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獨家特稿
分享

開新局、謀變局——重讀《實踐論》《矛盾論》的啟發

曹達華

2021年04月29日09:56    來源:人民網-理論頻道

1937年4月開始,毛澤東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以下簡稱“抗大”)講授哲學,並為此撰寫《辯証法唯物論(講授提綱)》。七七事變后,全民族抗戰爆發,毛澤東在抗大的授課也就此中斷了。這短短幾個月的授課內容,凝結為影響力廣泛的著作——《實踐論》和《矛盾論》(以下簡稱“兩論”)。“兩論”常讀常新,每每捧起都能給我帶來新的思考和啟發。今年3月來到中央黨校學習,在系統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同時,我翻開原著重讀“兩論”,讀出了不一樣的感悟。

《實踐論》和《矛盾論》是極其朴素的哲學著作,沒有晦澀的詞匯,沒有炫技的表達。但它們卻是極其深刻的哲學著作,是中國革命史的哲學升華。“兩論”的思想價值和歷史貢獻毋庸多言,我自己也從小學開始通過思想政治課學習“兩論”最基本的哲學內涵。但這次重讀“兩論”,讀出了兩點新體會,即《實踐論》和《矛盾論》是指導我們開新局、謀變局的重要哲學著作。

《實踐論》不僅告訴我們要用既有理論改造世界,更告訴我們要發現新情況、提出新任務、創造新理論、開創新局面

《實踐論》闡釋了實踐在認識中的重要地位、認識的辯証發展過程、認識運動的規律和真理發展的規律。此前每次讀到文中引用的斯大林“理論若不和革命實踐聯系起來,就會變成無對象的理論,同樣,實踐若不以革命理論為指南,就會變成盲目的實踐”這句話時,仿佛就已經把《實踐論》內涵都吃透了。但事實上,毛澤東接下來用一個設問句,引出了《實踐論》最后一部分重要內容,但也是常常為人所忽略的一部分內容。“說到這裡,認識運動就算完成了嗎?我們的答復是完成了,又沒有完成。”原來,“懂得了客觀世界的規律性,因而能夠解釋世界”,並“拿了這種對於客觀規律性的認識去能動地改造世界”,都不算真正完成了認識運動。“真正的革命的指導者……要使新的革命任務和新的工作方案的提出,適合於新的情況的變化。”

運用既有理論改造世界,遠遠不夠。這飛速變化的世界,推動我們不斷改造理論、創新理論,不斷用新的理論指導新的實踐、開創新的局面。

“客觀現實世界的變化運動永遠沒有完結,人們在實踐中對於真理的認識也就永遠沒有完結。馬克思列寧主義並沒有結束真理,而是在實踐中不斷地開辟真理的道路。”可見,馬克思列寧主義從未要求人們不管何時都要原封不動地將他們的理論作為實踐准繩。我們面對的不是一成不變的世界,時代不斷給我們拋出新課題、提出新訴求。若我們僵化固守既成理論,無視新情況新問題,那我們便隻能成為“隻知跟在車子后面怨恨車子走得太快了”的人。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正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在新時代中國的生命延續,是被中國新時代發展實踐驗証的真理。結合最近兩年多的工作,我深刻體悟到,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歷程,就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超運用實踐論的哲學原理方法應對新情況解決新問題的鮮活案例。

全面深化改革如何再布局?新時代如何堅持和發展“一國兩制”?香港澳門如何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這些都是新征程中擺在共產黨人面前新的重大歷史課題,沒有現成答案可尋。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舉措,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公開發布,對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發展目標、空間布局等方面作了全面規劃。

