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党建政治>>政治

试析国际政治学的美国重心
王逸舟
  2006年05月30日16:3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重心”现象

  纵观西方国际政治研究本世纪以来的历史进程,我们不难发现,这里有个始终存在、发散着巨大影响的“美国重心”。是美国的威尔逊理想主义,造就了第一阶段的“乌托邦”特征;是摩根索、凯南和基辛格等人的研究,奠定了其后阶段西方“权力政治学”的框架,使国际政治学与外交政策结合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密程度;是多伊奇、卡普兰和沃尔兹等人的“行为科学的现实主义”研究(以“信息现实主义”、“系统现实主义”、“结构现实主义”等形式出现),使国际关系的分析头一次具有了“科学”外表;是以基欧汉、奈伊等人为代表的一批美国新自由主义者的工作,使全球主义学说从罗马俱乐部的生态分析层面推进深入到国际政治层面。虽然其他的“旁系”多少起一点制约作用,美国人的主导地位直到80年代中期以前没有受到任何质疑;目前它虽从颠峰状态有所下降,仍处在其他国家难以望其项背的高度。美国始终拥有范围最广大实力最雄厚的研究机构(包括大学、研究所和课题基金),出版比其他国家更多的国际事务期刊杂志,美国政治家和舆论界的国际事务兴趣似乎也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区的同行更浓厚。而且,不管人们承认与否,一个事实是,很多重要的思想和见解,无论是否由美国人首创,总是经过“美国中心”的阐述和诠释,才形成国际研究界公认的“一家之言”;连“美国中心论”的许多批评者,如罗伯特·科克斯、罗伯特·沃克、吉米·乔治,也经常是通过美国的巨大和卓有成效的科学研究网络和印刷传媒网络,才得以使自己的批判理论广为人知。此外,在非欧美的一些发达国家(如日本),在许多新兴的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如东亚和东南亚),在非西方的广大发展中世界,国际关系学术界对世界政治的理论认识也多受到美国中心的严重辐射,出现了所谓“美国化”现象。〔1〕从二战结束至80年代初的35年间出版的、被誉为“当代经典”的22部著作中,美国作者提供了18部,占总数的80%还多,美国以外的发达地区的作者贡献了另外的4部,不到总数的1/5。〔2〕

  在当代西方国际政治研究中,至少有30种学说、学派或思潮,是由美国学者开创的(或至少是其中的主要代表、流派之一)。

  这30种学说、学派或思潮,包括了当今西方国际政治学研究的主要内容。〔3〕那些基本上由非美国学者创立的学说、学派或思潮,在整个研究内容中所占的比例很有限;而所有带有非美国的发达区域标识的演说、学派或思潮,在美国国际政治学界都有反映。比如,曾任美国国际政治协会会长的基欧汉教授对多边主义的分析,就是迄今为止欧美国际政治学界“多边主义”研究的最重要文献之一。〔4〕美国的德·代元教授与澳大利亚的吉米·乔治、加拿大的沃克和科克斯等人一道,是目前整个欧美国际关系研究中“后学”阵营的几个主要倡导者。美国一些学者对“中等强国”和“弱小国家”等专题的研究,也具有相当高的水平。〔5〕简言之,别的国家有的,美国基本上都有;而美国有的,别的国家不一定有。在30种学说中,由美国学者首创的占多数(60%以上),而美国学者与其他西方国家学者共享创先“美名”的也占了相当一部分(30%以上),真正完全由非美国学者创新、然后被美国学者加以继承发展的只占一小部分(不到10%)。正如斯蒂文·史密斯教授指出的,美国人的“统治”主要还不在于人数、刊物、资金或影响面等“量”的指标上,它更重要的是表现为“研究范式的支配性”(paradigm dominance)上面。〔6〕

  二、历史溯源

  国际政治学在美国的发达与美国在二战结束以后的经历密切相关。美国一下成了西方盟邦的领导和世界的霸主,它是二战刚结束时唯一的经济强国,其实力几乎可以同全世界的总和较量,一段时期内它还是唯一的核大国。在这种背景下面,一般的美国人具有了越来越强烈的“世界意识”,而美国的政治学者对世界各地的重大事件比对美国的国会政治、对地方选举或集团多元主义也更感兴趣,形成了一种所谓“美国的世界主义”态度:凡是世界的事务,都与美国有关;凡是美国的好东西,都是世界可适用的——不论政治、经济,道德、价值,工艺、制度。当冷战开始后,美国国际政治学的研究很快适应了美国国家“国际斗争的需要”。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它的世界利益出发,美国需要学者们去消除某些人尚存的孤立主义情绪,现实地承担起世界事务主导权的“义务”;它需要学者们研究和说明权力集中的“理性”,研究和说明国际干涉的“技巧”,研究和说明遏制苏联扩张的方法及手段。国际政治理论在美国的全面滋生,符合了这个西方新霸主二战后国际斗争的要求。

