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社会民生>>社会

从“颜色革命”看美国推进民主战略
刘建飞
  2005年09月01日08:3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近年来发生在独联体国家的“颜色革命”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深切关注,有人惊喜,有人迷惑;有人欢呼,有人担忧。人们注意到,美国是在惊喜和欢呼之列。不仅如此,美国公开表态支持“颜色革命”,尽管某些国家的动乱具有多少“革命”成分还有待研究。美国之所以如此青睐“颜色革命”,并不是因为其对“革命”情有独钟。美国一直强烈反对共产主义“红色革命”,也敌视发生在伊朗等伊斯兰国家的“绿色革命”。美国所看重的是什么“颜色”而不是“革命”。美国支持“玫瑰革命”、“橙色革命”、“郁金香革命”等“颜色革命”,是因为它们符合美国的推进民主战略。这些“革命”,在美国看来,实质上都是在扩展以其为中心的“海洋文明”,都是“蓝色革命”。

  一、推进民主——冷战后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支柱

  美国是最早实行西方式宪政民主体制的国家,以自由、民主为基本价值观的自由主义是其主流意识形态。美国一直将维护民主制度、在世界推进民主看成是重要的国家利益,并将之贯彻到对外政策中去。不过,在冷战结束前,美国只是将推进民主的目标贯穿于其他对外政策中,并未作为一个独立的政策目标。按美国人自己的说法,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站在民主阵营一边不是偶然的。可以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推进民主贯穿于反专制之中,所以美国站在英法民主国家一边,同德奥专制国家作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推进民主贯穿于反法西斯之中,所以美国又站在“民主阵营”一边;冷战时期,推进民主贯穿于反共产主义之中,这一次美国成了“民主阵营”的主帅。

  冷战结束后,美国人认为,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已经战胜其他各种意识形态,成为人类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按照弗朗西斯·福山的说法,就是意识形态斗争的历史终结了,将来没有哪一种意识形态能够挑战自由主义了。不过,美国并未陶醉于胜利之中,而是要乘胜前进,在世界进一步推进民主,实现全球“一片蓝”。与冷战结束前不同的是,冷战后美国将推进民主直接作为一个独立的战略目标,而不再贯穿于其他战略目标之中。克林顿政府制定的“参与和扩展战略”,就将推进民主与维护安全及扩展经济并列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三大目标或三大支柱(梅孜编译:《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汇编》,时事出版社1996年版,第244页)。

  美国之所以提升推进民主的地位,是与冷战后美国的实力地位和全球战略调整密切相关的。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惟一超级大国。美国的一位战略专家这样评价美国的实力地位:“冷战结束使美国处于空前的优势地位。美国的经济比仅次于它的竞争对手大40%,并且它的防卫开支等于紧排其后的6个国家的总和。这6个国家中的4个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所以美国的优势比上述数字所显示出来的还要大。美国在高等教育、科学研究、先进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这将使其他国家尽快赶上美国更为困难。”(Stephen M.Walt, “Two Cheers for Clinton's Foreign Policy”, Foreign Affairs, March/April 2000, P64.)针对这种新形势,美国及时调整了其全球战略,放弃了以对付苏联为核心目标的“遏制战略”和“超越遏制战略”,将维护、巩固、加强美国的“一超独霸”地位作为总目标。“参与和扩展战略”就是这种调整的结果,其三大支柱都是围绕着这个总目标,是为了实现这个总目标而在安全、经济、政治三个领域的展开。这里,“推进民主”的地位得到明显的提升。

  在冷战结束前,“推进民主”作为一个战略目标之所以不是独立的、直接的,要贯穿于其他目标之中,是因为那时美国还面临着基本安全问题,即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安全问题。在面临现实安全威胁的情况下,像推进民主这样的意识形态目标只能摆到从属的位置,甚至有时为了实现总的战略目标,美国还不得不暂时牺牲在“推进民主”上的利益。比如冷战期间,为了遏制苏联而扶植反苏亲美的独裁政权。冷战结束后,美国已无生死存亡性的国家安全之虞,可以将更多的注意力和资源放在推进民主上,在贯彻推进民主战略时,可以表现得更加坚定,更加无所顾忌。

  从推进民主战略来看,支持“颜色革命”只不过是这个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美国会尽其所能、不遗余力。

