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左右的投资增长还是需要的
文 心
  2006年09月17日09:1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经济学家樊纲日前撰文认为,我们需要投资有一定规模的增长,40%、50%的高增长不行,20%左右的增长还是需要的。

  2006年上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接近11%,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速度高达30%。通常,在这种情况下,进口需求会有所增长,贸易顺差会有所下降。但我们的情况恰恰相反, 贸易顺差进一步增加,达到614亿美元,按年率算比去年又增加20%,对GDP的比重也进一步加大到7%。此时,中国GDP中投资所占的比重已经达到45%以上。同时,大量贸易顺差伴随着外资流入,导致货币供应量增大,使经济发生过热。很多人据此认为,中国的储蓄太多、消费太少是导致内外经济失衡的原因。很多经济学者纷纷提出,要通过提高消费、降低储蓄来纠正经济失衡。但在樊纲看来,这些对策在短期内很难奏效;有些对策所依据的经济分析,也经不起认真推敲。

  樊纲认为,中国投资太多导致经济过热,全世界都会过热,不是好事。但是在中国发展的这个阶段,投资和资本积累仍是我们增长的一个重要的动力,也是中国实现城市化、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经之路。同时,仔细分析一下我们的投资,当中有许多东西是与消费密切相关的。现在的投资中,超过20%是住房投资,这个部分还在增长———从1998年引入住房贷款后,这一项一直是直线上升,而这部分投资从本质上说是消费,长期耐用品消费。再者,接近30%的投资是基础设施投资(包括大量的城市基础投资),而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一大部分属于“公共消费品”。就是说,中国目前阶段的投资当中大量的投资是公共消费品投资,全世界都应该认识到这一点。

  中国正在城市化的初期,需要大量公共消费品的投资,现在私人消费大幅度增长,但是公共消费品缺乏,而公共消费品的提供,是将来家庭消费增长的基础。中国正处在这个阶段上。樊纲指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住房消费、公共设施消费,总计约60%的投资,是可持续的,短期需要的,也是长期需要的。这意味着什么?不是消费不重要,不是现在不需要采取鼓励消费的政策,中国甚至应该特别鼓励高收入阶层多消费一点,因为他们现在挣得多,存得多。但是从总体上而言,这种政策的效果是有限的,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我们仍然需要保持投资的一定规模的增长,40%、50%的高增长不行,20%左右的增长还是需要的。

  樊纲建议:保持总需求各个部分的稳定增长,不是只强调消费的增长,出口、投资都需要平衡稳定地增长。这样一个比较平衡的政策符合现阶段中国的需要。GDP的35%~40%是资本形成的,这样一种增长模式,恐怕在近期内不会有大的改变。与其他一些国家的人均GDP在1000美元~3000美元阶段上的增长结构相比较,这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而直接把中国的经济结构与美国当前的结构相比,进而指责中国,是错误的。
 

来源:中国改革报 (责任编辑:燕帅)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