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的发展影响着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农村社会的安定牵涉中国全社会的安定;中国农民的权利保障也是每一个中国人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尊严和地位的反映。从农村改革开始到2003年前后,农村改革以“减弱控制”为主要特征;2004年以后,农村改革以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扩大农村公共品供应为主要特征。中共十七大以后,农村改革进入统筹城乡发展、深化综合改革新阶段。伴随农村改革的推进,农村发展模式也在发生相应的变化。1978~2003年,农村经济发展还在为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提供资源,特别是农村资金通过财政和金融两个渠道不断流入城市经济部门。2004年以后,国家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思想,确立了统筹城乡发展的新模式。[详细]

一、我国农村改革的基本背景

农村社会转型的观察视角 这些年来,中国农村问题持续成为社会观察和评论的热点。社会各界的评论主要是从三个层次上展开的。第一个层次是从政府的角度看问题,主要是谈论如何增加农民收入,以及政府在农民增收中的经验。第二个层次是从同情心的角度对农民问题做出评论。第三个层次是在大的历史背景下分析农村社会转型中农民的历史角色。从这个角度看问题,容易把握住改革大局,避免被一些“假问题”所迷惑。[详细]
  农村社会转型的一般性与中国的特殊性 现代化的本质是制度变革。第一项是对财产权利的保护,尤其是对私有财产的保护。第二项是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所有国家现代化成功的秘密不过是确立了这样两项最基本的制度,农村社会转型当然也不例外。为建立这样的制度,从改革的基本操作层面看,改革者不可避免地面临最具有颠覆性威胁的三个方面的社会冲突,第一个是国家和社会的矛盾(涉及横向分权);第二个是中央和地方的矛盾(涉及纵向分权);第三个是劳动和资本的矛盾(涉及要素分权)。这三方面冲突的每个方面都与农村社会有关。[详细]
  中国农村的社会经济转型始终离不开自己的特殊问题。所谓“三农”问题,概括地说就是:农业是效率问题,农村是就业问题,农民是权利问题。[详细]


 

 

农村改革30年回顾与展望
  30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率长期位居世界前列,市场供应日益充足,物价相对稳定,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与农村改革先走一步并获得成功有密切关系。农村发展与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有什么样的联系,中国究竟在农村改革方面做了什么,未来农村改革向何处去……

继续巩固农业基础地位
  积极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推进现代农业发展。应制定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发展战略,着重搞好区域农业产业发展的合理布局,实施“工业向发展园区集中、土地向规模经营集中、农民向城镇集中”的农业生态建设模式。

探索农村综合改革
  进一步深化农村金融制度改革。要放宽农村金融市场,鼓励成立农村金融市场体系;放宽农民贷款条件,准予农民将本年贷款在第二年再延长半年;积极探索推进农民资金互助社、土地银行、粮食银行的试点。

二、我国农村改革模式的转变

  我们对农村改革经验的概括着重于国家、集体和农民之间利益关系调整的得失成败。第一,农村改革必须打破来自国家权力对农民的高度控制,让农民依据市场关系自由地安排生产。第二,在改革的关键步骤上,中央政府的决断具有重要意义。第三,从改革目标的确立到最后实现,轻之中央政府的率先行动,鼓励地方政府积极探索、推动制度创新,更是改革成功的必要条件。[详细]
  一般来说,改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渐进改革决不意味着仅仅用“增量调整”的办法进行改革。农村税费改革就不是“增量”改革,农村土地征用制度改革也不会是“增量”改革。在必要的时候,也应针对“存量”利益关系安排改革。[详细]

三、我国农村发展模式的转变

  长期以来,中国农村经济主要为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提供物质基础。在这种模式下,农业发展、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按低标准补偿征用的农民土地以及压抑农村金融发展而带来的农村资金外流,无不有力地促进了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但是,这种模式也促使城乡之间、农村地区之间和经济社会之间的不平衡和不协调。中共十六大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并把重点和难点都放在农村。按此布置,十六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强调要处理好“五个统筹”,即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科学发展观的提出,要求农村发展模式必须做出相应的转变。[详细]
  新模式的特征是:第一,以实现农民收入较快增长为农村经济发展首要目标;第二,农业发展要更为重视竞争力和效益的提高;第三,更加注重农村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第四,更为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详细]

四、迎接农村改革与发展的新阶段

新时期农村改革的核心任务 我国政府开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工作已经两年了。应该说这两年的成绩相当显著,特别是农民很欢迎国家新的农村政策。但从我们的初步调查看,农村建设的资源合理配置问题还相当突出,以农业为主的地区在农村建设中困难还很多。我们认为,要合理利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国家资源,进一步加快新农村建设的步伐,必须调整新农村建设的战略思路,采取更积极的城市化政策,为农村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详细]
  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 发达国家农村发展的历史经验表明,农村改革必须归结为权利关系的变革。过去我国农村的最大问题是不尊重农民的基本权利,用控制性政策,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30年前开始的改革,大体上是确立农民基本权利的过程;所有农村改革的成就,都可以归结为农民基本权利得以逐步确立所产生的积极成果。同样的道理,农村各种尚待解决的问题,也将寄希望于农民基本权利的进一步确立。新的中央领导集体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发展观,将为确立农民各项基本社会权利提供意识形态的支持,有利于深化农村改革,促进农民发展。[详细]
  把统筹城乡发展放到首位 中外近代历史发展的经验表明,在社会转型时期,如果农村发展出现停滞,农村社会矛盾激化,将引起整个社会的动荡不安,从而拖延社会转型的过程。西欧历史转型始于15世纪中期,大约从1450年前后开始,农村经济经历了约100年左右的成长进入了全面衰退的时期;又是约100年,到17世纪中期,农村经济已陷于停滞。史学家把这个时期称为“大16世纪”。大16世纪由盛而衰的后果是西欧各国国内的动荡,并先后导致了各主要国家的“革命”,使得它们没有能够在国内和平的基础上实现社会转型。[详细]

立足民意加强新农村建设
  农村基层党组织作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领导核心,如何站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大局的高度,按照党的十七大的部署,认真听取农民心声,正确把握民意,充分发挥好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的领导核心作用,已成为当前农村工作的重心。

发展现代农业 促进城乡一体化
  改革城乡二元结构应有一个长期过程,它会随着经济的发展、经济水平的提高逐步弱化并最终消除,在较短时间内企图完全破除二元结构是不可能的。

把握新形势 积极推进农村改革发展
  随着社会进步,农民要求公平分享社会发展成果,也需要加快农村改革发展。但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长期固化的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深层次矛盾给继续推进农村改革发展带来了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