  二、布什政府强调推进民主的战略内涵


  布什政府上台后,出于“逢克必反”(英文是“Anything but Clinton”,简称ABC)的心态,一定程度上也受共和党保守主义对外政策理念的影响,对克林顿时期的全球战略做了调整,主要是提升了维护安全的地位。“9·11”后,布什政府又进一步提升安全的地位,将反恐放在压倒其他所有事务的突出位置上。不过,布什政府并未放弃推进民主战略,而是将之贯穿于反恐战略中。布什政府认为,恐怖主义的大本营是伊斯兰世界,极端伊斯兰势力是滋生以反美为目标的国际恐怖主义的最主要根源,而极端伊斯兰势力得以存在的重要原因就是中东地区的民主不够发达;所以,要想彻底铲除国际恐怖主义,必须在中东推进民主。对阿富汗、伊拉克进行“民主改造”就是反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对推进民主战略的贯彻。

  随着反恐战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布什政府越来越强调推进民主,特别是第二任布什政府,大有将推进民主提升为全球战略核心内容的趋向。布什在2005年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宣称,在全球推进民主是美国“国家安全提出的迫切要求”,是“美国的政策”,“其最终目标是结束我们这个世界上的暴政”。而在20分钟的演说中却没有提到“恐怖主义”、“9·11”、“伊拉克”这样的字眼。新任国务卿赖斯在1月18—19日的参议员外交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也是大谈美国在世界推进民主上的作用与贡献,不仅提出与布什如出一辙的“结束暴政”观点,而且还列出了六个“暴政前哨”国家,即古巴、缅甸、伊朗、朝鲜、白俄罗斯、津巴布韦,用以取代美国此前所用的“邪恶轴心”和“无赖国家”。赖斯在3月份访问亚洲期间也是一直把“推进民主”挂在嘴边。

  “暴政前哨”与“邪恶轴心”及“无赖国家”相比,不仅地域分布有很大差异,而且内涵上也有明显不同。“邪恶轴心”与“无赖国家”除朝鲜和古巴外都是中东(大中东)伊斯兰国家;而“暴政前哨”则分布在世界各大洲(非洲、美洲、欧洲、亚洲),其中只有伊朗是中东伊斯兰国家。“邪恶轴心”与“无赖国家”基本上都是“反美的”、“专制的”国家,多数都在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暴政前哨”只是以“专制”为标准,多数国家并未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没有“反美”的言行。

  当然,将“推进民主”作为全球战略的核心内容目前只限于布什与赖斯的言论中,能否纳入正式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还有待观察。布什在2月3日发表的国情咨文中阐述对外政策时就与就职演说有所不同。他虽然仍然强调要推进民主、结束暴政,但是所列举的“暴政国家”多为中东伊斯兰国家,如伊朗、叙利亚、沙特阿拉伯。此外,他也强调继续进行反恐战争,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从国情咨文来看,布什政府是将反恐战争、改造中东和“推进民主”并举,毕竟,反恐战争尚未结束,恐怖主义并未销声匿迹。伦敦“7·7”事件无疑会使美国更加绷紧反恐这根神经。但是不管怎样,与第一任期相比,第二任布什政府大大提升了“推进民主”在全球战略中的地位。

  布什政府强调“推进民主”,很显然有策略上的意图。首先是为伊拉克战争寻找依据。发动伊战时,布什政府宣称的主要理由是:萨达姆在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且与恐怖分子有勾结。当然也提到了“推进民主”,但不是主要的。两年过去了,既未在伊拉克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没有发现萨达姆与恐怖分子相勾结的证据。但是布什并不认错。现在强调“推进民主”,就是在向世人解释,不管当初怎样,反正推翻萨达姆政权是个好事,不仅促进了伊拉克的民主,也会对中东伊斯兰世界走向民主产生影响。其次是拉拢欧洲盟友。当初法、德等欧盟国家公开反对美国发动伊战,美欧之间的裂痕扩大。现在强调“推进民主”,也是在对欧盟国家示意,在“推进民主”上彼此有共同的立场和利益,还是盟友。

  然而,强调“推进民主”不仅仅是策略上的考虑,它还有战略上的意图。布什政府提升“推进民主”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至少有以下两方面的意义。

  首先是迎合世界“民主化”的趋势。冷战后,美国学者亨廷顿所说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在继续发展,更多的国家采纳了西方模式的宪政民主体制。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出现了“民主国家”进行国际联合的趋向。2000年,106个国家的外交部长在波兰华沙举行的世界民主国家大会上签署了《华沙宣言》,这标志着“民主共同体”的诞生;2002年,“民主共同体”在韩国汉城举行了第二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汉城行动计划”;2005年5月,“民主共同体”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了第三届部长级会议,发表了题为“为民主而合作”的公告。公告特别强调要加强“民主共同体”在联合国大会、人权委员会等机构中的作用。与此同时,一些地区也出现了“民主国家”联合的趋向。

