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财政体制改革、税收制度改革和预算管理改革为主线,回顾了30年来我国在上述三大领域的重大改革措施,总结归纳了我国30年财税体制改革取得成功的五大经验:改革与政府职能转换同步进行、坚持走渐进式改革道路、改革中强化政府财政的宏观调控能力、财税体制改革与国有企业改革、金融、投资体制改革协调推进、预算支出管理各项改革也需要坚持同步推进。结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提出了未来一段时期内我国在财政体制、工商税收制度、预算管理制度领域进一步改革的思路与措施。[详细]

一、财税体制30年改革与发展进程

改革开放30年的中国税制改革进程 1978~1982年,成为我国税制建设的恢复时期和税制改革的准备、起步时期,从思想上、理论上、组织上、税制上为后来的改革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1980年9月到1981年12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先后通过并公布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所得税法》、《个人所得税法》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同时,对中外合资企业、外国企业和外国人继续征收工商统一税、城市房地产税和车船使用牌照税。这样,就初步形成了一套大体适用的涉外税收制度,适应了我国对外开放初期引进外资、开展对外经济合作工作的需要。在建立涉外税制的同时,财税部门就改革工商税制和国有企业利润分配制度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并在部分地区进行试点,提出包括利改税在内的未来3年的税制改革任务。[详细]
  改革开放30年的政府财政体制变迁历程 政府财政管理体制是处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以及地方各级政府间财政分配关系的一项基本制度,其核心问题是明确各级政府之间支出责任和收入划分,以及转移支付制度等。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开始对经济体制进行全面改革。适应经济体制转轨的需要,政府财政管理体制于1980年、1985年和1988年进行了重大改革与调整。[详细]
  1998年以来公共财政框架体系的基本确立 1994年的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基本上确立了中央与地方之间规范的事权与财力划分关系,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发展与完善,构建公共财政框架体系提上改革议程,1998年末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李岚清副总理正式提出要积极创造条件建立公共财政框架,从而财税体制改革集中于以支出管理改革为重心的构建公共财政框架体系上来。[详细]


 

 

从“放权让利”到“公共财政”
  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是从分配领域入手的。最初确定的主调便是“放权让利”,通过“放权让利”激发各方面改革的积极性,提高在传统经济体制下几乎窒息的国民经济的活力。在改革初期,政府能够且真正放出的“权”。

建立规范、透明和法制化的公共财政制度
  当前我国财税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一是建立扁平化的财政层级,构建中央、省、县三级财政框架;二是在扁平化财政体系基础上,理顺事权与财力的关系;三是建立全口径的财政预算制度;四是建立编制、执行、监督相互制衡的预算管理机制;

建设新的财政预算体制
  财政预算也是一个现代国家公共服务型政府的重要基础,是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之一,更是人民群众对我们执政为民理念和实践的重要关注点。

二、财税体制改革与发展30年的基本经验

  财政职能的转变必须与政府职责的转换同步进行 1994年分税制前的财政包干制,事先确定中央和地方各自的预算收支范围,以及地方预算收支包干基数……[详细]
  财税体制改革必须与现实国情结合,走渐进式改革道路 我国的特殊国情决定了改革只能走渐进式的道路,以照顾各方面的利益,减少改革的阻力与成本。[详细]
  改革过程中必须强化政府财政的宏观调控能力 市场经济在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时,要求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政府活动范围以弥补市场失效为界限。[详细]
  财税体制改革与国有企业改革、金融、投资体制改革协调推进 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是财政单兵推进的改革,需要国有企业改革、金融体制、投资体制等领域改革的协调推进。[详细]
  财税体制内部的改革也需要坚持同步推进的原则,提高改革的效果 预算管理领域的部门预算改革、收支两条线改革、政府采购制度改革和国库集中收付制度改革是相互联系……[详细]

三、财税体制改革和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生产型增值税向消费型增值税转型的问题 增值税是我国当前税制体系中的第一大税种。1994年税制改革时,考虑到保持原有税负水平,以及抑制当时投资过热问题……[详细]
  社会保障费收缴制度改革的问题 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是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而社会保障税制又是健全和规范社会保障制度的基础性条件。[详细]
  现行税制在贯彻政府的宏观调控意图方面功能有限 现行的税制体系在落实政府的宏观调控意图、促进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全面发展方面功能还是比较有限。[详细]
  税收政策在调节收入分配方面功能有限 当前我国居民消费率过低、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比较有限,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国民收入分配体系的不公和失衡。[详细]

四、财税体制改革和发展的趋势

适应客观经济环境的变化,推动新一轮的税制改革 流转税方面将生产型增值税改为消费型增值税,生产型增值税与当今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潮流不相符,不利于对企业技术改造和高新技术的投资,阻碍了科技进步。改为消费型增值税,一方面可以与国际惯例接轨,减少重复课税,增强我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增强增值税的链条机制,真正发挥增值税的中性作用。所得税方面,梳理现行的鼓励自主创新的所得税优惠,改变当前的园区型优惠为产业型优惠,改变当前的直接的税基减免式所得税优惠为间接的税额扣除式的所得税优惠……[详细]
  推动政府间财政关系的进一步完善 中央与地方政府间的职责与权限的划分是处理中央与地方政府间财政关系的基础,也是财政体制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方案中,原则性地划分了中央政府与省级政府的事权和支出范围,但在体制运行过程中,中央政府又通过一系列行政性法规对中央与省级政府间的事权和支出范围做了较为频繁的调整。在调整过程中,中央政府一直处于绝对主动的、主导的地位,而下级政府则比较被动和尴尬。[详细]
  加强财政支出领域的改革,完善公共财政框架体系 传统的预算理念往往侧重于强调预算的年度性,然而,从增强政府承诺的可信度方面考虑,年度预算是不够的,需要中长期预算框架作为补充。因此,需要从国家和部门的长远目标着眼,构建中长期预算框架,实现真正的“滚动预算”。中长期预算框架的基本功能在于建立中期财政约束基准,具体包括了两年或两年以上的开支需求的预算决策。编制中长期预算,打破预算编制以一年为期限的局限,为政府全面掌握财政未来的走势提供了初步资料,为财政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提供了保证。[详细]

未来财税体制改革的核心难点与推进路径
  未来财税体制改革的核心难点是在我上述讲的三大领域当中的政府间财政关系,也就是说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政预算管理体制是未来财税体制改革的一个核心难点。

强化公共财政政策调整和优化财政支出结构
  完善公共财政体系是政府利用再分配手段保障社会公平、促进社会和谐的内在要求,也是政府强化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职能的必然要求。

增值税转型与当前的财政政策
  我国从2005年起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在今年货币政策从紧的背景下依然从“稳健”出发,实现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