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宗教与宗教渗透
孙浩然
  2007年05月18日09:1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摘 要] 宗教深深植根于美国社会中,并广泛地影响着美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当前境外宗教渗透的主要策源地是美国,几乎任何一种宗教渗透都可以追溯到美国背景。宗教在美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日常生活诸领域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了解其对华宗教渗透的理论背景、作用机制和破坏途径,能帮助我们有效抵御宗教渗透。

  [关键词] 美国; 宗教; 宗教渗透

  [中图分类号] B91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6-0391(2007)05-0046-03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05XZJ009)《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的对策研究》阶段成果之一。


  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随着开放步伐的加大,宗教渗透也越演越烈。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和谐的国内国际环境是不可缺少的,而宗教无论在维持国内稳定局面还是在营造友好国际氛围方面都有重要作用。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指出:“加强国家安全工作,警惕国际国内敌对势力的渗透、颠覆和分裂活动。”对于宗教渗透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认识,既不能无限扩大化,又不能对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宗教渗透不闻不问。我们应该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指导下,对宗教渗透的演进历程、表现特征、惯用手法以及危害性等做出理论概括,正确识别宗教渗透与宗教交流、传播,在此基础上结合实际工作部门的具体经验,提出有效的反宗教渗透对策。

  任何形式的宗教渗透都由三大要素构成,即宗教渗透策源国、宗教渗透载体、宗教渗透对象国。对宗教渗透策源国进行分析,主要研究宗教在策源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日常生活诸领域中的地位和作用,了解其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的理论背景、作用机制和破坏途径,有针对性地抵御宗教渗透。当前境外宗教渗透最大和最主要的策源地就是美国,几乎任何一种宗教渗透都可以追溯到美国背景。本文就以美国为例对宗教渗透策源国的宗教情况进行分析,使我们在抵御宗教渗透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一、美国社会中的宗教因素

  美国是一个以基督教新教思想立国的移民国家,其早期移民主要来自英格兰,其中大多是受宗教迫害的清教徒。由于当时物质和精神文化贫乏,移民为使精神有所寄托,便把宗教活动放在首位,使日常生活中到处“渗透了宗教的活力”。

  美国建国之后,虽然宪法明确规定实行“政教分离”,也没有国教,但宗教始终与美国历史的进程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对美国的政治、法律、文化、外交、伦理等各个方面发挥着巨大影响。美国著名社会学家理查德·纽豪斯说:“关于美国的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在美国人自己的概念中,他们大多数都是基督徒,他们和许多非基督徒都认为,美国社会的道德基础是犹太——基督教道德。”(刘澎:《当代美国宗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3页)这是美国国情的一大特色。当然,美国并不是基督教新教一元化的国家,由于当初移民不仅有英国人,还有法国人、瑞典人、犹太人、非洲黑人等,移民的多元化导致教会组织的多元化。美国现在既有天主教会、国教会,也有清教中派生出的教友派和洗礼派;有德国的路德教派、荷兰的改革教派和法国的胡格诺教派,还有摩门教、犹太教和大量的新兴宗教,等等。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宗教活动都曾有过一段低潮,但随后信教的人数又持续不断地增长。在1990—1993年间的一项调查中,82%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信仰宗教的人”。宗教深深植根于美国社会之中,并对美国社会生活的各方面有着极为广泛的影响。美国的钞票上,赫然印着“我们信仰上帝”。美国的国歌里,有“上帝保佑美国”的歌词。美国总统就职,要手按《圣经》进行宣誓。国会参众两院的每一届会议都是以国会牧师主持的祈祷开始。美国的军队里有牧师、神甫等各种不同宗教的随军神职人员,身穿军官制服,在军中提供宗教服务。美国的大学校园里,活动着大量的学生宗教团体。美国的医院、监狱、机场及其他许多公共与民间机构中也都有专职或兼职的宗教职业人员提供宗教服务。美国85%以上私立中小学校的学生就读于教会学校。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许多著名的美国大学最初都是由教会创办的。由于历史的原因,绝大多数美国人信仰上帝。这种状况影响美国人衡量一个人特别是精英人物的道德和价值标准。例如,1987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大多数美国人不希望有一个无神论总统。今天,美国有1200多家宗教广播电台播放宗教节目,每12家电视台中就有一家是宗教电视台,美国的宗教报刊杂志有5000多种,《新约圣经》在美国的印数超过了1亿册,宗教音乐的音像制品销售量远远超过了爵士乐、古典音乐及其他各种流行音乐。在纽约、芝加哥、洛杉矶、费城等大城市中提供社区服务的主要力量是宗教团体。大多数美国人的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而他们的丧礼要由牧师、神甫主持。可以说,美国人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和宗教有着密切的关系,正如美国著名神学家尼布尔说的那样,美国是世界上最世俗的国家,也是宗教性最强的国家。(刘澎,前引书,第2页)