  2001年9月11日,美洲国家组织第28次特别大会通过了《美洲民主宪章》,美洲35个国家,只有古巴未参加会议。在2002年4月委内瑞拉政变时,《美洲民主宪章》发挥了作用,美洲国家执行《宪章》,拒不承认通过政变而产生的政权。

  布什政府将“推进民主”抬到如此高的程度,作为共和党政府还是首次。之所以如此,在很大程度上是想借“民主化”浪潮来改善自己的国际形象,同时在“民主共同体”中发挥主导作用,使之成为一个能影响国际社会的新的国际机制。赖斯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就多次提到“民主共同体”。

  其次是将“推进民主”与维护霸权有机地结合起来。按照美国人的逻辑,美国是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理所当然地是“民主世界”的领袖;如果世界各国都实现民主化了,自然都会接受美国的领导;如此,美国的霸权地位也就更加稳固了;此外,世界都民主化了,美国也就更安全了。

  三、“推进民主”战略与“颜色革命”对中国外部环境的影响


  美国的推进民主战略以及“颜色革命”对中国的外部环境会带来诸多影响。

  从总体外部环境来看,一方面,“颜色革命”已经蔓延到了中国周边地区,特别是中国非常重视的中亚地区,这无疑会影响该地区的安全与稳定,进而对中国的周边环境带来挑战。另一方面,伴随着“颜色革命”,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会加大对“不民主”国家的外交压力。特别是美国重视发挥“民主共同体”的作用,会使中国外部环境面临新的挑战。目前全球多数国家都是“民主共同体”成员(有124个国家参加了圣地亚哥会议,此外还有17个国家为观察员),美国则以该组织的天然领袖自居。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民主共同体”要加强其在联合国中的作用。2004年9月,“民主共同体”国家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了会议,意在协调它们之间的行动,这个会议已成为一种机制。如果这种倾向继续发展,在联合国内就会出现两个阵营,即“民主共同体”国家和非“民主共同体”国家,而后者显然占少数,处于弱势。特别是这种力量对比态势还在发展。如此下去,中国在联合国中的作用将受到严重制约。

  从中美关系的角度来看,美国的推进民主战略也会产生一些消极影响。

  首先,提升“推进民主”的地位会刺激美国新保守派的反华倾向。布什政府强调“推进民主”,在一定程度上是接过了新保守主义的对外政策主张。新保守派一直有反华倾向,但在第一届布什政府时期,由于受制于布什政府的大政策,他们在反华上还比较克制。而现在,他们可以更加名正言顺地鼓噪反华,因为他们会把这看成是与布什政府的“推进民主”大政策相一致的。

  其次,“结束暴政”政策会给中国外交带来一些难题。在“推进民主”问题上,新保守派与自由派的不同之处是,它主张可以运用一切手段包括使用武力来“推进民主”。如果美国通过武力手段来贯彻“结束暴政”政策,会使中国在处理对美关系和对“暴政国家”的关系时面临艰难的选择。

  最后,突出“推进民主”会使台湾问题更加复杂。布什政府所倚重的新保守派和军工利益集团一直有支持“台独”的倾向,布什政府突出“推进民主”会强化它们的这种倾向,促使它们高举“保卫台湾民主”这面大旗。此外,布什政府的“推进民主”战略以及新保守派和军工利益集团的支持“台独”倾向,客观上会对台独势力起到刺激、鼓励的作用,促使其打“民主统一牌”。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2005年第8期

(责任编辑:字秀春)
相关专题
· 理论期刊
相关新闻:
· 波兰与白俄罗斯再次互逐外交官 2005-07-18 08:00:06.609407
· 赖斯道出下一“民主对象”:白俄罗斯该变了? 2005-04-21 11:41:36.254313
· 索罗斯基金会全球推"体制改造"助"颜色革命" 2005-04-20 10:28:47.270764
· 叶利钦帮普京跑外交 侦察火力防范变故 2005-04-13 13:31:38.610823
· 卢卡申科说白俄罗斯不存在"颜色革命"土壤 2005-04-08 23:28:00.853232
· 布什巨资建"民主别动队" 推广民主?争夺地盘? 2005-05-24 10:29:22.361229
· 阿塞拜疆"颜色革命" 示威者拿布什像要"自由" 2005-06-20 07:09:33.718215
· 普京把手伸给欧洲 欧盟抵挡美推动"颜色革命" 2005-05-16 10:53:03.959094
· 俄安全局长称美谍遍布俄鼓动“颜色革命” 2005-05-14 12:14:16.629805
· 美公开在白俄搞渗透 给反对派出谋划策 2005-04-27 10:03:51.637685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