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理论 >>
老年监护 如何立法完善
2012年07月04日08:50   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毕传国/画

  新闻背景

  6月26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首次审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该草案首次将老年监护制度作为老年人权益保障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什么要创设老年监护制度?我国现行监护制度存在哪些缺陷?如何借鉴国外立法经验建立和完善老年监护制度呢?

  现行立法对“自我决定权”支持不足

  目前,我国民法通则对监护制度作了原则性的规定,婚姻法、收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护法等也有若干条关于监护的规定,但尚无专门针对老年人监护的内容。

  我国现行监护制度是建立在传统的家庭伦常道德基础上的,立法观念较为滞后,与国际社会提出的“尊重自我决定权”、“充分发挥本人残余能力”等成年监护理念不相符,尚未与国际法律制度接轨。

  “尊重自我决定权”,是在选任监护人时充分考虑被监护人的意见, 同时不剥夺他们的行为能力,尤其对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判断能力逐渐减弱的老年人, 让其借助监护人之手, 利用其残余的行为能力, 依本人意思融入普通人的社会中, 并有权对本人的基本生活行使自主决定权。

  英国1985年制订了《持续性代理权授予法》,2005年又颁布了《意思能力法》,主要内容就包括尊重本人的自我决定权,当本人意思能力健全的时候,可以自己管理财产,并选定代理人。再如德国的照管制度,被照管的对象由精神障碍者扩大为身体障碍者和老年人,照管的重点是人身的照护而非以往的财产管理,选择照管人时被照管人具有参与决定权,被照管人的行为能力并不因法律上的照管而自动丧失或受到限制,只在极特殊的例外情形下,才承认由法院决定的赋予照管人的同意权。

  再如日本的法定监护制度,根据被监护人的具体情况分为辅助、保佐和监护的做法,为有意识能力和处理自己事务能力的老年人设立辅助人;对有部分意识能力、不具备完全处理自己事务能力的老年人设立保佐人;对意识能力欠缺、不能处理自己事务的老年人设立监护人,同时保障老年人仍有权从事日常生活基本需要方面的行为。

  监护人的选任需更加合理

  我国民法通则对成年监护的被监护人只规定了精神病人(包括痴呆症人),植物人、残疾人、危重病人却未纳入其中,不利于对这部分老年人的保护。此外,我国民法将缺乏行为能力的人分为限制行为能力人和无行为能力人,但并未根据行为能力设定不同的监护类型,不利于满足不同健康状态的老年人的需求。

  根据我国民法通则和相关司法解释有关规定,监护人一般为被监护人的配偶、父母、子女,特殊情况下单位、居(村)委会或民政部门也可担任监护人。但老年人的配偶、父母年事已高,做监护人恐难以胜任;而很多老年人的成年子女工作任务较重,有些常年在外,也不利于老年人的监护;单位、居(村)委会或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也缺乏可行性与合理性,实践中存在诸多弊端。

  在确定监护人时,主要从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状况、经济条件以及与被监护人生活上的联系情况等因素加以考虑,很少注意考察监护人的品行、文化水平、监护人与被监护人之间除经济联系之外的其他关系等因素,难以保证监护人全面履行监护职责或防止监护人对被监护人的侵权行为。

  相比之下,日、法、德等国在成年监护制度中,都增加了对因年龄原因不能或不能完全处理自己事务和自我保护的老年人的立法保护。在监护的种类上,日本区分法定监护和意定监护,充分尊重被监护人的意志;在选任监护人时,注意考察监护人的品行、文化水平、监护人与被监护人之间除经济联系之外的其他关系等因素。

  监督监护人让公权力介入

  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监护人未履行监护职责或侵害本人利益的,其他有监护资格者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更换监护人。但是由于我国没有明确规定设立监护监督人,因而在监护人不认真履行监护职责时,对被监护人难以及时救济,这种现象在孤寡老人以及亲人不在身边的老人身上更容易发生。

  英国《持续性代理权授予法》,通过立法保障在本人意思能力丧失后监护契约仍然有效,代理人仍有权继续代理本人的监护事务,但同时要受到本人的亲属及法院的监督;此类代理权须在法院进行登记,经法院允准登记而发生效力。《意思能力法》也提出建立公共监护人制度,由公共监护人实施通知义务。

  日、法、德等国均设有监护监督权力机关即司法机关,由其产生监护监督人。监护监督人的职责主要是监督监护人善意良好地履行监护义务,对监护人危害被监护人人身、财产权益的行为及时向法院报告;在监护人出现不合乎资格情况时,请求法院撤换。日本所有监护均由家庭法院统一行使监护人选任权,对不同类型的监护人均设立监督人,使监护监督体系更加严密。

  延伸阅读

  监护人有权要求相应报酬

  人口老龄化呼唤老年监护制度

  我国现行监护制度就监护人义务作了较高要求,却并未赋予其相应的报酬请求、辞任等实质性权利。权责不统一难以调动监护人履行职责的积极性,实践中很难避免出现监护人难找、不尽职责、难以负担费用等现实困难。

  日本在老年监护制度立法上,比较注重体现权利义务的一致性,除意定监护中当事人约定的监护人和老年人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外,还立法规定监护人的义务和权利,规定监护人享有报酬请求权、辞任和拒任权、代理权、同意权等。

  相关链接

  人口老龄化呼唤老年监护制度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截至2011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约1.85亿,占总人口的13.7%;65岁及以上人口约1.23亿,占总人口的9.1%;80岁以上高龄老人已超过2000万。在这个老年大军中,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数量约3300多万。

  一方面是银发浪潮扑面而来,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转型和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一些子女对老年人的照顾出现利益衡量。在司法实践中,涉及到老年人人身、财产的纷争不断,老年人权益受损现象屡屡发生。为有效保护老年人合法权益,我国亟待立法建立、健全老年监护制度。

  老年监护制度指为了保护因年老而不能全部或部分处理自己事务的人的合法权益而为其设立监护人,对其人身、财产和其他合法权益进行照护和管理的一项民事法律制度,老年监护制度,属于成年监护制度的一部分。我国现行法律只规定了未成年人和精神病人的监护制度,明显不适应我国老龄化社会发展和老年人生活与权益保障的需要。

(责编:朱书缘、高巍)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