  大体上,可以划出美国国际政治学者在使“冷战政治”理论化方面的三次突出“贡献”:第一次从二战结束到50年代中期,主要是摩根索、罗斯托、沃尔弗斯、凯南、早期的基辛格、奥斯古德和邦迪等人的作品,它们奠定了美国新的外交目标和新的国际研究的基石,或者说,廓清了政策和理论的边沿。这一时期的美国国际政治学给整个西方国际研究学术界一种全新的气象,一种直言不讳的“权力中心学”的研讨风格,一种目标专一、方法多样、理论与政策紧密结合、学术研究同世界进程息息相关的“美国作派”。第二波从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后期,其重点和标志是将核时代问题的研究、尤其是核战略的分析设计,变成美国国际政治学的中心内容;这里有一大批国际政治学者和战略分析家,他们的研究范围相当广泛:从战后技术的革新到热核武器的出现,从一般的势力均衡到核武器的均衡,从威慑的政治准备到威慑的心理因素,从大规模报复理论到灵活反应学说,从核理性到核裁军,从常规裁军谈判到削减战略武器谈判,从核门槛高下的设计到防止核扩散的一般规划,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到两大阵营乃至全球范围的国际关系,等等。〔7〕从这时起,美国人的研究已经开始主导整个西方国际政治学界的研究趣向、领域和方法,显示出对“冷战政治”的诠释“高人一头”的姿态。第三波大体上从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中期前后,即所谓全球化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和所谓“相互依存理论”等等。它与这一时期国际形势的特点联系在一起:美国设法从越南脱身;美元与黄金的汇率脱钩,世界石油市场的混乱及各国经济联系的加强;国际政治与国内政治的互动关系日益明显和得到承认;等等。美国的“新自由主义”理论迅速各个领域——从政府政策到学术研究,从经济学到政治学,从国内事务到国际关系。与前两个时期略有不同,这一时期由于美国国际地位的相对下降,美国的国际学术领导地位亦有所减弱,其他一些发达国家的学者也加入到创造范式、贡献思想、产生影响的行列中来。

  就美国的特殊性而言,以权力政治学为主干的国际关系理论所以充分的发展,还有若干制度性因素:

  第一,学界与政界的密切联系。像西方多数发达国家的同行一样,美国的教学界和研究界的独立性和学术自由一向是受到高度强调的,但另一方面,不少美国人、尤其是国际政治学界的许多人又十分看重“学问”与“政策”之间的联系,美国社会特有的政治家向学问家频繁“垂询”、学问家以策论闻名的气氛,使得国际政治研究、特别是外交学研究与政府对外政策的制定之间建立起了一种有力的互动关系。斯坦利·霍夫曼教授认为,国际研究领域的学者参政,在美国表现为两个阶段:头一阶段是40年代后期至整个50年代。学者参政议政那时还是老式风格,“即文官、商人和律师的结合。他们不得不处理整个世界的问题,不得不对付一个持久的敌人,不得不应对核时代的混乱。他们既需要数据,又需要观点,于是他们转向大学和学术界求教。学院派研究家这时还只是顾问和咨询的角色(不论官方的或非官方的),他们研究的资助多半来自于主要的政府相关部门(比如国防部的资助就明显多于国务院)。”另一阶段始于1960年,“这是一个转折点”:“大学和研究院成了‘总督府’,这里聚集了各式上层人物。学者们争相献计献策,证明自己的理论和办法比他人的更适用需求、更高明有效。如果你对‘政策科学家’有疑问的话,那只能是由于科学决策人的行为所致。在当时的气氛下面,学者同华盛顿的联系从一种知识的交换转变成一种职业的方式。”〔8〕在美国,学者参政议政,或者反过来,政府官员从学从研,是一种相当普遍、在一般人看来也相当自然的事情;美国国际政治学界的许多著名专家都或多或少地担任过政府的各种顾问甚至直接担任过政府的高级职务,而一些著名大学的一流国际问题中心或研究所也经常由有高层决策背景的专家学者主持。这与美国中央行政体系“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特点无不关系。总统在任命新一届政府官员(包括驻外大使)时自由度相当高。而在西方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学者参政或官员从学的情形都没有美国普遍;比如在英国、法国和日本等主要西方大国,行政官僚制度往往有自己复杂而严格的程序及选拔系统(包括特定的行政院校),学界的参政议政仅限于小范围的政策咨询或课题任务,或者某些研讨会的方式,学者进入高级决策过程和担当高级官员的情景不多,至于政府官员“屈就”从研从学的就更是罕见。美国成了对学者、尤其是国际政治学者来说有最多渠道和特殊价值的国家。

