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顾海良:在根本性问题上不犯颠覆性错误

2013年12月18日15:01   来源:人民论坛杂志

原标题:在根本性问题上不犯颠覆性错误

习近平总书记选择在亚太经合组织2013年工商领导人峰会这样一个国际论坛的场合、选择在以全面深化改革为主题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一个月的时间,作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 这样一番论述,话所指、意所向,是十分清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指出,“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重要经验,必须长期坚持。最重要的是,坚持党的领导,贯彻党的基本路线,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始终确保改革正确方向”。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纲领、总指南中对“根本性问题”的再次强调与说明,更加清晰地凸显了一种改革底线思维。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上的成功,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影响的日益扩大,在国际上引出了一系列新的话题。西方国家一些政治势力在认可中国经济发展成就时,并没有认可中国经济制度和体制改革上的成功,更没有认可中国政治制度和社会建设上的发展成就,反而以西方某些国家的政治观和价值观为圭臬,试图“发现”中国正发生着他们所希望的“变化”。他们在中国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希望发现他们需要的“全面市场化”的“变化”;在中国积极鼓励民营经济的发展中,希望发现他们所需要的“全盘私有化”的“变化”;在中国加强反腐倡廉、加强政治体制改革的进程中,希望发现他们所需要的“颜色革命”和政治制度的“变化”等等。他们以各种各样的复杂心理,千百次地“预言”中国在一些“根本性问题”上会发生他们极其武断地预测的“变化”,甚至是所谓的彻底“颠覆”。中国作为共产党领导的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在国际范围确实既受到“冷战”遗产的遏制压力,也受到新近兴起的各种“促变”的压力。同时,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新的工业革命方兴未艾,经济全球化中机遇与挑战、发展与危机交织在一起;中国社会的经济形式和经济利益、生活方式和组织形式都正发生着深刻变化,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相互叠加、集中呈现;各种观念意识呈现多样、多元、多变态势,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样性、差异性明显增强。围绕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和制度选择上的较量更为显著,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趋势也日趋复杂。在国内,有试图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和道路,走西方新自由主义邪路的种种思潮和认识;有曲解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矛盾、困难和问题,试图回到封闭僵化的老路上去的种种思潮和认识。所有这些,在本质上,都是要“改变”乃至“颠覆”当代中国的一些“根本性问题”。

“根本性问题”蕴于“基本结论”中

当代中国的“根本性问题”,蕴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基本结论”之中。回溯历史,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论断,是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道路选择、体制改革和思想路线建设结合的基础上提出问题的。邓小平首先提出的是道路选择的问题,他指出:“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但是,照抄照搬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道路选择要坚持“从中国实际出发”这一基本立场和思想路线,要正确对待“别国经验”、“别国模式”。邓小平还提出“今后一个长时期,至少是到本世纪末的近二十年内,我们要抓紧四件工作”,这里提到的“四件工作”包含了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和健全,以及党的组织制度改革和作风建设问题等。

道路选择开辟了制度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制度体制改革又提供了道路实践的根本保障。这两个方面集为一体,才得出了“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我们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才确立了邓小平理论的“基本结论”,才形成了贯穿于当代中国“根本性问题”的“基本结论”。党的十八大后,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学习会上,习近平在谈到如何历史地看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承载着几代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和探索,寄托着无数仁人志士的夙愿和期盼,凝聚着亿万人民的奋斗和牺牲,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是发展中国、稳定中国的必由之路。”

分享到:
(责编:万鹏、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