面對紛繁復雜的外部環境和嚴峻局面,黨中央高瞻遠矚、指揮若定,及時果斷調整治港治澳方略,以治本之策維護香港長治久安。同時,依托大灣區建設這個大平台,不斷推出經濟、社會、民生領域的政策利好,全力支持港澳在積極參與大灣區建設中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這一系列剛柔並濟、標本兼治的組合拳,揭示了“一國兩制”實踐規律,在實踐中極大豐富完善了“一國兩制”理論,充分體現了“通過實踐而發現真理,又通過實踐而証實真理和發展真理”的辯証唯物主義知行統一觀,譜寫了新時代的“實踐論”。

《矛盾論》不僅告訴我們要重視矛盾,更告訴我們要重視研究矛盾的變化,從而謀變局、求勝利

關於“變”這個問題,《實踐論》已經通過論述“知”與“行”的關系明確指出,變化是第一位的,因而“行”也就是實踐是第一位的。《矛盾論》則進一步從認識方法、實踐方法的維度揭示了為什麼和怎樣做的問題。矛盾是辯証法的基石,從黑格爾、馬克思到毛澤東,都將矛盾學說作為自身哲學建樹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細細讀來,毛澤東提及的矛盾和西方哲學史中所指的矛盾並不完全是一回事,毛澤東提及的矛盾是基於當時中國社會現實情況,對黑格爾和馬克思的創造性發展。隻有清楚認識到這一點,打破傳統辯証法對我們頭腦認知的桎梏,才能真正領悟《矛盾論》的偉大。

主要矛盾、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次要方面,矛盾的特殊性、一般性——毛澤東矛盾學說的基本概念大家耳熟能詳。因此,不少人便理所當然認為自己掌握了矛盾學說的精髓,反而忽視了《矛盾論》深藏的動人之處。如果說這次重讀《實踐論》,我讀出了“新”,那重讀《矛盾論》,我讀出的就是“變”,而推動“變”也要注重矛盾的次要方面。

在《矛盾論》中,矛盾是不平衡、不對等的,事物的性質“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規定的”。同時矛盾又是發展變化的,“矛盾的主要和非主要的方面相互轉化著,事物的性質也就隨著起變化”。因此,通常我們得出的結論便是要重視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但是,當我們站在“變”的角度看問題,其實居於變化主動地位的往往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而是矛盾的次要方面。換句話說,就矛盾性質而言,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守”方,矛盾的次要方面是“攻”方。進一步講,如果我們希望保持某一事物的性質,那便要警惕矛盾次要方面的變動,將這種變動程度始終掌握在可控范圍內,不至於沖擊矛盾的主要方面﹔相反,如果我們希望改變某一事物的性質,那便要積極推動、促進矛盾次要方面的發展變化,用我們希望的矛盾次要方面取代矛盾的主要方面,從而使得事物的性質朝著有利於我們的方向改變。大是小變來的,強是弱變來的。小可博大、弱可勝強,無論是中國革命戰爭史還是中國共產黨發展歷史,都很好地說明了這一點。相反,如果眼光隻盯著當下矛盾的主要方面,忽視或者無視變動中的矛盾次要方面,那麼盛會變衰、強會走弱。

空談矛盾其實毫無意義,僅僅知曉概念和大道理也毫無意義。實踐面對的是“前所未料的情況”,而研究矛盾便是研究變化、探求變局之源。隻有重視變局、正視變化,真理才不會淪為教條,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之路也才能越走越寬闊、越走越通達。

寫到這裡,馬上跳入我腦海的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曾以“在小小的桌子上唱出了精彩的大戲”形象地描述了澳門在豐富“一國兩制”實踐中的作用。為了解決澳門經濟結構單一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親自部署建設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以橫琴島為載體率先在改革開放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大膽創新,推進規則銜接、機制對接,打造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新示范。橫琴島小小106平方公裡,探索的是豐富“一國兩制”新實踐的大文章,探索的是大灣區市場一體化、高度融合發展的新模式,探索的是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這正印証了《矛盾論》中闡釋的“以小見大、小突破帶動大變局”的朴素道理。

(作者為廣東省政府副秘書長)

(責編:萬鵬、閆妍)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