  其次是基金会的特殊角色。与多数西方国家不同,美国的各种基金会不仅数量多、实力雄厚、涉及面广,它们的存在方式亦有助于国际问题研究,即像是权力结构与学术圈之间的某种“粘连剂”和“催化剂”。例如,许多重要的学术沙龙是由它们发起的,许多双边的(国家之间的)重要活动是由它们安排的,许多过于敏感的话题到它们那里有了合适的交谈场所。例如,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推动建立的美日欧“三方委员会”在推进欧美日现任和前政府高层的非正式会晤方面,凯特林在促进中美两国军事交流和打破“六四”风波以后双方外交僵局等方面,福特基金会在促进中美文化和思想交流方面,就起着有效作用。这些基金会多选用有丰富阅历和从政经验的前政府高官当主持人或重要项目的负责人,他们与政府和学者间均保持着良好而密切的个人接触,其课题资助和会议赞助方式对于学者们的工作十分方便和有利(例如在对外交流方面)。大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的各种基金会作为美国机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推动建立美国国际政治学界的国际化和争取主导地位方面有一种不可低估的作用,它是包括西方其他发达国家在内的世界上任何国家无法比拟的。

  再次,美国大学本身的结构也有助于国际问题研究的推广普及。美国的大学有两个优点。首先,各方面十分灵活。像有的专家指出的,美国的大学竞争性极强,其多样性保证了良好的竞争和专业水准;它们完全独立自主,既不受公众约束,财政方面自给自足,又不像欧洲一些大学那样墨守成规。后者多少带有封建时代的痕迹,它们曾经以个人教养方式的精英式教育为主,现在面临了普及教育的任务,对新时期的要求适应性较差;它们可能避免衰败的命运,但至少对创新活动乏力。另一个特点是,美国的大学体系含有实力强大的配置:有几十种专门的国际事务杂志,有几十个国际政治方面的院所和系室,有数百个国际关系讲座教授,它们保证了国际关系学科的发达。相形之下,法国在60年代末以前,英国在新大学体系推广以前,国际关系一直是(用霍夫曼教授的说法)法学的“侍女”(handmaid),或是历史学家的“笑柄”(laughingstock);哪怕政治学系像雨后春笋一般突然冒出时,英法等西欧国家的大学依旧不具备美国大学发展国际关系学科的其他优越条件。德国的大学直到60年代中期才第一次设置了国际关系讲座,意大利到90年代中期也只有三、四个这方面的讲席。“只有在美国的大学里,才会出现有关后工业时代的最杰出特征和机制、有关它的发明创造的实验过程的社会学作品”。美国的大学始终是国际政治研究的基地,美国的教学和研究过程实际上已融为一体;尤其在一流的美国大学,一个教授不仅要教书,而且必须要有相应的研究成果,否则他很难在激烈的位置竞争中保留一席之地。就国际关系领域而言,美国的教授对他所讲授的专业通常都有自己的研究心得和专业著述,而最好的美国大学里(如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加州伯克利等)讲授国际政治的教授往往是某一学派的奠基人。〔9〕


【1】 【2】 【3】 【4】 

 

(责任编辑:字秀春)
相关专题
· 王逸舟专栏
相关新闻:
· 美国佛罗里达野生鳄鱼数量超过百万 2006-05-30 09:35:56.59806
· 美国东北亚政策的演变及根源 2006-05-29 08:50:04.289693
· 顺应时代的美国“新思维”:不要输出民主 2006-05-25 05:54:28.915974
· 美国会放宽对华出口吗 2006-05-27 06:28:25.075073
· 美国国会传出枪声 2006-05-27 00:58:15.435104
· 美议员认为美军滥杀平民影响比虐俘更为恶劣 2006-05-29 08:16:10.282348
· 美地质勘探局:巴布亚新几内亚发生里氏6.2级地震 2006-05-28 13:33:31.478652
· 餐馆开到伊拉克 半年就赚几百万 2006-05-24 13:42:43.839691
· 别让美国人笑咱没文化 2006-05-27 06:23:57.476709
· 美担心海外国债太多 受益不少还总是怀疑 2006-05-25 07:58:38.297506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频道每日排行 频道每日推荐
从理性抗震、科学救灾看中国整体进步
专家:我国发布《2012年美国的人权…
细数2013年上海车展三大看点
读书,助力年轻干部成长
盘点科学救灾九大“高精尖兵”:地震速…
防震专家:推广地震预警系统,不能再等…
黄苇町:腐败活动的六个特点
切实贯彻共同富裕的根本原则和要求
周其仁:中国经济新增长  需具备三个…
10 国务院专家称北京上海不能放开户口|北…
...更多
·建设新农村 农民是主体
·大学生村官:难的是把根留下
·国外高速公路管理体制基本模式及其特征
·土地管理要更加主动地参与宏观调控
·地方政府发行债券融资探析
·20%左右的投资增长还是需要的
·歌舞“东方”新气象――如何看待文化体制改革
·末位淘汰合乎劳动法吗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全面推进
·对缩小居民收入差距的十大建议
...更多

专题推荐
荐书:《毛泽东这样学习历史 这样评点历史》
“十一五”规划研究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