  二、美国政治中的宗教因素

  董小川教授把宗教在美国的社会地位归结为五点:第一,从人的精神世界出发,宗教是美国人个人的心灵慰藉;第二,从社会政治出发,宗教是美国国家的意识形态;第三,从群体心理意识出发,宗教是美国民族的统一道德观和价值观;第四,从宗教的社会价值出发,宗教是美国政治生活的添加剂;第五,从民族精神出发,宗教是美国事业的精神支柱。(董小川:《20世纪美国宗教与政治》,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4页)

  美国自认为有领导世界的责任和义务,基督教救世主义为美国这个笃信基督教的国家干涉他国内政提供了最好的依据。美国把自己装扮成民主制度和自由思想的传教士,而发达的经济和军事力量为其提供了有力的支持。救世主义表现在外交上就是把西方文明作为先进文明的代表,把一切非西方所属的民族和国家视为异类,像早期基督教对待异教徒那样,不惜一切手段把一切非西方的意识形态降服或者消灭,将美国自由、民主的光亮照到非西方国家的每一个角落。美国的国民性以及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霸权主义皆建立在此观念之上。

  从华盛顿开始,历任美国总统无论在其竞选还是在其就职演讲中都要印证上帝。艾森豪威尔当选总统后宣称:“承认上帝的存在是美国作风第一位的和最重要的表现,没有对上帝的信仰,就不可能有美国的政治体制,也不可能有美国的生活方式。”(吕鸿儒、辛世俊:《宗教的奥秘》,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347页)克林顿在就职演说的结尾提出:“让我们从现在所处的这个高处和这世纪的最后年代迈步出发吧:愿上帝赐予我们力量,使我们做好即将到来的美好工作,愿上帝永远、永远保佑我们美国。”(董小川,前引书,第1页)在签署了《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之后,克林顿总统说:“我的政府已经把宗教自由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重要因素。”(董小川,前引书,第237页)把宗教信仰自由问题作为外交行为的重要内容并纳入国家对外活动财政拨款系列中,表现了美国政府利用宗教渠道推行全球战略的图谋。

  上帝给美国推行政治扩张、武装侵略和宗教渗透提供了最好的口实。麦金莱总统在谈到美国占领菲律宾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曾寻求帮助……在白宫的地板上踱来踱去,直到深夜。我可以问心无愧地告诉先生们,我曾不止一次跪在地上向万能的上帝祈祷。最后,终于有一天晚上,我得到了上帝的声音,我不知道这个声音是怎样到来的,但它确实来了……那就是除了占领菲律宾之外我们别无选择。我们要教育菲律宾人,提高他们、开化他们,使他们皈依,用上帝的恩典为我们菲律宾的伙伴做我们能做的一切。”(董小川,前引书,第230页)可以说,这是一种纯粹的自欺欺人式的逻辑。宗教使命感把美国对外领土扩张神圣化、合法化、合理化了。

  美国的宗教是一种政治宗教,这种政治宗教的突出特征就是宗教为国家和民族的政治服务。美国宗教政治作用的发挥离不开所谓的“美国宗教民族主义”。所谓宗教民族主义,是指民族宗教与民族主义紧密结合在一起,使本民族神圣化,使宗教为本民族或本国的一切利益服务。美国的这种宗教民族主义成为领土扩张和文化输出的道德依据。他们认为美国在海外的政治扩张活动是在完成上帝的使命。这一使命是注定的、正义的、辉煌的和神圣的,因为“美国人民作为上帝选定的民族将最后领导世界的复兴”。(董小川,前引书,第115页)。

