾。

“圈層”還是青年被技術“異化”的表征。根據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異化是人的物質生產與精神生產及其產品變成異己力量,反過來統治人的一種現象。在異化活動中,人的能動性喪失了,遭到異己的物質力量或精神力量的奴役,從而使人的個性不能全面發展。“低頭族”“手機依賴症”“社交媒介焦慮症”……越來越多的問題發出隱喻,不是我們在使用技術,而是技術在奴隸我們。

由此可以看出,從以圈相連,到畫“圈”為牢,就像天使與魔鬼隻有一步之隔。

無奮斗,不青春

以“圈層化”為切入視角,透視當代青年人的生存現狀,可以發現“圈層”背后存在著積極與消極的兩面性。如何在這兩個面向中獲得平衡,成為當代青年無可回避的功課。

首先,要保持自我意識的清醒。圈層固然為青年人提供了精神舒適圈,但同時也帶來了精神虛無的可能。當沉浸其中或推崇“逃避可恥但是有用”的信條時,便容易出現躲進“庇護所”不再出發的危險,因而意識到自己的心理虛弱。

其次,實踐是接近理想的唯一捷徑。虛擬與現實界限逐漸模糊的今天,熟悉網絡邏輯的青年人更應將從“圈層”中獲取的精神動力,用來滋養美好生活的實現,而不是反過來讓其變為阻礙。如果理想國是“雖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彼岸,奮斗則是所有行動中最有效的途徑。

最后,青年應處理好時代與個人的關系。青年興則國家興,青年強則國家強。我們歷來關心青年發展,注重發揮青年的力量,寄青年群體以厚望,將信任交付於青年手中,這些鼓勵和引導都是抵抗歷史虛無主義時代病的一劑良藥。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使命,每一代人也有每一代人的擔當,面對盛行的“喪文化”,“正能量”不是一句語言空殼,而是相信“奮斗”一定會有回報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是看透生活的真相之后仍然選擇熱愛生活的英雄主義情結。

隻有理清以上關系、積極投入社會建設,我們才能成為物質更豐富、精神不迷茫、情感不空虛,兼顧時代與個人、慎用速度魔咒、技術倫理的新時代青年。其實“出圈”的鑰匙不在他人手中,它就在固守於每個圈子、卻不囿於圈子的你我心裡。

關於近期熱議的電視劇《覺醒年代》有一句話:

“《覺醒年代》有續集嗎?”

“現在的美好生活就是。”

作為當代青年,作為無數先輩革命的繼承人,作為未來美好生活的捍衛者與創造者,面對世界風雲變幻,吾輩必須堅定信念,振奮精神,不頹唐不自憐﹔我們要放眼未來,練好自身本領,能夠隨時應對時代拋向“青年”的挑戰。我們每個人用奮斗撰寫未來底稿,才不愧對革命先輩們用生命開啟的“覺醒年代”,才有希望傳承我們的“覺醒年代”。

魯迅《熱風》中廣為流傳的一段話,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中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沒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作者分別為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博士,復旦大學新聞學院教授)

(責編:萬鵬、秦華)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