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社会主义和谐民族关系面临的新挑战 
中央党校地厅级干部进修 B班一支部三组 
  2006年12月27日09:1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民族问题作为普遍的、世界性的社会现象,历来是人们关注的问题。民族关系历来是社会政治关系的重要方面,直接影响党和国家工作的全局。正确协调和处理汉族与少数民族以及各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形成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局面,实现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和重要内容。

  云南是我国一个多民族的边疆省份,是我国多民族大家庭中最具有典型性的一个省。11月7日到15日,调研组赴云南省傣族、纳西族、白族、拉祜族、瓦族、撒尼族、傈僳等少数民族聚居的几个地区,进行实地考察调研,先后召开有统战部、民委、宗教、文化、安全、林业、党校、社科院等部门参加的座谈会,就当前我国和云南省民族关系的现状进行调研。

  目前,包括云南在内的我国各民族关系是和谐的,各族人民团结友爱、和睦相处。无论在当今世界上还是在中国历史上,新中国的民族关系都是最好的。但是,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表现出一些新的鲜明特征,对我国的民族关系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

  1. 国际政治和世界民族问题对我国产生着重大影响,国际因素成为影响我国民族关系的重要方面。当前,民族问题是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利用暴力恐怖手段实现民族利益诉求成为国际社会的公害,由泛民族主义引发的国际间矛盾与纠纷有所增多,直接影响着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国际政治和世界民族问题出现的新特点、新动向不可避免地对我国产生影响:

  一是以美国为首的国际敌对势力,一直把民族问题作为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战略的突破口。长期以来,国际敌对势力一直将民族、宗教、人权问题与国家外交紧密挂钩,在国际人权领域,不断打出“人权牌”、“西藏牌”、“宗教牌”等来牵制我国,挑拨我国的民族关系,引发民族冲突。他们利用所谓的“西藏问题”、“新疆问题”,以各种方式支持达赖集团和“东突”组织的活动。美国国会每年都有关于西藏问题和新疆问题的提案,一些美国的政界要员多次秘密接见赴美活动的民族分裂组织头目,国务院还成立了“新疆维吾尔问题办公室”,编撰了攻击我新疆政策和民族政策的《新疆工程》一书。在云南频频开展分裂活动的王宝、扎谍、“世界文蚌民族同盟会”等民族分裂分子和境外组织背后都有美国政府以及宗教组织的支持,其活动经费由西方国家提供赞助,宣传材料也在国外印刷。这些对我国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产生了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同时也对我国国家安全构成了隐患。

  二是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相互勾结,利用各种手段对我国进行分裂渗透等破坏活动。在国际敌对势力的支持下,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不断挑起矛盾、制造事端,对我社会稳定危害极大。当前,对我国影响和威胁最大的主要是达赖集团和“东突”组织。达赖集团出逃40多年来,形成了严密的组织体系,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藏区有较大的欺骗性和煽动性。近年来,在我坚决打击和斗争下,达赖集团不再提“西藏独立”,而是提出要实现西藏的“高度自治”,并采取暴力和“非暴力”两手并用、与我接触商谈和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两手并用的斗争方法。达赖集团的“高度自治”与我们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有着本质区别,只不过是围绕“西藏独立”兜圈子,与我争夺少数民族群众,其根本目的是要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东突”是一个从事民族分裂和暴力恐怖活动的组织。在境外,目前盘踞着50多个“东突”分裂组织,他们虽然组织系统不同,但政治目标一致,即分裂新疆,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在云南省,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邻国政局动荡,使边境民族地区成为反分裂、反渗透斗争的最前沿。“王宝集团”在美国的策划下,宣称要“联合全世界1200万苗族同胞建立苗族王国”,不断派人到马关、麻栗坡等县的苗族村寨,通过策反诱骗等方式招募“苗族兵”。“世界文蚌民族同盟会”等组织经常入境活动,鼓动我边民外迁;采用包食宿、包学费、包往返路费、包零用钱等方式,大肆培植渗透骨干,实施“松土工程”,推行“占领一座寺庙,争取一片群众”的战略。国际敌对势力还利用文化、宗教、毒品进行渗透活动。云南省跨境民族在国外有文字的12种民族中,大部分在国外有书刊读物。境外势力唆使景颇、傈僳、佤、拉祜、苗等民族的群众到国外“学习本民族文字”,目前已有900多人员非法出境。同时还派人到我境内进行“民族语文教学”活动,如“斯莫莱苗文”在文山、红河等地的苗族聚居区已有一定的影响。近年来,有美国背景的泰、缅基督教组织,对我云南边境地区的宗教渗透活动频繁。缅甸北部基督教的10多所神学院校,以各种手段引诱我教会负责人、部分少数民族基督徒等,非法出境就读和参加各类宗教活动。德宏州已有121人由缅北教会学校毕业回国,还有112人非法在外就读。美国和台湾当局加强与缅甸克钦民族军、佤邦军、果敢同盟军、东部果敢同盟军等毒品武装割据势力的联系,对我边境地区进行毒品渗透。佤邦在实施南部开发计划中接纳我国边境一线的佤族和拉祜族群众,这些政策对云南省边民产生一定的影响,加之受境外种植罂粟产生高额利润的诱惑,使云南省边疆少数民族群众外流或长期在境外帮助佤邦种植、收割罂粟。

  三是周边国家的各种泛民族主义思潮对我国的民族团结和构建和谐社会构成了新的挑战。目前,我周边国家出现的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和“三蒙合一”、“大哈萨克主义”等思潮,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我民族团结,对我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构成了新的挑战。同时,高句丽与渤海国问题也表现得较为突出,成为影响我与韩国之间关系的一大隐忧。高句丽与渤海国都是我国古代少数民族建立的地方政权。但朝鲜、韩国的一些学者坚持认为,高句丽是他们的古代民族和国家,渤海国也是高句丽人建立的政权,凡他们曾占据过的地方,都是朝鲜历史上的领土。近年来,朝鲜、韩国等一些组织和学者掀起了研究、炒作高句丽问题的热潮,以学术研究高句丽及渤海国为名,不断挑起争论,隐含对我国的领土要求。此外,越南等国家在边境采取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对我西南边境地区的稳定影响日益增大。居住在我国西南边境的壮族、瑶族、苗族、傣族和京族等多个少数民族都是跨界民族,历史上这些民族与在越南的同一民族相互通婚很多,彼此之间的联系也十分紧密。云南在这方面受到的影响非常明显。在缅甸果敢地区,我国的移民和跨境流动人口有5万人左右,其中一部分是出外谋生的少数民族,也有不少是负案外逃人员,为数不少的人在外从事“黄、赌、毒”的非法行业。澜沧、西盟、孟连3县,由于原缅共分裂、蜕变而成的缅甸佤邦在与缅甸政府达成协议后,制定了迁移10万人到泰缅边境勐阮、岩城等地定居的“南迁计划”,受其发放粮食和安置费、解决住房、小孩免费入学、提供必要的生产生活用具等一系列优惠政策的吸引,边民外迁情况比较严重。据不完全统计,这3个县共有799户、2832人迁移到缅甸佤邦辖区定居,边境18个县(市)外迁7000多人。


【1】 【2】 

 
 

来源:学习时报 (责任编辑:字秀春)


相关专题
·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