  更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事实证明,美国人的这种宗教民族主义和宗教使命感与美国的对外扩张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当今美国总统小布什祭起“宗教+爱国主义”的大旗,鼓吹将宗教与爱国主义糅合在一起,意味着用宗教对他国进行干涉和渗透就是爱国主义的行为,而要爱国也必须对他国进行宗教渗透。这一点让他的欧洲盟友都感到害怕。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对美关系顾问卡斯滕斯·福格特警告:“别忘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士兵的皮带扣上就写着上帝与我们同在。”法国政治分析家多米尼克·莫伊西也说:“我们感到被上帝、被民族主义欺骗,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建立欧洲联盟,以阻止宗教战争。”(徐海静:《布什的宗教+爱国,让欧洲人害怕》,新华每日电讯,2005年3月5日)

  三、美国反社会主义活动中的宗教因素

  从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到1991年苏联解体,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有近80年是以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的思想理论斗争为主体的,在那场斗争中,宗教曾起过独特的作用。

  美国宗教民族主义一向认为,美国是上帝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不仅要为世界的复兴而斗争,而且要把人类从绝对专制主义的狂暴统治下解救出来。从宗教信仰角度出发,许多美国人认为,共产主义信仰的是无神论,这是与信仰上帝的美国人的价值观相对立的,所以他们把共产主义无神论作为基督教世界的威胁,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被看成是美国人所持有的基本宗教信仰的敌对势力,因此被认为是当代世界的邪恶势力。美国的宗教利益集团大都把共产主义看成洪水猛兽,他们不但反对与苏联妥协,还反对与中国建立哪怕是非战略物资的经贸关系,却积极支持政府援助南斯拉夫以“对付”其他共产主义国家对它的“威胁”。至于在美国国内,宗教利益集团都把共产主义视为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杜鲁门主义和马歇尔计划在经济上所起的对共产主义的遏制作用更是各宗教利益集团的共识。此外,西方国家还操纵罗马天主教皇,任命反政府的宗教人士为红衣主教,为思想渗透奠定宗教组织基础。上述情况表明,从宗教信仰出发,反共十字军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阵营对垒中的立场是十分坚定的,宗教渗透即是敌对势力“和平演变”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宗教的政治价值当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后,我国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社会主义国家。近年来,美国的基督教团体在宣传品中宣称,要“能够像打败苏联和东欧那样在中国打败社会主义”。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明确说过:从宗教信仰到政治行动只有一小步距离。所以西方敌对势力对我一直封锁技术、经济,但从来不封锁宗教,并一直利用宗教反华,如支持达赖喇嘛谋求西藏独立,鼓动法轮功邪教分子闹事,等等。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把思想渗透工作重点放在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身上,认定他们是中国未来的各级领导人。美国兰德公司在一份战略研究报告中称,这些受过西方生活方式熏陶的留学生回国以后,其威力将远远胜过派几十万军队去。

  宗教是一种具有历史延续性的传统文化模式,也是一种具有现实渗透力的社会意识形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美国是对华宗教渗透的总根源,认清美国在宗教渗透方面玩的新花样,有助于我们识破所有境外敌对势力的宗教渗透活动,从而成功抵御宗教渗透,保卫国家利益。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李静)


相关专题
· 理论期刊
相关新闻:
· “正义的冠冕”为傅铁山主教预备(望海楼) 2007-04-28 08:12:09.593982
· 宗教界委员、代表追忆傅铁山:爱国爱教 风范长存 2007-04-27 08:54:50.430369
· 梵呗音诗,和谐交响 2007-04-20 08:03:30.364411
· 怎样看待科学与宗教的关系 2007-03-30 10:10:17.703297
· 太原市天主教人士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与慈善事业 2007-05-15 13:18:58.166654
· 中古史研究的新视角:礼制、宗教与民间社会 2007-05-11 14:50:14.310588
· 写在傅铁山主教弥留之际:一息尚存 爱国爱教 2007-04-22 08:32:13.058659
· 落实政协委员建议 孟州多策并举推进民族宗教工作 2007-04-09 09:07:15.518158
· 五世查日才仓活佛帐篷寺庙坐床记 2007-03-29 09:13:22.772775
· "傅铁山主教追思大礼弥撒"速写:用大爱救赎众生 2007-04-30 08:08:34.663375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