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理论 >>
多学科视阈下的转型发展
2012年07月09日09:04   来源:文汇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编者按:“多学科视阈下的转型发展”学术研讨会日前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今摘发部分学者发言,以期引起深入讨论。

转型发展需要理论创新

林尚立

从根本上讲,转型发展是发展范式的转变,其中包括理论范式、技术范式、体制范式等的转变。转变的诱因不外两个方面:其一是既有的发展范式遇到瓶颈、甚至出现危机;其二是新的发展范式在理论上、技术上或体制上出现可能。如果两个诱因中,只有前者,没有后者,转型必然是无方向的;相反,如果只有后者,没有前者,转型必然是无动力的。

纵观当今世界,一方面是还在蔓延的世界金融危机呼唤着价值反思、体制变革与科技革命;另一方面,新技术的累积以及新兴国家的壮大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气象。在这样的场域中,转型发展就成为世界各国摆脱危机冲击,重新跃上一个新的制高点的必然战略选择。对各国来说,这个战略的成败决定着国家的未来。从这个角度讲,转型发展是世界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与赶超型国家的新一轮竞逐。

当转型发展成为世界发展大潮流的时候,中国的发展所面临的就不是要不要转型的问题,而是如何借助转型发展而实现超越的问题。当然,与发达国家不同,当今中国发展所处的历史阶段十分复杂,在人类发展的多重历史维度中,都可以找到中国的影子。转型对中国来说,既是解决发展带来的问题需要,同时也是实现跨越式的创造性发展的要求,它既要回应过去,同时也要开辟未来。这就意味着中国转型发展是多层面的,也是多使命的。多层面体现为,不仅需要理念与范式的转型,而且需要技术与体制的转型;多使命体现为:既要解决不发展、乱发展的问题,也要解决快发展、发展好的问题。对于真正崛起的中国来说,这不仅关系到中国能否平稳渡过快速现代化所带来的转型痛苦期,而且关系到中国能否借后发优势在转型中占得先机,实现整体跃升,站上高位。

对中国来说,转型是关键,发展也是关键。要使得转型与发展形成良性互动,最基本的前提有四个:即政府有效,市场有为,科技有力,社会有劲。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在这四个前提中,充分发挥社会的作用,使社会成为既能稳住发展大局、又能开创发展新篇的强劲动力最为重要。强调这一点,不仅仅是出于理论的逻辑,而且也是出于中国现实发展的逻辑。

改革开放使中国在国家体制之外,孕育了一个全新的体制,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历程表明,市场经济发展在改变国家权力结构与运行逻辑的同时,也孕育出与国家相对独立的力量,即社会。具体来说,就是基于人们自主生产和交往所形成的组织体系。正是这种社会的出现,使中国的发展有了自己的根基,其内在动力结构逐渐回到常态,即从单纯的国家推动转型为以市场为中轴、以国家和社会为两轮的“双轮驱动”结构。在这样的结构中,社会发育与成长,不仅能够带来双轮的均衡,使得国家与市场由此得到进一步发育和成熟,而且能够大大增强经济与社会发展引擎动力,使理念、体制与技术的变革成为发展的必然。事实上,2006年党中央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时候,就已经将社会的力量作为国家实现转型发展的核心力量,从而形成了以企业为核心建构国家创新体系的发展新战略。

当代世界的发展潮流以及中国发展的内在逻辑,决定了转型发展是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综合转型与变迁。这个过程固然需要技术革新、制度变革以及组织再造的推动,但最为根本的是把握综合转型与变迁所需要的理论建构。不仅对中国的科技发展来说是如此,对中国的政府建设、社会发展、市场完善来说也是如此。在这里,理论创新的根本使命,在于探究事物发展和变化的合理性所在,从而在无机中探寻有机、在现实中探寻合理、在多元中探寻一体、在散乱中探寻秩序、在危机中探寻机遇、在虚拟中探寻逻辑。可以说,理论能走多深,直接关系转型发展在多大程度上拥有自觉与自信,在多大程度上实现超前与超越。当然,理论不能离开现实。理论创新的基础与动力,来自对现实的深刻把握和科学研究。从这个意义上说,转型发展背后需要科学力量有强大的发展,这不仅包括自然科学,而且也包括人文社会科学。所以,在今天,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交叉互动,实现科技与社会、思想与战略、政策与技术的协同,已成为理论创新和科学力量倍增的关键所在,各国都努力由此建构转型发展的逻辑起点。在这方面,中国必须有更大的决心、有更系统的战略、有更有力的措施以及有更加努力的奋斗。

(作者为复旦大学副校长、教授)

(责编:朱书缘、高巍)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